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十七回 狄仁杰一语兴唐 唐中宗大坐天下
章节列表
第八十七回 狄仁杰一语兴唐 唐中宗大坐天下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适才话言不表,樊梨花化一阵清风而去,薛刚等望空下拜。养马三日,盘查国库。次日起大兵六十万,三声炮响,望长安而来,离城十里,放炮停行,一声炮响,扎营已毕。传令明日开兵攻城。此话不表。

  守城军士报人午门,当驾官奏道:“驴头太子阵亡,临潼关已失。今薛军六十万,战将千员,其锋不可当。请陛下定夺。”武则天听奏,唬得魂飞魄散,跌下龙床,半时方醒。问道:“那位爱卿与朕分优。”闪出一位大臣娄师德上前奏道:“不若遣一能言舌辩之士,陈说君臣之义,令其罢兵,庶其可解此危。”武后道:“卿举何人前去?”娄师德奏道:“臣保举谏议大夫前往,可解国难。”“依卿所奏。”宣狄仁杰上殿,狄仁杰上殿俯伏。武后开言说:“今日兵部尚书娄师德保奏说,卿往薛营,将大义说他讲和退军,回朝朕当加封。”狄仁杰奏道:“陛下春秋鼎盛,宾天之后,并无后嗣。今庐陵王乃先帝之子,去周复唐,天下太平。武三思丧师辱国,张君左弟兄纳表不奏,一并拿下,送入刑部天牢,候新主发落。若不依臣,臣不敢往。”

  武则天想:“所言不差。我八十多岁的人了,朝不保暮,久后必归庐陵王。若不依奏,恐薛刚打入长安,自立为帝,唐家朝代绝矣”。开言道:“依卿所奏,传旨将武三思、张君左兄弟二人发下天牢。钦此谢恩。”

  狄仁杰退朝,出了长安,来到薛营。只见行营方正,遍处刀枪,干军万马。命军士通报,说朝廷遣谏议大夫狄仁杰要见。军士报进:“启元帅,营外有一员朝臣狄仁杰要见。”薛刚说:“令进来。”狄仁杰随了军士而入,好齐整,两旁刀斧手直摆到辕门,两边列坐着大小众将,中间坐着薛刚,咬金旁坐。狄仁杰上帐说:“薛将军,下官皇命在身,不能全札。”薛刚忙起身迎说:“狄大人此来有何见谕?”狄老爷说:“今特来参谒,有一言相告。但不知将军肯容纳否?”薛刚说:“大人有话见教,但有可听者,无不从命,如不可行者,不必多言,大人谅之。”咬金见狄仁杰气概不凡,连忙出位逊坐。

  狄仁杰公然坐着,开言说:“将军起兵,为何旗上扯起忠孝王,倒要请教?”薛刚说:“大人不知。我父母遭奸臣所害,今起兵与父母报仇,尽忠于国,小主封为忠孝王。今到都城,长安已破在目下,拿住佞臣碎尸万段,方泄此恨。不必在此饶舌,去罢。”狄仁杰说:“将军不必发怒,待下官说明。将军祖父受朝廷大恩,封为王位,封将军登州总兵,圣恩极矣。尔不去为官,劫法场打死长安府。张君左所奏,先帝不准,赐尔金锤一柄,上打奸臣,下打恶人。君待臣不过如此矣。后归山西,尔私进长安,大闹花灯,打死张保,惊死天子,尔之罪不小。周主将尔父拿捉,尔该挺身而出,却公然远避他方。尔父母兄嫂尽忠而死,你不忠不孝,勾连草寇,劫夺关梁。后世叛逆之名难免,请将军三思。”薛刚一听此言立起身,逊狄大人上坐说:“未将不明,愿大人教之。”

  狄老爷说:“将军,你不知目下小主在房州,应迎接到长安为帝。张君左弟兄与武三思,圣上今已拿下天牢,候新主一到,奉旨施行。奸臣可除,冤仇可泄,岂不是忠孝两全。上匡君以报先帝,下救民以安社稷。不知将军心内如何?”薛刚听了大喜,传令去了忠孝王旗号,扯起大唐元帅旗来,差官到房州接驾。狄老爷说:“将军前去接小王,待下官回朝同文武大臣打扫金銮,候接小主。”薛刚领命,送出辕门。狄仁杰回都城不表。再将薛刚传令:“军士不可乱高队伍,候小主一到,一同进城,取民间一物者,军法枭首。”“得令。”

  再讲庐陵王闻报薛刚得胜,大悦。今差官来接,同了徐贤、魏相、驸马薛蛟一路下来,来到长安。薛刚闻知,同程咬金、四虎一太岁诸将出寨,跪迎俯伏,接进小主,安慰一番,一同进长安。百姓香花灯烛,挂红结彩,满朝文武俱出远迎。

  咬金传令昭告天地社稷,然后请小主上金銮殿登位,受百官三呼万岁,复国号为唐,是为中宗。圣天子传旨:“赐宴百官,君臣共乐。”众官酒过数巡,俱皆谢恩而散。朝廷迟朝,忽报武后宾天。朝廷大哭。次日哀诏颁行天下文武各官,二十七日国丧。非一日之功,足足忙了一月。立韦氏娘娘为正宫,在朝文武各皆升赏。狄仁杰加少保,娄师德为吏部尚书,徐贤封英国公,魏相封太保,封薛刚忠孝王大元帅。薛强袭父职封两辽王。薛孝封红罗都督。薛蛟驸马都尉。薛蚪封为青州总兵。薛葵封无敌大将军、秦红、尉迟景、王宗立、罗昌、程月虎世袭国公。程咬金年高爵重,无可加封,命家居安享,赐黄金万两,彩缎千端,荣归山东。子铁牛,孙千忠俱封侯爵。伍雄封南阳侯、雄霸为西平侯。大将阵亡者,子孙世袭,在生者各加爵禄,还乡。

  余外各路总兵,俱皆加级。旨意一下,众皆谢恩,此话不表。

  再讲次日又出赦书颁行天下,犯十恶大罪不赦,其余流徙斩绞,不论已结未结,已发觉未发觉,俱一概赦免,中宗以前,周朝钱粮尽行赦除。颁行天下,百姓欢呼载道,万民乐业。薛刚上殿哭奏说:“臣祖仁贵平定东辽,臣父丁山扫清西番。被奸臣张君左、张君右屈陷,将臣父三百余口尽行杀害,颠倒葬铁丘坟。臣兄子薛蛟,亏徐贤、俞元将亲儿掉换。他子被仙人救去,俱皆下山帮扶。徐青、俞荣大恩未报。武三思助恶不忠。伏望圣上恩仇报明。

  特此奏闻。武三思、张氏弟兄应该可罪?”天子听言大怒说:“朕晓得三人罪恶。吓,王兄你把三人拿来,任凭怎样处治,与父报仇。待朕请罪薛王兄便了。”薛刚谢恩,出朝归府不表。

  再讲又有旨意下来,命徐青、俞荣认父,封节义侯。命开掘铁丘坟,将两辽王夫妇及薛勇夫妇骸骨归葬山西金项御葬,地方官春秋二祭。命先禄寺备筵,程王伯代朕御祭。将三将斩首,坟前活祭。两辽王府重新起造。不知后回还有何言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