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十六回 驴头揭榜认太子 梨花仙法斩驴头
章节列表
第八十六回 驴头揭榜认太子 梨花仙法斩驴头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适才话言不表,再讲西番莲花洞魔张祖师,这一日在洞中,驾坐蒲团,屈指一算,晓得武则天有覆国之祸,忙唤徒弟薛驴头到来,说:“你在我山一十八年,力长千斤,枪法精通。命你下山到长安见你母后,领兵前去活捉薛刚,不可伤他性命。牢牢记着。”薛驴头跪在地下说:“弟子不知,望师父说明,好去认父母,以退薛兵。”师父说:“你不知么?你父薛敖曹,与武后交好,生下你来,将你抛在金水河中。我救你回山,传授枪法,你母后被薛刚打破潼关,事在危急。作速前往。”

  驴头醒悟,带了火尖枪,骑上狮子马,师父又与他一件宝贝,名曰飞锉,祭起拿人。驴头拜别师父,跨了狮子马,把马一拉,四足腾空而去。不片时已到长安,按落云头,来到朝门,果见榜文。命军士通报武三思。武三思得报,正在用人之际,急忙请进,说起情由一同来到朝中。驴头朝见说:“母后在上,臣儿朝见。”武后一看,见其人诧异,驴马头,人身子,道童打扮,问道:“缘何称朕母后?”驴头奏说:“臣父薛敖曹,向年与母后交合,生下臣儿,抛在金水河中,被师父救去,今已年长。师父命臣儿下山,立擒薛刚,扫灭薛兵,天下太平。”

  武后听了,心中觉得大悦,封驴头太子兵马大元帅,张昌宗为军师,起兵十万,出了长安,来到临潼关。总兵官陈元泰出城迎接。接进千岁、军师,到了帅府,下拜已毕,摆酒接风。他们三个俱是一样格式。你道为何?原来都是酒色之徒。二人一到,就接几个粉头前来陪酒。一个叫做就地滚,一个叫做软如绵。

  筵散就在帅府房中行乐。二女客极其奉承,弄得太子快活不过。

  次日问陈元泰道:“薛兵到关几日了?”陈元泰道:“前日到的,打关二日,没将出去应战,紧闭关门。千岁到了,传令开关迎敌。”太子说:“且慢,明日开兵。行兵打阵之事,再不必提起,只是饮酒,夜间多唤几个粉头陪吾。”陈元泰应喏,奉承得驴头太子不亦乐乎。

  军师张昌宗对高力士说:“朝廷用酒色之徒为将,国家休矣。武后春秋甚高,其情不忘。不如弃了周朗去投南唐,此事如何?”高力士说:“老爷言之有理。”当夜主仆二人逃出临潼,竟往南唐。后来高力士成了阉人,唐朝皇宫内为太监,此后话不表。

  再言薛刚领了三军在关外,对诸将说:“本帅起兵以来,未尝亲自交锋。今已得四关,这临潼关待本帅亲自讨战。”诸将皆曰:“元帅对阵,弟等愿为掠阵。”薛刚大喜,带领徐青、俞荣来到关前,诸将在后跟随。吩咐军士叫骂:“那关上的,报与主将知道,大兵到了三日,尔等闭关不出。今若再不出战,要踹进关来,踏为平地。”

  关上军士听得,报人帅府:“启上将军,不好了。薛军骂了三天,今若不出,要踹进关了。”驴头太子正在吃酒,听得此言大怒,吩咐备狮子马,抬枪。顶盔贯甲,打扮已毕,来到关前,吩咐放炮开关。一声炮响,大开关门,放下吊桥,一马冲出,来到阵前。陈元泰带同三军分立两旁。薛刚抬头一看,见来将生得怪异,莲蓬嘴,尖耳长鼻,铜铃眼;头带紫金盔,身穿索子乌金甲,坐下一匹千里狮子马,声如雷鸣。叫一声:“谁敢前来纳命?”

  薛刚大怒,拍马向前,把手中棍一起说:“留下名来。”太子说:“孤家乃当今武后所生驴头太子是也。可知孤家枪法利害么?”劈面一枪,照前心刺进来了。薛刚说:“来得好!”将手中铁棍往上一迎,冲锋过去,带转马来,回手一棍。太子把枪一架,一来一往,战到二十回合,马有十个照面。

  驴头念动真言,祭起飞锉,一道红光,黄金力士平空将薛刚拿住,只剩得一匹马。

  薛葵见父亲被拿,大惊,拍马出阵,不二合又被红光拿去了。徐青、俞荣叫声:“不好了!”双马齐出来战。与驴头战到十余合,又见红光飞出,大惊,借土遁而回。驴头太子打得胜鼓回关。这里诸将面面相视,出声不得。

  咬金见了流泪说:“此番拿去,性命不保。报仇之事休矣!”薛强护粮来到,听得兄被拿,大哭,欲同薛蚪、薛孝上去救护。

  徐青晓得阴阳,屈指一算说:“四将军,元帅拿去不妨,自有仙人相救,明日必到。临潼不日可得。”薛强说:“果有此事么?”徐青说:“阴阳算定,一些也不错。”薛强无奈,半信半疑,收军回营不表。

  再言驴头太子拿了薛刚父子,打人囚车,解往长安,朝廷发落。陈元泰设酒贺喜说:“千岁拿了巨魁,功劳非小。”太子说:“待孤家明日拿尽了薛氏,班师回京。”当晚在帅府行乐不表。

  再言囚车解薛刚父子在路上,薛刚怨气冲天,惊动了樊梨花。他在云端走过,被五鬼星怨气冲开云头,往下一观,方知薛刚父子有难。“待我救了他。”一阵风将薛刚父子提出囚车,往临潼关外,按落云头。薛刚见是母亲,倒身下拜说:“母亲久别多年,今日来救孩儿。”樊梨花说:“孩儿,你不知驴头邪法多端,侍为母的除了他,好进长安。”正在此说,军士报入营中说:“元帅回了。”薛强大喜,同众将出营迎接。接进营中,薛强拜见母亲,薛蚪兄弟拜见祖母,众将又过来见礼,自有一番细说不表。

  再讲解囚车军士见大风一阵,开眼不看,风息一看,不见了薛刚父子。

  大惊,忙回报与太子,太子一听此言大怒说:“今番拿住,当地斩首。”传令开关,一声炮响,关门大开,冲出阵来,厉声大叫:“快叫叛贼早早出来会我。”这里探子报进营中。薛刚大惊,樊梨花说:“孩几不必心焦,待为母的出去斩也。”薛刚甚喜,点起大队人马,来到阵前。驴头太子抬头一看,原来是员女将,说:“可教薛刚出来,你是妇人,有甚本事,在送性命。”

  梨花大怒,把手人剑劈面砍来。太子把枪一架,战有数合,太子祭起飞锉,红光一道冲起,被梨花把手一指,红光倒往后去了,梨花把袖一张,将锉收了。驴头见收他飞锉大怒,把手中枪照前心刺来,梨花把剑一指,那枪跌落地下,两手动弹不得,被梨花赶上前,一剑砍死。薛刚母亲砍死驴头,吩咐诸将抢关。陈元泰闭关不及,被众将杀入关中,将陈元泰杀死。取了临潼关,立起大唐忠孝王旗号。樊梨花对诸将说:“吾不染红尘,今救了吾儿,我去也。”一阵轻风归山。若知后事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