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十四回 薛蚪兵打临阳关 薛孝争夺打潼关
章节列表
第八十四回 薛蚪兵打临阳关 薛孝争夺打潼关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再讲孙国贞叫得一声:“呵呀!不好了。”躲闪不及,正中前心,咕咚一响,刺下马来,复一枪结束了性命。吩咐诸将快抢关,叫得一声:“抢关!”

  一骑先冲上吊桥。营前先锋在那里掠阵,见继子枪挑了孙国贞,已上吊桥,把枪一串说:“诸位将军快抢吊桥。”有秦红、尉迟景、罗昌、王宗立、程月虎等上马提枪、使剑、用鞭、执斧,抢过吊桥来了。

  那些周兵往关中一走,闭关也不及,被薛兴一枪一个好挑哩。众将把剑砍的,鞭打的,斧砍的,枪挑的,好杀。这些乓马也有半死的,也有折臂的,也有破膛的,见来不搭对,皆下马投降。关外请元帅同军师咬金,大小三军陆续进关,来到府衙,盘查钱粮,开清在簿。薛蚪上前缴令。薛刚对薛兴说:“亏哥哥教侄儿武艺有功,真是走马取关,哥哥其功不小。”薛兴大悦。咬金说:“真乃将门之子,算得个年少英雄。”

  那薛孝在旁听得称赞薛蚪,忍耐不住,走上前对薛刚说:“哥哥已取了两关,前面潼关待侄儿去取,以立功劳。”薛刚说:“潼关守将利害不过,姓盛名元杰,年有六十开外,骁勇无比。有三个孩子武艺精通,雄兵十万。

  周朝算为第一。”咬金说:“盛元杰吾晓得他的本事。幼年在我标下为将,果然凶勇。还是你弟兄同去的好,不要伤了和气。”薛蚪说:“兄弟,你年轻力小,还是做哥哥的去取。”薛孝说:“哥哥不是小视我,就在叔父面前比势,赢得的便去。”薛蚪说:“兄弟先来。”各皆上马。”薛刚喝住说:“今日起兵,与祖报仇。你兄弟争论,倘比起武艺来,若有一失,吾今休矣。照常起兵。”薛孝说:“一样侄儿,功劳大家得上的,休要偏向。”咬金说:“二位小将军本事高强,老夫晓得的。且下潼关非比前二关,须立左右先锋。薛兴为正先锋,薛蚪为副先锋,薛孝右先锋。”二人拜谢。薛刚大喜说:“老柱国之言有理。”

  一面差官到房州报本,接驾镇守临阳,催赶粮草。差官领令,来到房州,见了驸马薛蛟,说起此事。薛蛟大喜。次日上朝见过小主,将表章呈上。庐陵王看完大喜,命众人同到临阳。御酒赏诸将士。为何薛蛟在房州不来?有个缘故,徐贤在房州,魏相也在那里,小主封为左右丞相。薛蛟见了徐贤,拜谢救命之恩,又是继父,故此耽搁。这些言语不必细表。

  再讲薛刚在临阳关扯起忠孝王旗号,养马三月,放炮起程。高了临阳关,三军如猛虎,众将如天神。一路上前往潼关进发,好不威风!探子预先在那里打听,闻得失了临阳关,飞报进潼关去了。这里在路行兵三日,来到关外,把人马扎住。后队大元帅人马已到,吩咐离一里安营。放炮一声,安营已毕,传令明日开兵。

  再说潼关守将盛元杰,同子盛龙、盛虎、盛彪,都有万夫不挡之勇。有一女儿年方二八,美貌超群,英雄得了不得,用两口双刀,乃金刀圣母徒弟。

  有两件宝贝,小小圈儿带在手上,名为四肢酥。这日盛老爷正坐私衙,有探子报进说:“薛刚已得三关,如今大兵已到关外了。”盛元杰听报大惊说:“再上打听。”盛总兵一面修本到长安,一面吩咐三军:“关上多加灰瓶、石子、小心保守。兵马一到,报与本镇知道。”“得令!”此话不表。再讲差官到长安上表求救,武后荒淫无极,耽于酒色,不理朝政。武三思丧师辱国,损兵折将,朝廷不行查究。告急表张都被张君左兄弟纳住不奏,圣上并不知道。此言不表。

  再讲薛刚次日令薛兴、薛蚪、薛孝攻打潼关。三将得令,带了三军,来到关前讨战。有军士报进关中:“启爷,今有薛将在外讨战。”元杰闻报问:“那个孩儿出去会他?”盛龙上前说:“孩儿愿去杀此反贼。”“你出去,须要小心。”

  “得令!”上马提枪来到关前,吩咐开关。炮声一响,开了关门,放下吊桥。盛龙冲出关前,后拥三百多攒箭手射住阵脚。薛兴抬头一看,见一个年少后生,往吊桥上冲来。见他头戴束发紫金冠,身穿索子黄金甲,坐下一匹黄花马;左悬弓、右插箭,手执一条蛇矛枪,直奔上前,把枪一起,薛兴把银枪架定说:“呔!来将留下名来!”盛龙说:“你要问少爷之名么!我乃镇守潼关盛元帅大公子盛龙便是。你可要晓得少爷枪法利害之处么?你这老匹夫想是活得不耐烦,前来少爷马前受死?这枪不挑无名之将,通下名来,少爷好挑你。”

  薛兴说:“你要问某家之名么,洗耳恭听。吾乃忠孝王大元帅麾下前部先锋薛兴便是。难道不闻久占定军山薛大王的本事利害么?快快献了潼关,还封你家一个总兵。若有半声不肯,打进潼关,杀得鸡犬不留。”盛龙呼呼笑道:“原来就是定军山草寇。薛刚尚要活擒,何在你这狗强盗。”薛兴大怒说:“休得胡言,招某家的枪罢。”把枪一起,插一个月内穿梭,直往盛龙面上挑将过去。盛尤不慌不忙,把枪架住。一来一往,二人正是对手。战到有四十个回合,盛尤越有精神,枪法如雨点,左插花,右插花,好枪法。

  薛兴是五旬之外的人了,本事那里及得少年人。只有招架,没有还兵之力。

  薛蚪、薛孝在那里掠阵,见薛兴不能胜,大叫一声,拍马向前,冲出夹攻。

  盛龙只好战一人,那里又来了薛蚪,就当不起了,勉强战了几合,看看敌不住,面上失色。薛蚪扯出折将鞭在手中,才得交肩过,喝声:“招打罢!”

  盛龙一闪,打中肩膀上。盛龙大喊一声,口吐鲜血,伏在马上,大败而走。

  薛兴父子说:“你要往那里走,我来取你命也。”催开双骑,追上来了。

  盛龙败过吊桥,那边军士把吊桥扯起,乱箭就射。薛兴、薛蚪扣住马说:“关上的,快快报与老匹夫知道,叫他早早献关就罢了,如若闭关不出,打入关中,踏为平地。某家且自回营。”勒马回到帅营,说:“元帅,未将打败关中守将盛龙,前来交令。”薛刚说:“哥哥、侄儿果然英雄,明日再到关前讨战。”此话不表。

  再讲盛龙败进关中,来见父亲说:“爹爹,薛将果然厉害,第一次遇着一员老将,本事却也平常,与孩儿战有四十余合。正要枪挑他,不料又来了一员年少将军,本事高强。孩儿肩膀上被他打一鞭,甚是厉害,吐血而回,来见爹爹。”盛元杰听了说:“孩儿受伤辛苦,且回私衙将息。”盛龙应喏,回衙不表。

  再言盛虎、盛彪来见父亲说:“今日开兵,胜负若何?”盛元杰说:“我儿不要说起。今回薛刚大队人马已夺了三关。今日你哥哥出去交战,被他打了一鞭,好不疼痛。”盛虎、盛彪不听犹可,听了此言大怒说:“孩儿们出去与哥哥报一鞭之恨。”盛元杰说:“两个孩儿动不得。薛家父子厉害不过。哥哥本事尚且不胜,何况你们。”盛虎说:“爹爹,不妨。将门之子,未及十岁,就要与皇家出力,况且孩儿年纪算不得小,正在壮年,不去报仇,谁人肯与爹爹出力。”盛元杰说:“我儿虽英雄,还是年轻力小,骨肤还嫩,枪法不精,只怕你兄弟二人不是他的对手。”那盛老爷有意归唐,故此这般说,不道他两个儿子这般倔强!只得说道:“我儿不可出去,待等到救乓到了,为父的与你一同开兵。”盛虎说:“爹爹,孩儿们在后花园中,日日操演枪法,什么皆精。今日定要出去报一鞭之恨。”盛老爷说。“今日晚了,明日开兵。”盛虎、盛彪兄弟二人,顶盗贯甲,上马出关,与薛兵交战。不到三个时辰,兄弟二人大败进关。盛老爷说:“如何?你两个不听吾言,被他杀得大败。”盛虎、盛彪说:“爹爹,他们兵将甚多,孩儿杀他不过。待等救兵一到,管叫杀得他片甲不留。”不知后面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