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十三回 武三思大败回京 薛蚪走马取红泥
章节列表
第八十三回 武三思大败回京 薛蚪走马取红泥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前言不表,再言武三思见斩了白玉夫人,心头不快,又闻报道临潼已失,后面杀来。又报山上薛刚起大队人马杀下山来。武三思大惊说:“两头夹攻,吾命休矣!”同了诸将齐上马快些逃命,留大将断后。弃了大营,不管好歹,竟自走了。外边烟尘兜乱,喊杀连天,叫声下绝,营头大乱,夺路而走。后面薛刚等领了了三军冲杀上来。这条铁棍好不厉害,撞在马前就是一棍,打人如打弹,呐喊如雷。又有薛飞、李大元、周龙、周虎、徐青、俞荣领三千人马冲踹周营。徐青使动银枪,见一个挑一个,见两个挑一双。俞荣使动宝剑,见人乱砍乱杀。薛飞举起大锤见人便打。李大元、周龙、周虎使动金背刀见人乱斩乱剁。人头滚滚,血水滔滔,伤人性命无数。周兵大乱只要逃命,那里厮杀。四面营帐都杀散了,归到一条路上逃命,后面薛强、四虎一大岁听得那杀声震耳,炮响连天,提了兵器,须了人马从后面杀来。杀得周兵人马无处投奔,可怜尸弃荒郊,血流沟壑。这一杀不打紧,杀下去有百里路,逃命者无数,伤残者尽有。武三思有众将保护,只是唬得魂不附体,伏在马上半死的了。同着诸将不敢走临阳关,向大路,竟往青州。

  有青州总兵来接,接进城中。诸将上前叫声:“千岁苏醒,已到青州了。”

  三思那时才醒,“嗄唷!唬死俺也。”吩咐传令诸将出去收军,三通鼓完,周兵四十万不见了十万,只剩得三十万,还是伤手折脚,倒有二十万。大将共伤了十六员。三思说:“俺自起兵五次,未尝如此大败。今杀得如此模样,何颜立于朝廷?也罢么!”吩咐紧守青州,“俺回朝再添兵复仇。”诸将得令,武三思连夜回长安不表。

  再言薛刚发令,吩咐鸣金收军。一声锣响,各将扣定了马,大小三军兵将都归一处,退回九炼山。薛强说起薛兴相救,一一说明。薛刚大喜,见了薛兴拜谢,还称为弟兄。薛叫过来拜见叔父。今日父子叔侄团圆,举家拜谢天地,作庆贺筵席,不表。

  薛刚对薛强说:“张君左弟兄之仇未报,吾今有兵有将,杀入长安,报复此仇。”咬金说:“这个使不得,擅自兴兵,难逃背反之罪。不如弃下九炼山,扎兵在临阳。差官到房州请小主登位,然后杀入长安。名正言顺,复立大唐。吾等恪守臣节,张氏弟兄之仇何报矣。”薛强说:“老千岁之言不错。”薛刚依言,命伍雄、雄霸守山,五千人把守各路山口,以备退归。自带领众将大小三军来到临阳关住扎,查盘府库钱粮,各处该管地方命将镇守。

  然后差薛蛟往房州报捷,接驾登位。

  薛蛟奉命来到房州,先见了大元帅王荆周,同上银銮殿,奏知小主。小主大悦,命忠孝王兴兵取长安。旨下,薛刚谢恩。立起忠孝王旗号,然后下教场操演有半个月,演好了就此发兵,点明队伍,共兵马二十万。点薛兴带一万人马为先锋,要逢关斩将,遇水搭桥,候元帅到了,然后开兵打阵。薛兴得令,好不威风。鲁国公程咬金护国军师,点解粮小将薛葵双锤利害,护送粮草。薛飞第二路催攒粮草。薛强第三路护粮。点齐已毕,然后薛刚同了诸将,离了临阳关。留大将李大元、周龙、周虎等诸将守关。因前丧了姜氏弟兄,故此留他守住关。

  再说薛刚往西而进,不一日到了红泥关,传令放炮安营。一声炮响,安营已毕。因武三思战败,命各守将日夜当心。红泥关有一位镇守总兵,你道什么人?姓莫名无佑,其人身长八尺,面黑短腮,两臂有千斤之力,善用一条丈八蛇矛,其人骁勇不过。莫天佑正在私衙与偏将们论中山王失机,临阳关已失,少不得要来打红泥关。正说未了,探子报进说:“启上将军,不好了。小人打听得薛军二十万,薛刚立起忠孝王旗号,护国军师程咬金,带了数十员战将,底下的合营总兵官,前夹攻打红泥关了。”莫天佑听报不觉骇然:“离关多少路?”探子说:“前部先锋到了关前。”莫天佑吩咐大小三军:“关上多加灰瓶、炮石、强弓、弩箭。若薛兵一到,速来报知本镇。”得令去了。

  再言先锋薛兴领了一万人马,先候元帅。只听炮响,薛兴远相接说:“元帅,末将在此候接元帅。”薛刚吩咐围住关前,说:“那位兄弟去讨战?”

  闪过薛蚪上前说:“叔父,侄儿同父亲愿去取关。”薛刚说:“侄儿须要小心。”“得令!”来到关前。“呔!报知主将得知,大兵到了。早早出关受死。”探子报进:“启将军,薛将在外讨战。”莫天佑听了,吩咐备马抬枪,顶盔贯甲,上马提枪,来到关上。吩咐发炮开关。一声炮响,关门大开,放下吊桥,直奔上前。把枪一起,照薛蚪面上刺来,叫声:“反贼看枪!”薛蚪叫声:“来得好!”把枪一架。莫天佑在马上二三晃:“嗄唷!好利害。”

  勉强战了七、八合,招架不住,却待要走,被薛蚪一枪,劈前心挑进来了,要招架也不及,一枪正中前心,跌下马来。薛兴上前取了首级,令军士抢关。

  那边军士闭关不及,杀进关中。那时候各府官员都闻报了,有偏正牙将们,顶盔贯甲,上马提刀,杀上前来。薛兴、薛蚪父子二人,两条枪好不厉害,来一个刺一个,来两个刺一双。识时务的口叫:“走吓!走吓!”都往宁阳关去了。有一大半下马投降。

  元帅同众将进了关,咬金说:“果然贤侄孙骁勇,取了红泥关。薛氏该兴旺,枪法利害。”薛刚大喜说:“承老柱国妙赞,还是枪法不能完美。”

  咬金说:“说那里话来?有其父必有其子,得了头功。”薛蚪拜谢元帅。查点钱粮,盘查府库,当夜设筵,与薛兴、薛蚪贺功。养马三日,放炮起兵,进兵宁阳关。离城十里,传令前军哨探,后军慢行。放炮三声,扎下营盘,明日开兵。有探子报入关中,此言不表。

  再说镇守宁阳关总兵姓孙名国贞。这一日升堂,有探子报进:“启爷,薛刚已夺临阳关、红泥关,莫将军阵亡,关寨已失。薛家兵将实为骁勇,大兵已到关外。”孙国贞听得失了红泥关,吓得胆战心惊,说:“本镇知道,再去打听。”一面差官保本上长安取救兵。失了二关,宁阳旦夕不保。差官领令竟往长安。一面吩咐小心把守关头。此话不表。

  再讲次日请元帅升帐,聚齐众将,两旁听令。薛兴父子披挂上前,薛蚪叫声:“叔父,侄儿愿取此关。”薛刚说:“侄儿,你想前日红泥关被你取了,其功不小。此关利害,点别将去罢。”薛蚪说:“叔父,此关利害不利害,待侄儿走马成功,取此关头以立微功,乞帅老爷发令。”咬金说:“好,贤侄孙之言有理,实乃少年英雄,但要小心在意。”

  “得令!”顶盔贯甲,悬剑挂鞭,提枪上马,同了薛兴,带领军士,冲出营门。走到关前,大叫一声:“呔!关上的快报占你孙国贞知道,今大唐无帅要杀尽你们这班妖党。红泥关已破,早早出关受死。”一声大叫,关上探子报进来:“启爷,关外薛兵人马已到,有将讨战。”孙总兵听了大怒说:“无名小将也来讨死。”吩咐:“取盔甲过来。”备马抬刀,打扮结束停当。

  带过马,跨大雕鞍,提刀出府,来到关前,吩咐开关。一声炮响,大开关门,放落吊桥,带领兵将冲出。薛蚪抬头一看,见来将生得凶恶,面如兰靛,发如朱沙,一脸黄须,头戴铁盔,身披龙鳞铁甲,坐下一骑青鬃马,手持大刀,喝声如霹雳,叫一声:“看刀!”往薛蚪头上劈将下来。薛蚪叫声:“来得好!”把枪往上只一枭,国贞叫声:“不好!”刀直往自己头上绷转来了。

  一马冲锋过去,薛蚪把手中枪紧一紧,喝:“去罢!”一枪当心挑进来,未知孙国贞性命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