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十一回 俞荣丹药救诸将 武三思月下遇妖
章节列表
第八十一回 俞荣丹药救诸将 武三思月下遇妖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适才话言不表。众英雄俱被毒圈打伤。次日,道人又来讨战。见山前高挑免战牌,道人呼呼大笑,回进帅营。

  武三思、屈松彭接到里面坐定,说:“师父今日开兵辛苦了。”吩咐摆酒上来。道人说:“千岁屡次失利,起兵三次,未闻一阵成功。今贫道下山与徒弟报仇,没有半日交战,伤他数十员将,杀得他高挑免战牌,紧闭寨门。

  贫道这连环圈乃毒药炼成,受日用之精华,打在身上,不消七日必死。”武三思大喜道:“望大仙早擒薛刚,班师回朝,朝廷自有升赏。”道人说:“不消费心,这都在贫道身上,待伤了薛葵,贫道仍回山修道,不染红尘。”当夜饮酒不表。

  再言八宝山连环洞彭头老祖正坐蒲团,有徒弟俞荣,前年在长安救来的假薛蛟,老祖教习枪法,两臂有千多斤之力,年长十六岁,身长八尺,貌若灵官。这日立在师父身边,老祖叫声:“徒弟,现有薛刚被净山道人阻住九炼山,逆天行事,打伤数员大将。我今有丹药一葫芦在此,你拿去救众将性命。”俞荣跪在地下说:“弟子从师父到此年久,从不曾说起。今日师父说要去救薛刚,望师父指示明白。”老祖就将从前之事说了一遍。

  俞荣带泪拜别师父,骑上草龙,不消片时,来到九炼山,按落云头。有程月虎在山前,见空中落下一道童来,吃了一惊,大喝:“妖道何来,快拿去见三哥。”俞荣说:“休要卤莽,我乃八宝山连环洞彭祖之徒弟。今见你诸将有难,奉师父之命,特来相救。快报进去。”程月虎听了,叫声:“得罪,三哥在堂上正与我祖太爷商议,无计可救诸将。快请进去看视。”俞荣随了月虎来至堂上,见了咬金拜见,问起俞荣,俞荣将往昔掉换薛蛟,被师父救去,今奉师父之命来救诸将如此一说,薛刚大喜说:“原来是我家大恩人。”当殿拜为弟兄,就看视诸将。

  俞荣看了伤痕,忙向葫芦中取出丹药,敷在伤处。又取丸药,将汤灌入口中。登时入肚腹中,响了三声。诸将悠悠醒转,说:“嗳唷,好昏闷人也。”

  两眼睁开,身上觉得爽快,倏然都坐在床上。薛刚、咬金二人大喜,薛刚道:“今有俞贤弟在此相救,快快拜谢。”众人见俞荣立在旁边,即下床叩拜谢恩。薛刚吩咐摆酒款待。席上说起妖道连环圈厉害,诸将难敌。俞荣说:“不妨,师父曾吩咐说:净山道人若祭连环圈打来,与你一件宝物,名曰‘紫金尺’,可破连环圈。”薛刚大喜,席上言谈,自不必表。

  次日,道人闻报山前去了免战牌,武三思传令,屈松彭摆大队人马来至山前。道人上马提剑,摇旗擂鼓,冲将出来,令军士大骂说:“这些死不尽的下山纳命。”报知山上。薛刚同众将上马,放炮一声,带了三军,冲下山来,攒箭手射住阵脚。俞荣顶盔贯甲,上马提枪,冲入战场。薛强麾旗,薛蛟掠阵,还有王宗立、程月虎在两旁护阵,战鼓频催。

  那边道人正撞着俞荣,便不搭话,两下交锋,战有数合,道人回马便走。

  俞荣不舍赶来,道人祭起连环圈打来。俞荣不慌不忙,袋中取紫金尺祭起,往上一迎,只见那连环圈套在紫金尺上,一阵红光,竟不见了。道人看见破了法宝,大怒,回转马来与俞荣交战。

  那些众将见道人个个恨之切齿,只害怕这圈儿。今见俞荣破了他圈,众将胆更大了。尉迟景执鞭当头就打;秦红双锏照肩膀乱打;薛葵用双锤打下去,件件惊人。大将齐出,叫声:“要活擒妖道。”那净山道人虽附着邪法,十分本事,经不起众将,恐防有失,借土遁走了,薛葵一锤打去,金光散乱,不见了道人,众将惊骇。

  屈松彭在后掠阵,见薛军战住道人,大喝一声,把马一冲,跑出阵来,举起金顶束,好不骁勇,照定俞荣,喝声:“小孩子看束!”豁喇一响,望顶门便砍来。

  那俞荣用枪架开。本事厉害!如今两下杀在一堆,战在一处,有数十合,俞荣不能取胜。那些诸将因不见了道人,又见俞荣与屈松彭大战,都围将上来。尉迟景把钢鞭来战,秦红也上前,三员将战住屈松彭。屈松彭那里放在心上,用金顶束敌住三般军器。又战了数合,又不能胜。薛飞用五百斤大锤大步出阵,喝声:“三位兄弟少住,待吾来活擒这厮。”屈松彭正与三将大战,抬头见一大汉来到,心中防备。薛飞举起大锤,照屈松彭打击。屈松彭叫声:“不好!”把金顶束一抬。原来好厉害,三将也挡不起。那里战得四将?屈松彭虽有本事,束法精通,怎挡得四般兵器?却也心慌意乱,实难招架。被俞荣一枪刺中咽喉,跌下马来,尉迟景下马取了首级,得胜回山。

  武三思在后面帅营闻报说:“道人不知去向,屈松彭阵亡。”听了大惊,传令拔寨退后而走,离山百里安营下寨,安摆鹿角、灰瓶、炮石,攒箭手把守敌楼,恐防薛兵追赶。三思闷坐帐中。

  其夜月明如昼,三思出外步月,往后营上马,不带军士,悄悄的行了数里。见一所庄房,倒也幽雅,见一年少女子立在月下。三思一看:“嗄唷!好绝色女子。”面如傅粉红杏,泛出桃花春色,两道秀眉,一双凤眼,十指尖尖,果然倾城倾国,好象月里嫦娥,犹如出塞昭君。三思不看犹可,见了之时,神魂不定,心中按落不下。月下看去,果然又齐整,开言道:“小娘子,黄昏夜静独自出来何干?”

  那女子听得回转头来,看三思戎装打扮,决非下贱之人,开言说:“将军不知,妾因独坐无聊,出来看月,不想遇着将军,三生有幸。不弃贱妾,同入草庄,奉待香茗。”三思大喜,同了那女子走进庄房。房屋虽小,倒也精致。走出几个丫环,也生得清秀。吃过香茗,三思问起姓名。女子说:“妾姓白名玉,父亲唐朝人白太玄阵亡,母亲陈氏死过三年。上无兄,下无弟,只生妾一人。年近二九,婚姻未配,颇有庄田,尽可度日。不知将军为何到此?”武三思就将失机之事说了一遍。女子说:“原来是中山王,贱妾不知,多有得罪。妾生长将门,晓得武艺,又遇异人传授兵法,与将军前去复仇。”

  三思欢喜,同女子出了草庄,来至帅营。大小三军因当夜不见三思,俱各处寻打,忽闻千岁回营,众将大喜。

  问安已毕,其夜女子同三思苟合,次日封为白玉夫人。调河南北人马前来征剿。河南总兵方天定,带领勇将数十员,人马两万。前日旨下调兵,整兵正要启程,今闻中山王令箭来催,同了河北总兵桑十朋,一齐来到帅营。

  军士报知,方天定同了桑十朋进营,参见三思。三思命白玉夫人操演三军,然后征剿九炼山,此话不表。

  再讲阴风山莲花洞殴兜祖师救了徐青,带回山中,教练枪法,传授兵法,力有千斤。这一日在山中无事,同了仙童玩耍。忽一阵大风吹来,徐青看见一个斑毛豹跳出,被徐青拿住,打了几下。”那豹偏偏伏伏立着。徐青骑在豹上,竟走入洞中。老祖说:“徒弟,你如今有脚力了,你快往九炼山去见薛刚,好帮助小主杀进长安,灭却伪周,复立大唐。你功行完满,依原上山,修成正果。你到半路,遇着穿鼠色衣、尖嘴微须的黑面道人,枭了首极,前去请功。”说毕将斑毛豹一吹,念了咒语。

  徐青拜别,骑上豹。只见那豹四足腾云而起,不一时来到中路,下落豹来,果见一道人喘息方定,在那里坐着。徐青便问:“仙长是那座名山?何处洞府?从那里来?”道人抬头一看,原来是个道童,身不满四尺,面貌不雅。开言说:“道童你不知。我乃清虚山无心洞净山道人,因薛葵伤吾徒弟,吾下落红尘,与薛家开兵。不想他收我法宝,我意欲回山再炼宝贝,会同各洞仙长,再来复仇。”徐青一听此言,说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功夫。”把手中枪夹背心一下,透心而过。道人不防备的,大叫一声,跌倒在地。徐青取了首级,将尸埋了,上了豹,竟往九炼山而来。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