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八十回 尉迟景鞭打太阳枪 净道人圈打众英雄
章节列表
第八十回 尉迟景鞭打太阳枪 净道人圈打众英雄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适才话言不表,再讲武三恩到了山前,三声大炮扎住阵脚。先锋赵仁同左右使成魁、钱通顶盔贯甲,挂剑悬鞭,令军士在山下大骂。

  儿郎报上山说:“启元帅,今周营先锋讨战,实是了不得。”薛刚闻报问:“那位哥哥出去会他?”旁边闪出四员大将,吴琦、马瓒、南见、柏青上前说:“待吾弟兄们出去会他。”薛刚说:“周将利害,兄弟们须要小心。”

  四将得令,冲下山来。咬金说:“周将骁勇,四将不能胜他,传令尉迟景、秦红带领三万人马下山掠阵。”二将得令,领兵下山。

  吴琦四将来到山前,摆开阵势,射住阵脚。只见周阵拥出三员大将。南见抬头一看,赵仁面容恶相,黑脸铜铃豹眼,腮下短短桃红竹根须,身长九尺,使一把太阳枪。成魁、钱通又重得凶恶,喝声:“狗强盗,快下马受死。”

  柏青见了大怒说:“不得猖獗。”放马过去,劈面一刀砍住。南见看柏青战不过赵仁,一马冲出,双战赵仁。吴琦、马瓒纷纷出马。那边成魁、钱通两下敌住,一场大战。那赵仁果然厉害,使开枪左插花,右插花,枪花中只见日光闪闪,罩定柏青、南见开眼不得,被赵仁一枪挑死柏青,回手一枪又结果了南见。尉迟景大怒,一马冲出,照日光一鞭,赵仁叫声“不好了!”肩上着了一鞭散了日光,大败而回。吴琦战住钱通,听见柏青、南见落马,回头一看,被钱通砍死。马瓒被成魁枪挑而亡。秦红见二将已死,大叫一声:“不要走,我来也。”用双锏敌住成魁。尉迟景战住钱通,两下大战。

  薛刚闻报失了四将,恐防二将有失,鸣金收军。秦红、尉迟景听得鸣金,弃了成魁、钱通,走马上山。成、钱二将也不追赶,各自收兵。薛刚点军折了一万人马,死了四将,伤感不已。传令紧闭寨门,安排擂木炮石以防攻打。

  再说赵仁虽然全胜,也伤了肩膀。钱通、成魁来问安,赵仁说:“不妨。”

  葫芦取出丹药敷好,片时痊愈。来到中营,参见武三思说:“杀了贼将四员,大败归山。”三思大喜,重赏三军,上表进京报捷。次日赵仁等又在山前讨战。山上众将说:“太阳枪利害,不敢出阵。”

  再讲薛蛟弟兄解粮到中路,遇着师父李靖。薛蛟下拜。李大仙说:“徒弟,赵仁太阳枪厉害,众将不能抵敌。赠你定阳针插在头上,好捉赵仁。”

  薛蛟拜谢。一阵轻风不见了。薛蛟来到山前,见赵仁耀武扬威,薛葵把粮草推过。薛蛟上前,大叫一声:“赵仁,不得无礼!少爷来也。”赵仁看见薛蛟,也不放在心上,说:“那里狗头?休来纳命。”劈面一枪。薛蛟还转一枪,战有二十回合。赵仁用这太阳枪法罩住自身,薛蛟头上插了定阳针,不见什么太阳。法被薛蛟破了,赵仁心慌成魁、钱通看见上前,双马齐出夹攻。

  薛葵大怒,展开双锤,一马冲出敌住成魁、钱通。

  山上薛刚得报,点诸将分头下山。薛飞用大锤打入周阵,众将纷纷落马。

  薛葵与成魁、钱通战不到三个回合,都被薛葵打死。赵仁与薛蛟大战,未及防备,被薛葵冲上来,大叫一声说:“哥哥,待兄弟打死这贼。”赵仁大惊,被薛蛟一枪挑于马下。诸将见薛氏兄弟成功,勇加百倍。各皆突入中营。连斩副将四员。上官仪横刀而出,正遇秦红,约战数合,尉迟景也来攻打,上官仪虽然勇猛,那里挡得二员大将。又被罗昌从后面杀进来,看见秦、尉迟二将战住,上官仪被罗昌从后面一枪刺死马下。薛葵用大锤追杀官军,薛蛟兄弟大踹周营。武三思往后营便走。于是三军尽皆奔逃。众英雄拼力奋进,杀得周兵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哭声震天,弃下衣甲刀枪无数,被薛军收回。

  咬金传令收军。诸将把马勒转,大小三军都次第回山,所得粮草衣甲不可胜计。摆筵席庆贺薛氏弟兄。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武三思败下去有一百里,看见兵将不来追赶,才得放心。传令收拾败残人马,点一点不见了大半。赵仁、上官仪、成魁、钱通阵亡,杀死副将数十员,后队屈松彭又到,心中稍安。屈松彭参见,武三思说:“我自起兵以来,遭薛刚三次大败,俱损兵折将,无颜再请救兵。”副将姚元说:“千岁在上,今日这场大败,多害在使双锤的小蛮子之手,不料他如此凶勇,先锋太阳枪尚被他破掉杀死。目下屈将军到此,再整兵马,调各路总兵与他大战,除剿了他,余者不足介意。”三思听了,安下营盘调兵。

  有军士报进说:“辕门外有一道人要见。”三思说:“令进来。”道士来到营帐前说:“千岁在上,贫道稽首。”武三思看见道人仙风道骨,行步不凡,说:“仙长少礼。那座名山?何处洞府?到此有何见教?”道人说:“贫道乃清虚山无心洞净山道人。我已入仙界,不染红尘。奈我徒弟赵仁被薛葵所害,因此贫道愤愤不平。今又算千岁洪福,薛刚命该如此,所以动了杀戒,方入红尘。除了薛葵大事完矣。”三思大喜,大营设筵款待道人。次日武三思离了大营,整顿人马,不及半天,来到九炼山。日已过午,不及开兵。当夜在营备酒,席上言谈,饮至半酣,方才营中安歇。

  次日清晨,摆开队伍出营。道人上马端剑,屈松彭上马举斧在营前掠阵。

  道人催开坐骑,相近山前,高声叫道:“山上的快报与薛贼子知道,叫他速整下山与贫道答活。”那薛刚立起身来说:“诸位兄弟,前日他被我等杀得大败,今日为何又有野道人讨战?待我亲自出去,杀这野道,除了武三思,杀进长安,灭了伪周,立小主为帝。”咬金说:“元帅不可轻出,三军司命全在于你。令薛蛟兄弟下山擒此妖道。”薛刚应诺。

  薛蛟、薛葵换了盔甲、结束停当。底下众英雄齐声要去杀武三思,薛刚说:“须要小心。”俱已结束上马,带了军士,冲下山来。秦红说:“看这道人身体软弱,有何能处?前日阵上长大英雄,被俺这里杀得大败。待吾出去取他性命。”大喝一声:“妖道:“俺来也。”一马冲出。道人呼呼大笑说:“你可知贫道本事利害!薛葵伤我徒弟,故来取他的命。你不是薛葵,你去罢。”秦红听了,说:“好自在的话儿,看得这样容易。”把锏一摆,喝声:“招锏!”一锏当头打下。净山道人将锏敌住,不止数合,道人祭起连环圈打来,秦红叫声:“不好!”却徒要走,被照头一圈,打落马下。急待向前来取首级,得尉迟景抵住,众军救回秦红。尉迟景又被打伤。一连打伤伍雄、雄霸、罗昌,俱带伤大败而回。

  薛葵飞马舞锤迎住道人,当头就是一锤。道人把剑往上一迎,那里迎得住,两臂酸麻,看来敌不住,回马就走,祭起圈来,将薛葵打落牛头马下,道人仗剑纵马要伤薛葵。薛蛟大叫:“妖道休伤我弟!”飞马舞枪抵住。薛蚊上前救回薛葵,道人与薛蛟战不数合,薛蛟看来不搭对,恐防他又放这圈,搭转马就走。道人赶来,两边众将吩咐军士放箭,军士得令一齐放箭,道人回马,各自回营。

  众将扶着带伤英雄,俱上山寨安息在床,秦红等昏迷不醒,尚有一线气在口中。薛蛟等着急,往忠义堂说明此事。薛刚大惊,同咬金前来看视。只见众人闭目合口,面无血色,伤处四周发紫。咬金说:“此必受妖道圈所伤,毒气追心,无药可救。不知阵上还有何人与他交战?一定也要受伤,多凶少吉,只可高挑免战牌,保守山寨,寻了医家,救了众人性命,然后开关。”

  若知后事,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