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八回 张君左秦府出丑 九炼山薛刚团圆
章节列表
第七十八回 张君左秦府出丑 九炼山薛刚团圆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前言不表,再言君左弟兄来到银銮殿,公主接旨。开读已毕,公主谢恩。

  张君左弟兄朝见公主,立在两旁,禀道:“臣奉天子之命,今有薛刚逃在娘娘后园,娘娘必知,望乞放出。”公主说:“二位先生且听,自驸马去世之后,朝中大政哀家不管。你谎奏朝廷,说什么薛刚在此,你去回复圣上。”

  张君左说:“难复旨意,容臣搜明。”公主道:“两位先生不信,但凭搜来。”

  张君左吩咐去仔细检搜。那些军士一声喊,到处搜寻,前房耳房,高楼后围,地板天花板,俱已掘开看过,回复不见薛刚。张君左好不着急,吩咐再搜。军士说:“只有娘娘卧房,小人们不敢搜。”君左说:“管什么卧房,快去搜来。”军士闻言,赶到卧房。卧房门关了的,军士打将进去,只听叫声:“不好了!”郡主惊死床上,侍女出来,报知公主。

  公主大怒,吩咐左右:“将这两奸臣锁着,待哀家见圣上发落。”张君左弟兄大惊,唬得魂不在身,只得哀求。公主那里肯听,被这班侍女将二人剥下衣衿,纱帽红袍除去,将大链锁住。公主乘辇出来,将二人带在辇前,出其大丑。

  到金銮见了武后,朝拜已毕。公主奏说:“哀家公公秦叔宝打成唐朝天下,驸马秦怀玉征东平西战死沙场,有大功于国。今日张君左谎奏圣上,来搜薛刚。哀家怎敢藏匿?驸马亡过之后,不理朝中之事。今明明来抢臣家,先王钦赐金银,被他唤狠奴抢得罄空,惊死郡主,前后楼房尽行打坏。望圣速拿二奸贼,以正国法。”天子听奏说:“皇姑息怒,朕当处治。”宣张氏弟兄上殿。武后一看,见二人好笑,不象官体,好似囚犯。旨下:“罚张君左弟兄修驸马府,赔还金银。御妹惊死,尔弟兄做孝子,奉旨开丧,百官祭奠,送上丘坟。命中山王武三思代朕往皇姑府请罪。”“谢恩。”银瓶公主谢恩出朝。张氏吃了一场大亏。小翠倒有福气,受百官祭奠,开丧忙忙碌碌,自有一番打点。我也不表。

  再言诈了张氏许多金银,将小翠送上丘坟已毕,满心大悦。想留蛟儿终久无益,恐有人知道,欺君之罪不小。假说烧香,好将蛟儿带出城外,换了男衣,叫他逃往房州。蛟儿拜谢,竟往大路而行。公主往秦安州烧香回府不表。

  再言蛟儿不曾经过风霜,一路上凄凄惨惨,前面猿啼虎啸,好不怕煞,欲投涧而死。旁有香山李靖,叫声:“蛟儿不要慌张,闭了眼睛立在乌帕上,我救你去。”李大仙同了蛟儿驾起祥云飞在空中,不消一个时辰来到香山,下落云头。蛟儿拜谢。大仙说:“蛟儿你拜我为师,传你枪法。”吩咐童儿取枣子与他吃。蛟儿吃了枣子,长力千斤。蛟儿拜了大仙为师,教习枪法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徐贤叫蛟儿出去祭坟,先打发家小往房州。自己在府中,闻得张君左弟兄被银瓶公主算计得颠颠倒倒,心中大悦。惟恐泄漏,连夜往房州而去。

  再言江南扬州徐敬业以匡复庐陵王为名,起兵讨武氏。朝廷差李孝逸,相杀数年,被孝逸因风送火,敬业大败,逃海而去。报捷到长安,天子大悦。

  百官上表奏驾。旨下,命李孝逸镇守江南,以防边患。自敬业在江南兴兵十余年,不把薛刚放在心上,故存此患,不必细表。

  再说蛟儿在香山枪法已熟,气力充足,欲要下山寻叔父,来见师父。李大仙说:“徒弟既要下山寻叔父,我日后送枪马来与你。”蛟儿拜别下山,一路行来,见一庄坊,腹中饥饿,上前去唱道请化斋。有一妇人出来,见蛟儿一貌堂堂,留吃饭,送他白米五升,钱三十文。庄客报说:“少爷回来。”

  薛葵回家一见,便大骂蛟儿,喝声:“野道童!”将拳就打。妇人喝住,问起名姓,说是薛蛟。妇人说:“原来是侄儿。”蛟儿问起,说是薛葵。鸾英上前相见,说起缘由。蛟儿说:“婶母放心,我同兄弟去房州访问叔父。”

  庄客说:“有人送兵器马匹在外。”原来是李靖差仙童送来的。二人一看,好马好枪。薛葵说:“这枪马那个送你的。”薛蛟说:“是师父李大仙送的。”

  说起传授枪法,一一说明。”问薛葵说:“兄弟,你兵器马匹也有么?”

  薛葵说:“兄弟那年在山玩耍,遇见二虎相斗。兄弟去拿它。二虎见了跑入洞中,被弟拿住虎尾拖将出来,不见了虎,竟变了两柄铁锤,重有四百多斤,有巴斗大。山中有一老道教习我法,也精熟了。有一匹马也稀奇,牛马相交养出来的,牛头马身。待弟牵出来与哥哥看。”果然后槽牵了马,里面拿出锤。薛蛟大喜说:“兄弟本事高强,好与祖父报仇。”二人拜别鸾英。

  鸾英说:“你弟兄路上小心。”薛葵说:“母亲放心。”

  二人并马而行,来至房州,访问薛刚,并无下落。在城外饭店中楼上吃酒,兄弟说得投机,大笑起来。楼板是稀的,把那些灰尘落将下来,楼下面也有人喝酒,灰尘落在酒碗内,吃酒的柏青大怒,大喝道:“楼上的×娘贼,蹬你娘的×怎么?”薛葵上面听见,心头火发,纵起身来,飞奔下楼。柏青、南见弟兄早已立起身来等打。薛葵性急走得快,不料脚下一块青石一滑,仰面一交,跌倒在地。二人上前拿住,将拳打下。吴琦喝住:“不可,他失足跌倒,你要打他,不象好汉。放手!”薛蛟也下楼来帮打。听见说得有理,不再动手,薛葵立起身来要打。薛蛟说:“不可,恐伤了人。”吴琦说:“二位爷不象这里人的口气。”薛蛟说:“我乃山西绛州龙门县人氏,姓薛名蛟。我兄弟薛葵。来房州寻叔父薛刚。”吴、马二人听了,原来是忠孝王之子侄:“得罪了,我四人与你叔结拜兄弟,我乃吴琦,此是马瓒、柏青、南见。”

  薛蛟大喜说:“原来是四位叔叔。”同薛葵上前拜见,重新吃酒,当夜不表。

  次日同薛蛟弟兄至王府门首,问黄门官要见驾。黄门说:“千岁在御花园搭彩楼招驸马。”薛氏兄弟行到御花园,彩球打中薛蛟。庐陵王传旨宣驸马进朝。问起姓名,薛蛟奏明。小主大悦:“原来是忠孝王之子侄。”招薛蛟为驸马,与公主成亲。薛葵封为大都督。说起:“尔父上年往西唐借兵,至今未见回来。闻他招为驸马,耽搁在那里。命你二人回家,接你母亲同到房州安享。薛蛟弟兄谢恩,二人回府。

  次日薛蛟弟兄转至陈家庄,接了鸾英一同下来。这日天晚投庙中夜宿。

  道士接见。说是薛蛟驸马,道士大悦,留上房歇宿。有八叉山朱林差人到庙查问。道士说是薛驸马及薛刚之子薛葵,接太夫人一同在此庙内。儿郎报知朱林,薛强、薛孝叔侄二人听了大喜,一同到庙上前相会,当有一番话说不表。次日差官先送母亲到九炼山,同叔叔相见。薛葵兄弟二人要出雁门关寻父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薛刚与披麻公主点兵十万,将少不能动身。又到西凉请十弟兄,乃征东仁贵结拜的周青、姜兴霸、李庆红、薛贤徒等,有功于国,封守西凉为总兵,世袭镇守。闻薛三爷相请,各助兵一万。李大元、姜兴、姜霸、薛飞、周龙等共有十人,与薛刚拜为弟兄,一同来到雁门关。总兵吴忠不肯开关,分兵把守。薛葵大怒,催开坐骑抢进关上,一锤打死吴忠。众军见主将已死,四散奔逃。薛蛟斩关落锁,大开关门。

  薛刚同公主进关,到九炼山。咬金大喜,当日相会鸾英,一番言语不表。

  次日吴琦、马瓒拜本上房州,见小主说明此事。小主大悦,敕封薛刚为兵马大元帅,咬金为军师,诏下九炼山,程咬金等谢恩。命薛蛟、薛葵弟兄二人解粮。邻近州府都来归附,声势浩大。山东、山西、湖广之文武官员都归顺房州,要立小主为帝,灭伪周武氏。探子报入长安,武三思闻报大惊,忙上本见驾。旨下:命武三思为大元帅,姜通为先锋,马立为后应,带兵五十万,出了长安,旌旗浩荡,杀奔九炼山。不知后来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