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七回 薛刚三扫铁丘坟 西唐借兵招驸马
章节列表
第七十七回 薛刚三扫铁丘坟 西唐借兵招驸马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再说这铁丘坟,三思为何不杀进来?有道是虎怕人,人怕虎。吴琦说:“哥哥,外面有兵马守住,我等慢慢的吃了饭,夜深出去。”薛刚说:“不可,外面有大炮,恐防打进来。我等早早出去。”二人闻言,结束停当,手执军器,带马开了栅门。外面大刀王殿叫人开放大炮,有丁山灵魂保护,炮倒转来,把王殿打为灰土,死伤军人数千。薛刚、吴、马三人一冲上前大战,那里杀得出?街道不比战场,百姓家家在楼上,将砖瓦、摇车、台机塞满街道。只听四下叫声:“不要放走薛刚。”

  三人正在危急,有饭店夫妻二人,乃窦一虎、薛金莲奉李靖之命,说:“你侄儿有难,快去相救。”窦一虎同金莲扮做乡村夫妻,地行至长安,果见三人不得出城。金莲将纸团六个,口中念咒,喝声“起!”都变了六丁六甲神人,有一丈五尺长,将街上这些东西搬去,上前开路。三人乘势杀到城边。城门紧闭,窦一虎一口气吹开城门,三人一涌而出。薛刚拜谢姑父、姑母说起丁山,金莲流泪,话不叙烦,恐人知觉,窦一虎夫妻地行回西凉去了。

  薛刚、吴、马回登云山。儿郎报说:“自大王去后,有九炼山两个贼人杀来,把山寨粮草尽行抢去,山寨罄空。”薛刚、吴、马三人大怒说:“这两个毛贼,吃了豹子心,老虎胆,这般放肆。待俺去拿来,连九炼山踏为平地。”行至九炼山大骂,有二人下山,问名姓,下马即说:“我姓南名见,弟柏青,奉香山李靖令,来请三哥。闻说不在,故我先把粮草金银收拾在此了。三哥必来寻找,故此我二人等候。请上山去。”薛刚大喜,一同上山饮酒。对薛刚说:“此山宽大,方圆四十里,左接正定,右接幽州,好招兵买马,积草屯粮,好报父母之仇。”五人说得投机,结拜弟兄。次日薛对吴琦、马瓒说:“烦二位贤弟到天雄山接程老千岁、众弟兄到九炼山住扎。”

  二人奉命来到天雄山,见了咬金,倒身下拜,说起“三哥到房州,遇着晚生,同到房州比武,封忠孝王。我二人左右都督。祭铁丘坟,至九炼山。”

  如此长短说了一遍。“命吾二人来请老千岁往九炼山住扎,好招兵买马,兴兵杀上长安,除了伪周,立小主为君。”咬金闻言大喜,同众英雄下山。伍雄、雄霸守了山寨,送别下山。来至九炼山,薛刚接上,唤南见、柏青过来拜见。咬金欢喜。见九炼山果然雄伟,底下有三关,四面高山围定,上有忠义堂,聚义厅,耳房数百余间,有河有水,又有战场,比天雄山好数倍,立起招军旗,来投军的不什其数,聚兵数万。命吴、马二人到房州见小主说:“兵已招足,缺少粮米,请立为帝。”

  吴、马二将领命竟往房州,先见元帅王荆周,次日上朝见驾。小主问道:“薛刚为何不来见孤?”吴、马二将奏说:“臣薛刚在九炼山招兵,奉程老千岁之令,来请殿下,到长安为君,夏兴唐室。要借粮米五万石,救众军之食。”小主说:“兴唐且慢。先发粮米五万石,付与二卿前去。”吴、马二人谢恩。领粮米回至九炼山。咬金说:“兵少成不得事,如何是好?”想到西唐国先前与唐天子交好,他听元帅丁天钦之言攻打雁门关,被吾家元帅薛仁贵擒拿,以礼相待。国王投降。送还元帅归国,有恩于他。命薛刚到那里借得兵十万,就好动手。

  薛刚领命,带了吴、马二将至雁门关。守关总兵朱魁,原是丁山手下副将,闻报有三爷来见,朱魁一见认得是薛刚,只做不认得。问起名姓,薛刚更姓换名说:”关外走走。”朱魁放过关,对薛刚说:“三爷,我是认得你的,因耳目众多,只做不认得。须要早早回来。明年我不在此做官,要升任去。”

  薛刚拜谢,出了雁门关来到西唐国。府前冷冰冰,问守门人为何静悄悄?

  那人说:“国王同了公主在教场招驸马,所以兵将不在这里。”薛刚说:“原来公主招亲,有这一事,明日也去看看。”三人在饭店中住下。次日来到教场,有多少英雄在此。张天宝坐在彩山殿,有女披麻公主比武,一连三日并无对手。吴琦上去也败,马瓒上去又败。薛刚上前与公主战了数十合,薛刚虚晃一枪。假败下来。公主不料是计,追上来,被薛刚活捉过马。彩山殿鸣锣,请驸马下骑。薛刚拜见张天宝,问起名姓,原来是通城虎,与公主成亲。

  请吴、马二将至王府。是夜二人成亲。次日薛刚说起借兵一事,张天宝说:“粮足发兵。”

  过了三日,薛刚先打发吴、马二将先回九炼山,“见老千岁说我粮草一足,即刻起兵。”二将奉命上马,进了雁门关,来到九炼山,见程干岁说:“三哥一到,招了驸马、粮草一足、即时起兵。”咬金大喜,一面就差官打本到房州,见千岁报喜说:“薛刚到西唐国借兵,明天准到。一到就开兵。”

  小主甚喜,留二将住在房州,此话不表。

  再讲长安魏相先打发家眷去房州,自己来别徐贤,二人谈论。魏相说:“我要到房州去见见小主,特地前来别你。”徐贤说:“小弟也要就来。”

  魏相见一少年立在旁边,问起说:“是何人?”徐贤说:“小弟之子徐青。”

  魏相见了竟象薛勇,流泪而去。徐贤画了画图,乃征东故事,叫蛟儿前来观看。蛟儿不知,说:“爹爹,孩儿不知,望乞讲明。”徐贤说:“这白袍是你曾祖父薛仁贵,穿红袍是祖父丁山,这一位是你父亲薛勇,红罗总兵。”

  将此事说明。蛟儿听了大哭,要去祭奠坟墓。徐贤把阴阳一算说:“不妨,你出去祭过,作速就回。”

  蛟儿收拾祭礼,挂一口宝剑,晚上出门,到铁丘坟来。自古道:“官无三日紧。”此事有十二年了,无人把守,蛟儿打掉了锁,来到里面,摆下三牲礼物,大哭:“祖父、父母有灵,孙儿来祭莫,望阴灵保佑孙儿,报复此仇。”有巡城兵看见,报知张君左、张君右、武三思说:“薛刚又来偷祭,在铁丘坟。”武三思带十万人马,四门大炮,围住铁丘坟。吩咐:城门多加闩锁,到处排围,把守城池,喊声大震。不料又被窦一虎救去。蛟儿在里面看见,欲要自尽。有丁山灵魂,头戴三山帽,身穿白月袍,叫声:“孙儿,闭了眼,救你出去。”将蛟儿提出铁丘坟,三叉路口放下。

  蛟儿入梦中,眼睁一看,认得是秦驸马府中后园。蛟儿跳人园中,在白花亭上住下。有侍女看见,报知公主,公主宣入问道:“你是谁人?为何到我园中?”蛟儿跪说:“我乃两辽王薛丁山之孙。”将冤情说明,今日来上坟,虚空有人提出来到园中,望娘娘救命。”公主说:“不妨,将蛟儿去了男衣,扮做女子。明日少不得奸臣来搜,处治他去。丫头小翠有病将死,改换他的衣服,睡在卧房。”算计已再言武三思同张君左弟兄,看里面不见动静,一定是窦一虎土遁去了。忽见半空中有人出来,在三叉路口,往秦府花园内去了。有人报知武三思、张氏弟兄说:“这是先皇的公主,秦杯玉之妻,惊动不得。”张君左说:“千岁,他是朝廷钦犯,怕什么银瓶公主?”

  次日上朝,奏明天子,旨下:“命张氏弟兄到秦府捉拿薛刚。”张君左弟兄带领五百家将,将秦府围住。有人报进说:“娘娘,外面张氏弟兄围住府门,不知为何?”公主一听此言大怒,吩咐:“开了府门,放他们进来。”

  家人领命,把府门开了。张氏弟兄看见开了府门,公然进来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