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六回 骆宾王移檄起义 薛刚二扫铁丘坟
章节列表
第七十六回 骆宾王移檄起义 薛刚二扫铁丘坟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前言不表,再说应举送礼到青州,知会拿住薛刚。薛安上前讨差,要往青州。应举吩咐路上小心,薛安领命,带了家丁,拿了礼物,离了登州,不往青州,竟往天雄山大道而行。

  再说程咬金同这班小英雄在路旁,有香山李靖指点说:“薛刚有难,教他往天雄山住扎。”咬金领命。在路行了多日,来到三叉路口,撞着薛安,被家将拿住来见。程咬金问明薛安,说起此事。咬金同薛安来到天雄山,伍雄下山迎接进寨,聚义厅拜见程千岁并众英雄,摆庆贺筵席。席上说:“薛刚监在牢中,差薛安前来讨救。”伍雄说:“三哥有难,合当相救。目下多少英雄在此,齐点兵马杀进登州,救出三哥,何等不美?”咬金说:“不可,登州城池坚固,又有青州、莱州为助。若一举动不打紧,倒害了薛刚性命。须要里应外合,劫牢为上。”众英雄说:“祖太爷言之有理。”

  咬金传令伍雄扮作和尚,雄霸扮作道人,尉迟景扮作卖膏药,罗昌扮作书生测字算命。在城中府前左右打听。城外炮响一齐动手,打入牢中,救出薛刚要紧。薛安路熟在城中知会。点秦红带喽罗三百名,十一日晚上打东南二门。王宗立金毛太岁、程月虎带喽罗三百名,打西北二门。咬金自守山寨。

  众将得令,分头下山。

  伍雄来到登州府门首左右,坐下念佛:雄霸念三官经。城外放炮,有探子报进说:“响马攻城。”应举闻说,点兵出府,被伍雄、雄霸二人双棍齐起,将应举捆往带往天雄山发落不表。

  尉迟景入监中乱打,放出薛刚。薛刚打入府中,将应举一家老少尽行打死,同伍雄、雄霸杀得三军大败,往北门而逃。尉迟景杀至城下,大开城下,请进英雄,打开府库,抢劫钱粮,装载车上,运往山上,将登州府劫掠一空。

  众英雄然后放炮出城。回天雄山而去。来到山中,薛刚拜谢众位弟兄救命之恩。然后咬金出来,薛刚跪下说:“孙儿非祖公相救,焉得在世。”咬金说:“你父兄之事都是你闯出来的。你众兄弟一个公位都不做,特来帮护你,要报父兄之仇,连老夫一家国公都送掉了。”秦红说:“祖太爷不要说了,今日与三哥贺喜。将应举交与三哥自己发落。”即将应举绑出。薛刚一见大怒说:“你这负义的贼!当时那样,只有我薛刚有眼无珠,当你做个好人,认汝为兄弟,将一个总兵与你做。今日不想你恩将仇报,汝有何言?”命喽罗:“今他捆绑,待我取出心肝看看。”一刀刺入,五脏齐出,血流满地,哀哉畅哉!众英雄俱说:“造化了他。”当晚尽欢而散不表。

  再讲登州城有佐贰官查点,杀死百姓不计其数,总兵薛应举一门受害,升报进朝。差官背本上长安,至中途遇一队人马乃是薛须。上前说起,一同回到京中,参见武三思,说起响马劫牢,杀死总兵薛应举,薛刚越狱逃遁,杀死官军,伤残百姓不计其数。武三思听了大惊,抱本上殿,奏知天子。武则天大怒,旨下:“命青州、莱州先行起兵证讨天雄山、擒捉薛刚。”然后“命武三思操演三军,征伐天雄山”。三思领旨出朝,对张君左说:“薛刚一人尚不能擒捉,今有助恶多雄,必须起大兵征讨。”三思操演兵马不表。

  再言程咬金在天雄山,喽罗报上来说:“青州、莱州兵马围住山前,声声要拿大王。”咬金一听此言说: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今有兵有将,何足惧哉!”吩咐伍雄、雄霸带喽罗下山,杀莱州兵马;秦红、尉迟景带人马下山,杀退青州兵;自领薛刚,罗昌、程月虎、王宗立冲中路,帮杀二处人马,莱州总兵郭大忠同众将在山下讨战,见山上冲下一队人马,内有二将,勇不可挡。郭大忠那里挡得住?杀得大败。青州总兵又战不过秦红、尉迟景,在那里抵死相杀,听得莱州兵马大败,无心恋战,虚晃一鞭,败下阵来。怎挡得山上冲下三将,杀得二处人马四分五落。莱州总兵郭大忠、青州总兵雷明败下去有三十里路,见后面不来追,收拾败残兵马,三停去了二停。回到本州上表进朝,贼寇势力不能抵敌,请兵添将,保护城池。差官星夜进京不表。

  再言咬金对薛刚说:“今虽退去二处人马,朝廷必然大怒,起大兵前来,如何抵敌?必须你去房州奏明小主,我等扶助庐陵王兴兵伐周,名正言顺。若在此久,终非善事。你去走一遭。”

  薛刚领命,拜别下山,竟往房州,不止一日。在登云山经过,那山上大王一名吴琦,一名马瓒,都有万夫之勇,守住山寨,喽罗数百。有儿郎报上山来说:“小的们拿得牛子,求大王发落。”吴琦说:“拿去砍了。”薛刚被绊马索跌倒,拿往山中,听得喝声“砍了!”叹道:“可惜吾薛刚死在这里,不能见到小主,负了众弟之情。”马瓒听得,喝声:“住着!”亲自下阶问:“谁是薛刚?”薛刚说:”吾乃通城虎薛刚。”马瓒听得,亲解其缚,扶入厅上,纳头便拜。

  薛刚扶起二人,问起姓名。吴琦说:“小人姓吴名琦,此位结盟兄弟名马瓒。今日误犯三爷,是有罪了。如今要往那里去?”薛刚说明此事,要往房州见小主。吴、马二人说:“三爷要到房州,吾兄弟同去。”薛刚大喜。

  当晚三人结拜生死之交,在山饮酒。次日兄弟二人吩咐头目:“看守山寨,同三哥到房州,不数日就回。”头目领命。吴、马二人同了薛刚竟到房州。

  这一日元帅王荆周在教场演武,看试射箭。有人射进红心者赏,不中者罚;有大刀一把,重一百二十斤,有人舞动者赏,舞不动者罚;有铁香炉一个,约重千斤,有人拿得起者赏,拿不起者罚。薛刚等看见这些将军有中一箭的,有一箭不中的。这大刀也有将官拿得起的,就气喘呼呼,香炉越发无人拿得起。马瓒高兴,走进教场,一连三箭俱中红心。众军喝采。吴琦见了,也入场中,将大刀抡起如飞。薛刚左手撩衣,右手拿炉,走出圈外,又走进来,放在原处,面色如常,气也不喘。元帅一见大惊,开言说:“要壮士周全本帅体面。”薛刚等下拜。

  元帅扶起,传令散操,一同至彩山殿见驾。元帅奏道:“臣往教场操演,遇着三位英雄,十分武艺,都有万人之敌。千岁有此三员将,江山可复也。”

  庐陵王闻言大喜,传旨:“宣上来。”薛刚等闻言,进彩山殿,三呼跪下。

  小主问起姓名,吴、马二人上前俯伏奏道:“臣吴琦、马瓒。”又问薛刚,薛刚不肯说名姓:“臣有大罪,望小主敕赐免死牌,方说姓名。”小主说:“赦卿无罪。”薛刚谢恩,奏道:“臣祖薛仁贵,父薛丁山,平定东西,有功于朝。臣薛刚罪该当死,打死张保,武后将臣父母一门杀害,颠倒埋入铁丘坟。有程咬金干岁在天雄山,请主登位,杀进长安,以接大位。”

  小主闻奏下泪说:“卿无罪。尔父尔祖有大功于国,孤家尽知。方才所奏到长安接大位,焉有子伐母之理?此言休说,今封卿为忠孝王,马、吴二卿为左右都督,在房州造王府住下。秦、程二卿不日钦召。母后天年之日定夺。”薛刚谢恩,住在王府,日日同元帅操军不表。

  再言朝中武三思看见青、莱二州表章上本,起大兵征讨天雄山。有探子报到朝中说:“杨州都督英国公徐敬业,与南唐萧大王,同骆宾王谋以匡复庐陵王为辞,移檄州县,起大兵三十万,打破城池,甚是利害,声声要去武后,更立新君庐陵王,不得不报。”武三思大惊,奏明天子,武后看檄文:“一抔之土未干,六尺之孤何托?”后问:“谁人?”对曰:“骆宾王。”

  后曰:“此人不用,宰相之过也。天雄山小事且慢,江南徐敬业等乃心腹之患。”遂将大将李孝逸封为元帅,魏元忠为参谋,武顺为后应,起大兵五十万,良将数百员,择日兴师,兵发江南。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天雄山合当造化,亏徐敬业起兵,天下响动。朝中只顾江南,那管天雄山。不要说别的,就是断其水道,山上不战而自乱矣。

  再言薛刚在房州,到秋后小主同文武在教场望空祭祖。薛刚想起父母,见了伤心,上前奏道:“臣父母在长安铁丘坟内,今奏过主公,要去上坟。”

  小主说:“卿家要去,须要小心。”薛刚谢恩,同了吴、马二人一路下来,逢州过府,无人盘问。薛家之事有三年之外,官府也不在心。三人来到长安城外,饭店中吃酒,收拾祭礼进城上坟。至坟前天色将晚,薛刚上前打掉锁,往里而行。将石块顶住栅门,到里面青草茂盛,没有道路。三人将草拔去,摆下三牲祭礼,薛刚哭拜。有巡捕官见了,说声:“不好,想必薛刚又来偷祭了。”忙报知武三思说:“薛刚偷祭上坟。”武三思传令:“架起襄阳大炮打死他。命大刀王殿、阔斧陈先领兵四面围住,开放大炮。城门紧闭,多加闩锁。点十万大兵,桥头巷口处处摆卡把守。”巡城官打锣,口叫:“小心捉拿薛刚。”百姓家家闭户。武三思在铁丘坟前把守,喊声大震。薛刚同吴、马二人在里面祭过父母,三人饮酒,名曰“二扫铁丘坟。”不知外面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