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五回 薛刚一扫铁丘坟 武则天借春天顺
章节列表
第七十五回 薛刚一扫铁丘坟 武则天借春天顺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再表那薛刚坟前大哭,正在悲伤,又有更夫上前来,看见前面更夫尸首,又见坟内有灯,前来报与王殿、陈先,飞马报知张君左、武三思。二人闻报,传令各处添兵围住坟前,城门多加关锁,吩咐不许放走,点起灯球火把,不计其数。

  薛刚在内听见外边有人守住,收起祭礼,打开石板,一条铁棍无人抵挡,杀将出来。只是寡不敌众,越杀越多,三军四面围住,喊声大震,口口声声“快拿薛刚!”薛刚说:“今晚我命休矣。”当有饭店夫妻二人,乃是秦汉、刁月娥奉香山李靖之命,在此相救。二人一路杀来,放出宝贝,无人阻挡。

  杀至城门池边,斩关落锁,救出城来。秦汉夫妻借土遁回西凉去了。

  薛刚出城门,天大明了,撒开大步而行。只听得后面喊杀连天,尘头起处有无数人马赶来。为首一将,声如巨雷,金五大将军武安国,手执铁锤,大叫:“薛刚那里走!”薛刚回头一看,“不好了,我是战了一夜,困乏得很,那里战得过他。也罢,只得拼命而战。”只见三军将箭往前乱射,薛刚身上中了三箭,正在危急。薛刚乃上界披头五鬼星转世,所以忽然头上透出原形,变了五头,身长数丈,倒杀转来。武安国被薛刚一棍打死。三军见了这般形象竟大败,三停去了两停,将城门紧闭。

  薛刚按定元神,开目一看,只见尸横遍野,自己不知不觉,不晓甚么意思,慢腾腾回至相国寺,别过了和尚,取了枪马,要走天雄山,走错了路,来到季龙山。一声锣响,走下一将,上前大战一场。问出名姓,原来是黑三爷,请上山饮酒,季龙有女名鸾英,与薛刚成亲,招兵买马,要报父母之仇。

  不表薛刚在季龙山安身,再讲天子在朝,国家无事,天下太平。与怀义和尚、张昌宗在宫淫乱,百官谏阻不听。一日宣百官在万花楼说:“联贵为天子,万民之尊,今十月小冬万花凋零,朕今借春三月,百花尽放。未知天意顺否?”百官闻言奏说:“万岁金口玉言,花神怎敢违旨?”天子甚喜。

  百官皆散。次日果然天气温和,御花园百花开放。树花不开,天子大怒,贬在岭外。武则天果然真命帝王,天下各处万花尽放,应十月小阳春。

  天子召男妇赴鸳鸯大会,赐百官宴万花楼,赐各命妇宴于后宫。众夫人谢恩就席,天子逐名问起:“爱卿你成亲怎样行房?”怎么长?怎么短?众夫人都是害羞害怕,亦只得实奏头一夜怎样,第二夜怎样,如此问到第三夜。

  十二席中有一夫人,面黄不堪、喘息不定。天子说道:“你丈夫本事如何?”

  夫人奏说:“臣妾夫乃卷帘大使薛敖曹,他本事甚好,妾亦不堪受。”如此长短说了一遍。天子大悦,宣入宫中,与薛敖曹交好,果然称心满意,通宵不倦,封为如意君,百般快活。后一年生一子,面如驴头,命宫娥丢在后园金水河中,有西番莲花洞魔张祖师带往山中修仙学道,此言不表。

  再言薛刚在季龙山招兵,杀进长安,要报父母之仇。探子报上长安,张君左奏知则天:“薛刚造反,速请征讨,恐养成贼势,为害不小。”武则天依奏,命中山王武三思为元帅。姜通前部先锋,武状元郭青为后应,张君右总行粮草,起兵十万。择日兴师,兵走河南。正走之间,报说:“启上元帅,季龙山在山西近界,有三条大路,东河南,西山东,中山西。”传令兵过河南,走山西一路。三军司令浩浩荡荡。这一日报说:“启爷,兵至季龙山前了。”吩咐:“前军哨探,后军慢行,放炮停行安营。”“得令!”按下不表。

  再言季龙同薛刚夫妻在山言谈,忽喽罗报上山来说:“大王爷,不好了!朝廷差武三思带兵十万,大将千员,将山前山后团团围往,水泄不通,要杀上山来,擒拿大王。”季龙一听此言,大怒,带领喽罗走马下山相杀。果然好利害,季龙一条枪刺死三军无数。武三思催动大兵当先。有姜通使开枪,正撞着季龙,二人搭上手,两马相交,双枪并举,不上三四个回合,马打六七个照面,姜通枭开季龙的枪,”招爷爷的家伙罢!”一枪刺进来,季龙叫不好,招架不及,被姜通照咽喉一枪刺死。

  喽罗见大王已死,大喊一声,四散逃命。薛刚夫妻闻知季龙身死,大哭,走马下山,大战数合,姜通败走,三思传令:“休教放走反贼!”“嗄!”

  一声答应,那些三军团团围住,姜通、郭青同了众将,又杀上山来。好利害!

  夫妻在内大战,足有三日三夜。武三思命副将冲上山中,杀散喽罗,放火烧山,连山寨都烧了。薛刚抬头一看,见满山俱红,自思不能取胜,虚晃一枪,跳出圈子,落荒而走。

  鸾英见丈夫走了,也杀出重围,见山上四处火光,大败而逃,心中苦楚,到茂林自尽。有香山李靖,叫声:“鸾英,你不必寻短见,后来自有夫妻相会,母子团圆。我与你随身短袄,前途自有安身之处。”鸾英听了,拜谢救命之恩。抬头一看,一道红光不见了。鸾英望空拜谢,收拾打扮,往前而行。

  走了数日,见一庄院借宿。老夫妻二人并无男女,家当充足。见了鸾英,问起姓名,“家住何方,说与我知。”鸾英说:“公公,妾住河南归德府人氏,姓陈名鸾英,因武三思征讨季龙山,逃难到此。望公公收留奴家借宿一宵,明日早行。”员外说:“原来是逃难的。老汉夫妇年近六十,并无儿女。

  我家也姓陈,过继与我,拜我二人为父母,在我家住下。日后会见亲戚,然后回去。”鸾英大喜,上前拜陈老夫妻为父母。只因大战吃苦,腹中疼痛,生下一子,雷公嘴,黄毛头发,后取名薛葵。按下不表。

  再言武三思大获全胜,班师回京,上表奏知天子说:“季龙山征平,复旨。”朝廷大悦,敕赐三思红袍玉带,以下将官俱各升赏,赐宴金鸾殿。

  话分两头。再说薛刚走到天雄山借兵复仇,不料伍雄有病,雄霸又不在。

  想妻子不知存亡,度日如年。在山想起当初救过薛应举,今在登州,离此不远,不如走走去。别过伍雄,来到登州,进了城门,来至总兵府前。有人报知应举,应举听知大惊,只得出来迎接。进了私衙,夫妻见礼,谢救命之恩,设酒款待。薛刚说:“吾一家受害,今见兄嫂借兵,如我报仇,不忘大德。”

  薛应举开言说:“恩兄,你不知我登州地方又小,兵马又少,待吾差官往莱州、青州两处借兵,共我处兵马有三处,与恩兄前去报仇。”薛刚拜谢。

  夫妻进房商议说:“我又在武三思门下投拜为师,武后目下势大,天下全盛。薛刚一人,干得甚事?现今奉旨拿得薛刚者,官封万户侯,妻封一品夫人。收留者全家处斩。我今将薛刚出首,朝廷自有加封。”夫人道:“言虽如此,只是太负人心也。他前年在长安救你性命,今该恩将恩报才是。反要把恩兄出首,天理何在?”再三苦劝,应举不听,出外去了。夫人自思,忘恩之贼!身家难保,不如先自尽,竟自缢而死。家人报与应举,应举叹道:“他没福做一品夫人。”

  次日买棺成殓。当晚将薛刚灌醉酒,命家将绑捆,下在监中。应举有一家人薛安,原是丁山旧时家人,只因奉主母之命,同到登州扶侍应举。见此不仁,夫人又死,心中大怒。送饭到监,见了薛刚,说此因由,“应举害主之心,小人无由得救。”薛刚说:“薛安,不要走漏消息。你快去往天雄山,请伍雄前来救吾。”薛安说:“这喽罗不肯放我上山。”薛刚说:“不妨,我有鸾带一条,拿出他认得的,见了鸾带,自然放你上山。”薛安应声而去,按下不表。

  再说薛应举命差官赍本进京,叫先见武三思。若要活的,点兵来护送;若要死的,本处斩首。差官对三思说明,三思听说大喜,说:“这贼也有今日,恶贯满盈。”明日五更上朝奏知武后说:“登州总兵捉拿薛刚,下在牢中。”将表呈上。武后一看,龙颜大悦,旨意下:命薛须领兵五千,将薛刚护送来京,朕亲自发落。三思谢恩退朝。不知薛刚性命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