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二回 众英雄大闹花灯 通城虎打死内监
章节列表
第七十二回 众英雄大闹花灯 通城虎打死内监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再表薛刚说:“二位兄弟,不可将灯一齐留下。大敖山灯送天子的,教他拿去。小敖山、凤凰灯他送与奸臣,我们留下。大敖山灯拿去。”朱健说:“大王留下二灯尤可,小人回去难见萧大王。望大人留下凤凰灯,还了小人敖山灯。”伍雄说:“若再罗嗦,一齐留下。”朱健无奈,拜谢而去。当下便将二灯挂上,弟兄三人赏灯。薛刚对伍、雄说:“我要到长安走走,看看灯。”雄霸说:“既然哥哥要去看灯,吾弟兄二人相陪。”薛刚说:“不可。山寨乃是根本,离不得的。况且长安城中去,许多做公人看见兄弟相貌不凡,恐妨惹祸。待弟单身前往,枪马留在此山。”

  过了年正月十二日,薛刚别了伍雄、雄霸,单身而走。来至临潼山,见一伙人推一辆囚车,认得是朱健。薛刚身无尺铁,怎生相救?见路旁有一枣树,将来拔起,打死众人,救了朱健。问其何事装人囚车,解往那里去?朱健说:“解灯进京,张太师道我大王不送与他,因此大怒,要将我斩首。我说明此事,将我解到南唐萧大卫那里发落,不想壮士救了小人。如今又冤杀了众人,教小人有家难奔,望壮土救我。”薛刚说:“不难,你到天雄山落草。”朱健说:“他那里不肯收留怎处?”薛刚道:“我有鸾带,叫你拿去,伍雄自然收用。”朱健拜谢,接了鸾带,竟上天雄山。伍雄问明,叫他搬家小上山来,此话不表。

  那薛刚来到长安,到秦红府。家人报知,秦红接进,叙起久阔。吩咐家人去请这班小英雄到来相见,大家欢喜,准备看灯。到十五日夜,众人多去看灯。只见那六街三市、勋戚衙门、黎民百姓奉天子之命,与民同乐。家家户户结彩悬灯,今晚要点通宵长烛,如有灯火昏暗不明音,俱已军法究治。

  就是宰府门首,也扎个过街楼灯。小英雄看到那些走马撮戏,舞枪弄棍,做鬼装神,闹嚷嚷填满街市。

  不多时已到中山王门首。那楼与兵部衙门的一样,灯却不是一样的。挂的是一种凤凰灯,上面牌匾四个金字:“天朝仪凤”,旁边一对金字对联:“凤翅展丹山,天下咸欣兆”。薛刚等看了回来,又在天汉桥酒店中吃了酒,多有些酒醉了,下楼又往皇城内来,五凤楼前闲人挨塞得紧,楼前有两个内监,带五百净军,都穿着团花袄,每人拿一根朱红齐眉短棍,守着这座灯楼。

  薛刚看见好灯,大呼小叫。内监见了大怒,喝叫:“拿下!”净军听了,拿了齐眉棍上前来打。这班小英雄大怒,抢了短棍,反将净军打得东跑西蹿。

  薛刚赶上,将内监打死。

  内宫有人认得是通城虎,报知天子。丞相张君左下五凤楼观看,认得果然是薛刚,奏知圣上说:“通城虎闹花灯,打死内监。”天子大惊,二目不明,下五凤楼,失足跌下楼。文武俱散,天子进宫。张君左叫拿薛刚,天子说:”非关他事,只怕不是薛刚。他回家已久,面貌相同,也未可知。明日细查。”张君左见圣上不这班小英雄都到秦红家中,程月虎言:“我回去走走。”众人说:“你去去就来饮酒。”月虎回家,咬金说:“你们这班出去闯祸,大闹花灯,打死内监。张君左要拿薛刚,亏圣上念有功之臣。明日还要细查,倘或查,你们这班畜生性命都不保,教薛刚快走。”月虎听了,忙来至秦红家说:“祖太爷叫三哥快走,明日祸至。”宗立说:”私进长安,打死内监,连累薛叔父也不好了。”薛刚听了大惊,拜别弟兄,出了长安。至天雄山相见伍堆,说起闹花灯一事。伍雄说:“不如在此住下,老伯父要晓得,自然打本进京,谅来也无事。”朱健过来拜谢救命之恩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天子闷在宫中,张君左奏说:“果是薛刚。圣上差官往山西拿丁山到来究问,就明白了。”天子不言。武后奏说:“丞相所奏不错,速召丁山来京。”天子言道:“今日各处查到,并无薛刚,反要劳动功臣,面上不好看了。”张君左又奏。天子无奈,命钦差王令到山西问两辽王,可是薛刚否?

  王令领旨来到山西开读。

  丁山接了天使,来到王府,开读已毕,吩咐摆香案供着。旨上不过说“薛王兄,尔子在家否?”这句话。丁山谢过恩说:“天使大人,小儿上年往西凉望姑夫窦一虎、姑母金莲,奉母命的。不晓得有这一事,望天使说明。”

  王令说:“今年正月十五元宵,大闹花灯,打死内监。丞相张君左奏主拿问,圣上原不信的,旨上问有无,两辽王表本上写明白回旨。下官告别了。”

  丁山送去大使,连夜修成表章,差薛贵抱本星夜进京。天子将本一看大喜,宣张君左道:“薛丁山上年奉母命,差薛刚往西凉去探亲,不在家里,若是依你,反害好人,以后不必多奏。退班。”张君左无颜,谢恩退朝。天子赐黄金千两,彩缎千端,差官出京,钦赐丁山,此言不表。

  另回言武昭皇后请旨盖造御花园,天子准奏,传旨晓谕各处,有好花都要送上。命张保监工,人夫数千,开池,造御书楼,堆假山。百姓劳苦,万民嗟怨。命张大郎号昌宗同太监把守后宰门,不许闲杂人等进去。那御花园与后宫相近,张保、昌宗不时进宫与武后淫乐,不必说。

  再言薛刚在天雄山同伍堆、雄霸在山饮酒。报说:“拿得一班解花木的十余人,求大王发落。”伍雄问众人:“你们解这花木那里去的?”众人跪下说:“小的奉南唐萧大王送花木上长安,圣上要修造御花园,进上的,望大王发放。”伍雄叫喽罗拿上花来观看,说:“余花发还,牡丹花叫留下。”

  薛刚说:“不可,前番留下二灯,教朱健吃苦,如今还他去罢。”众人闻言拜谢,下山而去。又过了几日,薛刚说:“我今别了二弟,要上长安走走。”

  伍雄说:“不可。前番去闹了花灯,连累父母。如今且不可去。”薛刚说:“不妨。我今去会弟兄,打听朝中之事。现今敕赐金锤,怕他则甚?”雄霸也劝。薛刚只是要去。伍雄阻挡不住,内中选数名喽罗扮作家丁,跟了三爷,扶侍前去,叫他不要生事,早早就回。

  薛刚依言下山,带了喽罗,竟往长安。吩咐:“喽罗城外住着,我进城去就来。”喽罗说:“三爷去就回,小人们在此等候。”薛刚进城,来到秦红家。小英雄都到,说起花灯一事,“打得爽快。三哥不在,吾等无兴,目下天子昏懦,多用了一班奸党张君左弟兄、父子。内有武后盖造御花园,劳民伤财。太老程千岁也不进朝。”薛刚听得大恼:“今日同兄弟御园走走。”

  众人说:“不可去,去不得。前后有人把守,进去不得的。”薛刚说:“有我在此不妨。”众小英雄都无主意的,内中有高兴的说去得。若有个老年人在内决然阻挡。一班俱是后生不知利害,所以有一番大是非。当晚就在秦府饮酒。

  次日五虎一太岁高高兴兴一路来至园首,见一班人扛抬一块假山石,好用力,口口声声说:“工钱克减,我们吃苦。”薛刚看见问道:“你们讲甚话?”众工人说:“张爷要百姓做工,工钱又少,又受鞭打,累死人无数。这一块大石,叫我们那里扛抬得动,又有限期,迟了些受责。”薛刚说:“不妨。待吾等与你扛了进去。”工人说:“你们进不得的,我们都有字号识认,所以进去。”秦红说:“既有记号就好了,快拿记号来。”工人身边都有腰牌写姓名,张三、李四、某人、某人。众人巴不得替他,忙解下付与薛刚。

  薛刚付与五虎一太岁,带在腰边。六人忙将大石轻轻的扛起,不甚费力,竟抬进御园。守门的看见有腰牌挂着,不来查究。众人来到里面,将石放落,果然好一个大花园。但见许多人在那里挑泥种花,不计其数。只见上面坐着一人,又有许多绿衣人侍立两旁。又见送酒饭鱼肉拿上去给张保吃的,薛刚叫留下,“待吾来吃。”有人见了报与张保。薛刚不知利害,吃得大醉。众英雄劝他不要进去,他不肯信,倒走进去。秦红等只得出去,恐其连累,都到秦红家计议救他。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