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七十回 丁山奉旨葬仁贵 应举投亲遇不良
章节列表
第七十回 丁山奉旨葬仁贵 应举投亲遇不良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话说大唐高宗皇帝征西回京,西番进贡者七十二国,俱来朝见。龙颜大喜,当日坐朝。程咬金启奏薛氏功劳,天子准奏加封,封薛丁山力两辽王,命工部在长安督造王府。工部领旨,封长子薛勇红罗总兵,次子薛猛云南总兵,三子薛刚登州总兵,四子薛强雁门总兵,大夫人仙童封定国夫人,二夫人金定保国夫人,三夫人梨花功劳最大,封威宁侯。仁贵身丧西凉,谥文定,立庙祭祀。柳氏、樊氏俱封一品太夫人。丁山父子谢恩,回府又拜谢程咬金。

  文武俱来贺喜,不表。

  且表那工部督造王府三月完工,请薛爷进府享受。长子薛勇、次子薛猛辞父上任,各府小爵主俱来送行,不必细表。再言丁山在府对四子薛强说:“吾儿,你二兄上任去了,我有一件事,因你年幼,不好差你。”薛强跪下说:“爹爹有甚事,说与孩儿知道。”丁山说:“我在西番曾许下太房州还愿,欲差三子薛刚前去,他性暴好饮,恐生事故,留在京中。你往雁门是顺路,所以唤你前去。”薛强应诺,拜别父亲、三位母亲。大夫人再三嘱咐:前去小心。二夫人、三夫人也一番嘱咐,薛强领命,带了家将,望四川而去。

  另回再言丁山想起父亲骸骨未葬,便与三位夫人商量。大夫人说:“这是大事,必须辞王别驾,速扶棺往山西安葬公公是好。”丁山说:“夫人有所不知。目前朝廷隆重,就上辞表,未免唐突。”夫人说:“这不难。烦徐先生保奏,自必无妨。”丁山忙写表章,次日上朝。一面向鲁国公程咬金说:“要往山西葬父,烦老往国保奏。”咬金听言呵呵大笑,说:“这是你孝心,老夫自然保奏。”丁山拜谢回府,端整明日上朝,不表。

  再言次日高宗驾坐早朝,文武朝毕,只见班中闪出一位大臣,象简紫袍,俯伏金阶奏道:“臣两辽王薛丁山启奏。”“奏来。”“巨父仁贵,没于王事,丧白虎山,蒙恩命臣扶棺归葬。今臣扶棺往山西安葬,愿王赐恩。”高宗将表一看说:“朕欲留卿在朝,以报卿之功劳。今既要葬王叔,依卿所奏。待朕差官御祭御葬,留威宁侯在朝辅政。钦此。”丁山谢恩。驾退回宫,各官朝散。

  丁山回府,与三位夫人及二位太夫人说知。次日同柳氏太夫人、二位夫人送父骨往山西祭葬。三夫人梨花同二爵主薛刚在府。朝廷差行人司同到山西御祭御葬。丁山又上朝谢恩。有左丞相徐敬业、右丞相魏旭,又秦梦、尉迟弟兄、文武百官等,俱送到十里长亭,都助丧费银两。朝廷又赐黄金千两,白银万两,金瓜月斧,“倘山西有不称职官员,任卿先斩后奏,三年之后来京就职。”

  丁山望阙谢恩,各官送别。丁山对鲁国公说:“老柱国,晚生有一言相告。今三子薛刚在京,倘或生事闹祸,求老柱国处治。”咬金说:“不消嘱咐,老夫自当照管,你放心前去。”丁山又与梨花嘱托一番,唤过薛刚,一番吩咐,不必细表。丁山竟往山西,一路不消尽说,咬金、梨花各回府中,我也不表。

  再讲薛刚在京无事,结交一班小英雄。秦梦之子秦红,混名阔面虎,尉迟景混名白面虎,罗昌混名笑面虎,王宗立混名金毛虎,太岁程月虎,长安城中人人害怕他,皆云五虎一太岁。

  一日,众小英雄都来探望,与薛刚意气相投,结拜为兄弟,每日在酒店中饮酒,到教场中走马射箭,玩耍回来又生事,凭你文武都要让他几分。就是鲁国公程咬金也管他不住,无可奈何。这日合当有事。有一人姓薛名应举,夫妻二人,也是山西人,到长安投亲。不想张君左之子张保,带领许多家将在街上走,张保在马上看见王氏生得美貌,满心欢喜,呼家丁唤他到府中,有话问他。家将领命来到薛应举面前说:“大爷唤你夫妇到府,有话问你。”

  应举摸不着头路,问道。

  “我与你家大爷又不相识,唤我怎么?”家丁说:”你见了我家大爷,自有好处。”扯了就走。王氏再三哀告,只是不听,竟扯了应举夫妻走,王氏大喊说:“清平世界,又不犯法,拿吾则甚?”街上这些百姓晓得张府势耀,那里敢来相劝,凭他拿去府中。家丁禀道:“唤到了。”张保一见,满面笑容说:“尊姓大名,贵处那里,说与我知道。”

  应举初然间家丁拿来,倒有几分害怕,今见张保如此相问,便放心说:“大爷,小人家住山西,姓薛名应举,偕妻王氏,到京投亲不着,流落在此。求大爷发放回去,感恩不浅。”张保说:“你既投亲不着,在京无益,留你妻子在此,多打发盘缠回去。”应举一闻此言,大怒说:“我堂堂男子,满腹经纶,要来求取功名,难道我卖老婆不成,快放了我回去。”张保说:“你来得去不得了,休想回去。”吩咐:“把王氏拿进后堂,交婢女们看守,把这奴才赶出府门。”王氏见了扯住丈夫,口中百般大骂说:“清平世界,强逼人妻,若奏闻圣上,依律处死。”张保大怒,吩咐家丁:“将应举送往长安府,当做强盗,要他处斩,以除后患。”家丁应诺,将薛应举锁住,拿往长安府去了。应举喊破喉咙,那个来管你,竟到衙门,那知府听了张府家人之言,认其为盗,将应举苦打成招,问成死罪,明日立斩。

  那王氏被张保拿进后堂,便抱往亲嘴。王氏把脸侧开,大喊,两泪如雨,大哭起来。叫道:“丈夫快来救吾。”张保笑嘻嘻说:“不要叫了,若肯从我,少不得做个小夫人;若不愿从,你也休想回去。你丈夫做了强盗,料不能活的。”王氏听了,两脚乱蹬,将头向张保乱撞。张保正欲势强,忽家人报说:“老爷回朝,唤公子。”张保无法,就交付老婢:“看守在后园,晚上来与他成亲。”竟往外面去了。老婢同王氏来到后园,王氏哭诉冤情,老婢哀怜,说:“大娘,你如今好了,你既有冤情,我也晓得。我晚上放你。那公子怕老爷,不敢乱为。”王氏跪下说:“妈妈救了我,我没世不忘。”

  啼哭不住。老婢说:“也罢,我开园门放你去。”王氏叩谢救命之恩。老婢扶起而别。

  不表王氏逃走,再言老婢做成圈套,公子问起,只说王氏投池身死,谅来不究。那张保留在书房,不许进内。这是老婢造化。

  再言王氏逃走,一路啼哭,天色又晚,就投庵过夜。明日仍上街打听。

  听得人说,明日午时要斩大盗。王氏闻言,问道:“要斩何人?”旁人说:“昨日张府失盗,拿往正盗,叫薛应举。”王氏听了,这是我丈夫呀,叫一声:“张保,天杀的,我与你无冤无仇,为甚将我丈夫处斩?好不疼杀我也!”

  大叫一声,晕倒在地。

  这日薛刚同一班小英雄在酒店饮酒回来,在状元街游到金字牌坊玩耍,见一妇人跌倒在地,啼啼哭哭,众小英雄问道:“你何故在此啼哭?”王氏细说名姓:“山西人氏,丈夫薛应举,小妇王氏,来到长安投亲不着,被张君左家人哄骗进府。张君左之子张保要强奸小妇,因我不从,将我夫当强盗送到知府,苦打成招,明日将我夫斩首。今求仁人君子化一口棺木,收殓丈夫,我也尽一点孝心。”薛刚大怒说:“难得此女贞节,明日我等救你丈夫,回去罢。若被张贼晓得,你性命就活不成了。”王氏拜谢回庵。小英雄回府、众人说:“造化了,遇着薛三爷,谅必得救了。”不知如何去救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