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十九回 番王纳款朝金阙 圣主班师得胜回
章节列表
第六十九回 番王纳款朝金阙 圣主班师得胜回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闲话休提,再言唐营元帅请师叔发落诸妖。那白牛精被秦汉打死;犬、马精被刘仁、刘瑞刺死;金鲤、黑鱼被金棋子打死;鸡冠仙被乱刀砍杀。剩下野熊、神龟、花凤、野狐四个妖魔,被捆仙绳捆住,跪落尘埃,苦苦哀求说:“我虽是妖精,修炼千年方得人身,叨天地之灵气,受日月之精华,同归截教。误被苏宝同诱来抗阻天兵,望大仙释放,从今改邪归正,再不敢妄为。”谢仙师笑道:“你们虽归仙数,人面兽心,欲待放你,后来又要害人。”

  秦汉禀道:“师叔,那野熊精兽在金牛关助朱崖,捉去金桃、银杏。亏二郎神逐此妖精,救回二女。断断放他不得。”仙翁点头,取出葫芦,放在桌上一拱道:“请宝贝转身。”只见一道毫光,变成剪刀,双翅扑来。野熊深恨宝同,追悔莫及,顷刻头落。又斩了野狐,恐后害人。神龟无能,放他去罢。

  解了捆仙绳,乌龟拜谢而去。花凤仙原是仙禽,度他成仙,放在仙山。花凤得放,一声响亮,飞向歧山,安逸以待圣人不表。

  且说谢仙翁发落众妖已完,元帅即令:“秦汉、一虎今夜进关,擒太子破关。”二将得令,来到关中。等到三更,太子在城上,身子困倦,那些番军东倒西困。二人大喜,取出绳索,将太子绑了,将长绳坠下,唐营军士接住。太子梦中惊醒说:“不好了,身子已被捆住。”泪如雨下。解进营中,令:“囚禁后营,待本帅破了关发落,提兵打关。”二位矮将斩关落锁,放进唐兵。宝同、僧道闻知,提刀上马,杀下城来,迎着三员女将,铁板道人敌住金定;宝同迎着仙童;飞钹和尚撞着金莲。一场大战。

  三人虽是骁勇,见城池已破,无心恋战,恐防祭起宝贝,各化长虹而逃。

  谢应登见三人逃去,打下定光珠,三虹跌落尘埃,被捆仙绳捆住。正当天明,元帅传令安民。秦、窦二将缴令;女将绑进三人。梨花请谢仙翁到营,说道:“苏宝同、铁板道人、飞钹和尚俱已拿到。他三人有化虹之术,弟子不能除他。请师叔除此逆贼。”谢仙翁吩咐摆香案,请出葫芦供着。朝上一拱:“请宝贝诛凶。”只听一响,飞出剪刀,扑开二翅,三人恶贯满盈,飞宝立时斩首。仙翁说:“我已除三害,可将太子绑在军前,杀入西番,他君臣归伏,就可班师。我去也!”收了葫芦,驾鹤而去。一众弟子拜送。元帅见仙翁已去,传令将太子捆在军前,杀上西凉。

  那哈迷王正坐早朝,一连三报进朝。番王召进探子,奏道:“启上狼主,不好了。大唐兵马打破王龙关,杀了苏国舅、二位军师,捉去太子,大兵直杀到西凉了。”番王听了,唬得魂飞天外,惊倒龙床之上,有一个时辰方醒。

  大哭说:“多是国舅意祸,大唐起兵杀到边城,太子捉去。目下有谁出去退敌?为孤分忧。”连问数声,两班文武无人答应。雅里丞相道:“巨自主公,不必惊慌,备下降书降表,到唐营纳款,将造反之罪推在国舅身上。大唐仁德之君,必然允从,自然还回太子。再备金珠玉帛女子,唐师必退。”

  番王依了丞相之言,修了降书,宫中取出宝贝,装载数车,同了文武,离了王城,迎接先差。通事番官往唐营说:“我邦狼主误听苏宝同之言,触犯天朝。今日天兵到来,追悔无及。今带领文武众臣,出郊迎接元帅,情愿纳款投降,年年进贡,岁岁来朝,望将军转达元帅,番邦幸甚。”先锋罗章听说,叫军士收下降书,”侍我转报元帅。”番官送上降书。先锋扎住营,飞报元帅。

  元帅大喜,此事苏宝同打战书到中原,引起一番征战。今见君臣拜伏马前,令丁山传言说:”番国君臣请起,我元帅奉旨征西,欲灭你国。既然君臣悔罪,苏宝同已斩,暂准投降。我主扎往白虎关,班师带汝君臣去覆旨。”

  番王叩谢起身。请元帅人马进朝。同众将进了番城,那番民香花灯烛,挂红结彩,迎接元帅,进了朝门,到银銮殿,番王君臣拜见,摆宴殿廷,又送出许多奇珍异宝,元帅收下。传令起兵出城,带领番国君臣,将太子释放,立刻班师,不比来时,归心如箭,过了玉龙、铜马、金牛三关;芦花河祭过应龙,起兵到沙江关,过了寒江,回到白虎先有捷书报与唐王,龙颜大喜:“难得平西太平。”差程千岁前往迎接元帅,自同文武出关十里候迎。程咬金飞马来到,元帅大喜,细说一遍。咬金称赞,并马前行。见唐主龙驾,樊梨花看见,同众将下马,拜伏道傍。天子将手一起道:“诸卿平身。”起驾进关朝贺。

  天子说:“卿家夫妇征服西番,其功不小。”樊梨花奏说:“番国君臣纳款投降,带在军中,请旨定夺。”将降书送上。天子一看,喜动颜色,传旨:“宣哈迷王见驾。”那番王奉召,忙到驾前,口称:“大唐圣主,番邦小臣哈迷赤朝见。”山呼拜毕,奏说:“臣误听奸臣苏宝同,触犯天朝,罪该万死。愿献西番地方数万里,苟全性命。望王准奏。”天子说:“朕念你系小邦之君,误听邪言,兵犯上国。今既悔过,放汝归国。西番地界自沙江关之东,尽归唐朝,以西汝仍管辖。退班。”番王谢恩出朝。同了太子、文武割地求和,回转本国。

  西天来了唐僧师徒,下落云端,送上真经。天子大悦,传旨回朝封赏。

  三藏奏道:“贫僧出家人,发愿西天取经,今喜回东见驾,已不愿留在红尘,望我主恩放归山。”天子不忍苦留,御赐袈裟宝杖,准奏谢恩,三藏山呼万岁,师徒四众辞圣驾云往西不表。

  那丁山想父亲白虎山归天,夫妇往山祭奠哭拜,重修白虎庙。来日天子封一虎镇守白虎关镇西侯,带兵十万;金莲封一品夫人,夫妻谢恩就职,秦汉封青龙关定西候,月娥封一品夫人。夫妻谢恩。丁山夫妇俱来作贺说:“此一别不知何日再会。”秦、窦二将说:“后会有期。”来日起驾,过了玄武关,不日又到青龙关,秦汉驻守。

  行到寒江关,梨花来见母亲。丁山设祭岳父、二舅,请僧超度。丁山说:“贤妻不必悲伤,请岳母同去受享荣华。”老夫人说:“我本不忍离故国,单有女儿随去便了。”备车起程。又行到界牌关。天子召丁山说:“朕当先行。卿同妻搬父棺到京,往山西安葬。”丁山谢恩。

  御驾还朝,太子同文武迎接。驾进长安,升了金銮,百官朝贺。有张士贵之孙,老豹之子,君左、君右俱为丞相。朝罢进宫,王后妃嫔朝见,细说征西十有八年,朝中又见一番景况。

  次日天子入寺观行香见武氏,收纳宫内,荒淫无度。不久废了王皇后,立武氏为正宫,名唤则天。为尼之时,丑声闻外。今为皇后,一发无忌。天子十日不坐朝,文武撞钟击鼓,天子正与皇后欢乐。听得升殿,丞相魏旭上朝奏道:“万岁征西回宫,耽于酒色。倘外夷晓得,为祸不小。”天子听奏,封秦梦为护国公,袭父职。罗章为越国公。陈云、刁应祥已经阵亡,立庙祭祀。刘仁、刘瑞封都督,出守河南,二人谢恩赴任,随征将士俱加恩赏;阵亡将士子孙受职。文武谢恩。天子驾退还宫不表。

  再言丁山夫妻见柳氏老夫人叩头,夫人问道:“妹子为何不来?”丁山说:“妹夫封守白虎关,妹子受封同享。”夫人流泪。丁山说:“少不得差人问候。”丁山与老夫人、妻小到灵柩前哭拜,奉旨扶棺还乡。军士挂白如同霜雪。到玉门关地方,官府俱来迎接,早到长安,将棺停在寺中,入朝见驾。程咬金也复旨。不知天子有何言语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