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十七回 教主摆列诸仙阵 二教斗法有高低
章节列表
第六十七回 教主摆列诸仙阵 二教斗法有高低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前言不表,再讲樊梨花双刀架住说:“原来是道符师叔,既是上古神仙,该识天命,也不该来助恶为虐。该命你弟子改邪归正,教番主降唐纳款,自然唐主收兵,各分疆界。何劳师叔到关前与我为难。”李仙师听了大怒说:“樊梨花,你说那里话来!天下昔非一人之天下,唐王坐了中原,贪心不足,夺取西番世界。好好把番国地方退还,收兵回去,叫唐王年年进贡,岁岁来朝,我便饶你。”犁花听了,叫声:“师叔,这句话讲错了。中原大国到反进贡小邦,你如何做得大罗神仙?快快归山,可全体面。若再无知,休怪弟子无情。”道符听了怒容满面,说:“贱人,休得多言!”用剑劈面砍来。

  梨花又架住说:“师叔,我看黎山师父之面,让你两剑。若是再来,决不让你。”道符又举剑砍来。梨花将刀相迎,战有数十合,不分胜负。梨花想道,他法术高强,先下手为妙。祭起打仙鞭来打仙翁。仙翁大笑,把袖一拂,鞭落在袖中,把身一摇。背后五道金光飞来罩住,梨花眼花缭乱。忽仙翁提剑赶到,唬得魂不附体,说:“性命休矣!五遁不能逃脱。”只听得霹雳一声,五道金光不见。李仙翁正欲砍梨花,听霹雳打散神光,大怒。抬头一看,见黎山老母跨了一匹金鳌飞下,说:“李道友,休伤我徒弟。不该请教主炼宝摆阵,害我座下众弟子。如今也不与你计较,你看那边云彩冉冉,教主法驾来也,我且暂退。”仙翁见了老母,欲要相杀,听教主驾到,回头一看,远望西方祥云五色到来,忙传令收兵接驾。那花凤仙、野狐仙正与二刘交战,听得收兵,俱皆罢战,退回本阵,接教主。

  那樊梨花在金光中,五遁不能逃脱,忽师父降临,说退道符,收兵回营迎接师父进帐,领众参见,拜谢救命之恩,拜毕起立两傍,老母说:“如今金壁风教主炼四口宝剑,要摆诸仙群会阵,见二教高下,与我等斗法,你去营外搭起芦篷,迎接诸仙下降。”犁花奉命,传令罗章营前台上挂红结彩,请老母坐在当中,香烟不断。又设交椅公座,笙萧细乐。

  不表唐营齐整,再言金壁风带了数代弟子,捧了宝剑,那剑红光闪闪,五色毫光。谁知弥勒佛座下黄眉童子,他在西天小雷音寺骗捉唐僧,有徒弟孙行者求得佛主收去,不料弥勒往西天如来佛那里去了,黄眉童子私下山来。

  见了五色毫光,决有宝物,忙驾云而来,撞着教主宝剑放光,说:“老道士,这剑送与我罢。”教主一看,原来是个童子,说:“这宝剑要到玉龙关摆阵斗法,你要来何用?”童子说:“我爱他五色毫光,心中所喜。”教主说:“快快回去,我要行路。”那童子将布袋抛起收了宝剑,起身要走。教主晓得此袋是佛藏天袋,乃法门至宝。故将好话与童子说:”童子过来,我有话对你讲。你在弥勒佛座下,不见干戈。今日同我往玉龙关摆阵,你把剑还我,斩了樊梨花,与你剑罢。”童子笑道:“既如此,同去看看,这剑原要送我的。”教主说:“这个自然。”驾云来到玉龙关。

  那仙师命宝同搭起高台,香花灯烛迎接教主仙驾。只听得半空音乐,道符同了三弟子,九仙妖,一齐迎接教主。教主下云,坐在高台,众仙参见。

  李仙师傍坐,众弟子侍立两班。道符说:“起初捉去神龟仙,高吊旗杆,又捉去老牛仙、野熊仙,今日亲出,将金光罩住,欲捉梨花,被黎山老母救去。专等教主法旨,大显神通,除此樊梨花。”教主听了说:“黑狮驹盗不回,反失三仙。我全仗这匹神兽,好建奇功。”便命弟子飞云、飞翠二位女仙,“与你两道灵符,前去盗骑。”

  二仙女领法旨,接了灵符,驾云来到唐营。往下一看,见黑狮驹拴在莲花帐前,三仙高吊旗杆,奈有人守不能偷盗,等到晚来,直至三更,将士带甲安睡,二仙大喜,飞云对飞翠说:“师兄,你去盗骑,我去旗杆上放三仙。”

  飞翠说:“师弟,须要小心。”“晓得。”那飞翠来到帐前,取出灵符一照,那神兽认得灵符,挣断丝缰,四足腾空。飞翠大悦,骑了驾云而回。那飞云上高杆,将灵符一照,老牛、野熊大喜,脱其绳索而逃。独有神龟仙逃不脱,一汪眼泪。仙女说:“他两个见了灵符,脱身而逃。你这乌龟还不快走。”

  神龟说:“仙女,你不知道。他铁链容易脱身,我是捆仙绳,要窦仙童亲念咒语,方能解得。”飞云听说,无可如何,只得同了二仙回营,来见教主,说:“弟子奉法旨,老牛、野熊回来,神龟被捆仙绳捆住,不能脱身。回来交旨。”教主驾坐蒲团,也知神龟灾难未除。老牛、野熊也来叩谢,飞翠盗了黑狮驹,也来交旨。教主见了黑狮驹,心中大悦,吩咐牵往后营,待天明乘坐,阵前好会唐兵。此言不表。

  再言唐营元帅升帐,守狮小校禀说:“昨夜三更,只见半天毫光一闪,那匹黑狮驹叫一声,驾云而去。”梨花大惊,决是金山法力摄去黑狮驹,又是一番周折,闷闷不乐。又小军报进:旗杆逃去二妖,单剩乌龟。梨花一发心惊,忙上芦篷,叩见师父,说此因由。老母说:“徒弟,昨夜音乐嘹亮,想教主已到。待他布了阵图,候诸仙一道破阵。”梨花听师父之言,抬头观看,见番营顶上,五花祥云如同华盖。忙下芦篷传令出营,后面老母驾鳖而出。那番营教主,带了众弟子,骑上黑狮驹出阵,说:“唐朝将士,请黎山老母出来会贫道。”那老母乘鳌而出,见了教主,说:“道友请了,我和你上古神仙,万劫修身,上朝金阙,何故来降红尘?”金壁风叫声:“道友,你徒弟樊梨花背后恶言毁骂我教。今我下山,只叫樊梨花出来,待我拿上宫中,问明还你。”老母说:“你的门下多有搬嘴,道友不可听他。”教主说:“我既下红尘,摆一阵图,今且暂回,明日分二教高下。”老母说:“且摆完了再处。”说罢,两下一拱,各自收兵回营。梨花听得教主之言,闷闷不教主回营,吩咐国舅,进关祭祷山神海岳天地神祗。国舅领命,请出太子拜祷。然后教主摆起诸仙群会阵,按四方悬室剑四口,凭你神仙杀到,削去三花,梨花性命难逃,宝同奉命依法整备。次日教主登台,点金鲤、黑鱼二仙,“你守南方丙丁火,暗藏三百甲士,若有神仙进阵,祭起宝剑,绝他性命。”

  二妖领旨,镇南方。点白牛、野熊二妖,“带甲士三百,镇东方甲乙木。若有神仙进阵,祭起宝剑斩他。”二妖领法旨而去,点犬、马二妖,镇守西方庚辛金,付剑一口,二妖领旨而去。点花凤、野狐,将剑一口,镇守北方壬癸水。分派已定,对黄眉童子说:“你随贫道到来,烦你一烦。”童子说:“我佛门慈悲为念,不晓武艺,叫我如何上阵?”教主说:“只要你将布袋抛起,一概收在袋中,其功不小,非但宝剑送你,国王还有许多宝贝赏你。”

  童子贪财,说:“就去。”同道符守中央戊己土,二人领旨而去。又令苏宝同、飞钹和尚、铁饭道人、鸡冠仙四队,分为左右救应。自骑黑狮驹,手执令旗指麾,摆阵已完,众将严守。

  那唐朝元帅见番营毫光直透云端,明知摆阵已完,忙见师父说:“看此阵十分利害,师父一人焉能成事?若众弟子进阵,在送性命。”老母叫声:“徒弟,你看那边彩云几朵,诸仙来也。快些迎接。”梨花听了下篷,众弟子跪迎。只见骑龙、骑凤、骑鹤、骑象、骑狮、骑牛、骑虎,都下云端,接入篷上与老母相见,列班而坐。蒲团第一位轩辕老祖,王敖老祖、王禅老祖、张果老、李靖、谢应登、孙膑、张仙共八位仙师,坐在东首。西首坐着五元仙母、金刀圣母、武当圣母、桃花圣母、黎山老母,随来仙女手捧宝瓶,奏动仙乐。梨花同众弟子叩见。薛丁山是王敖弟子,秦汉、窦一虎是王禅弟子。金莲,桃花圣母徒弟。金定,武当圣母徒弟,月娥。金刀圣母徒弟。今日师徒相逢,甚是欢喜,分付摆列素筵,款待仙众,说及破阵之事,不知后来,可能破得诸仙阵否,若知后事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