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十六回 仙翁触动金教主 妖仙大战樊梨花
章节列表
第六十六回 仙翁触动金教主 妖仙大战樊梨花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再言李仙师说:“蒙师借驹去破大唐,被樊梨花用倒海移山之术夺去宝驹,将徒弟擒捉笼中。说教主借来的,乞见还他。他非但不还,口中不逊,说教主自来也要擒住。连笼沉于海底。亏他化长虹来见我。”金壁风教主问:“宝同,果有此事么?”宝同说:“真的说出教主之名,他辱骂不堪,说我教非人类,都是畜生。”阶下恼了许多弟子。野熊仙、金鲤仙、黑鱼仙、老牛仙、花马仙、神犬仙、野狐仙、鸡冠仙、花凤仙大怒,上殿朝拜说:“樊梨花欺我教太甚,我等一同去到玉龙关见个雌雄。”教主说:“众弟子不可造次,樊梨花助中原国君,黎山老母门下神通广大,不要管闲事。”野熊仙说:“弟子在金牛关,被他请二郎神烧我洞府,伤我教门弟子甚多,老师不管,金山再无修行学道之人了。”

  那教主耳软的,听了此言说:“你们先到玉龙关摆诸仙群会阵。还了黑狮驹便罢;他若不还,我当亲临,显二教高下。”令道符师徒先到关下搭起芦蓬,迎接诸仙,道符大喜,同宝同化虹先到玉龙关。

  众仙辞别师尊,各驾妖云而来,路上逢着僧道二位,说失了两件宝贝,花马仙大怒说:“二师,那教主命我十代弟子来助西番,管教大唐百万尽为飞灰。事不宜迟,径往玉龙关去。”僧道听了大喜回关。苏宝同先进关中,请太子焚香迎接诸仙。不消片时,下落云头,太子一一接进,见礼坐下,说:“孤家有何德,敢劳众仙下降,相助破唐。”神犬仙、花马仙笑说:“要破唐兵何难,待我二人出关,捉唐将如反掌。”众仙道:“我们一同出去看,怎样一个樊梨花?说他如此利害。”大家说得有理,一同上马,出了辕门,带领妖兵,探头点脑,要想吃人。唬得番民家家下闼,户户关门。道符仙师见了如此,扎营关外,免害生灵。宝同领兵,炮响开关。那丁山同秦汉、一虎正要打关,只见关中冲出一队,人人尽是奇形怪状,如畜兽一般好笑。“番邦用了这班人,国家该灭。”正在观看,旗门下杀出二人,挡住说:“来将回去,唤樊梨花出来纳命。”丁山大喝道:“呔!你两个狗头马面的妖道。不必多言,看枪罢!”挺枪刺去。妖道双双来迎,一场大战,二妖看来难胜,口中喷出妖雾腥气,罩住天光。丁山伸手不见五指,被他拖下马来,秦汉敌住,一虎救回。又冲出四个妖仙围往秦汉,顷刻天光明亮,一虎放了丁山,复冲出助战。那金鲤仙顶上放出毫光,黑鱼仙口中喷青烟,神龟仙眼中放出红火,鸡冠仙冠中放出五彩,飞在空中,结成一块磨盘大的东西,照定二人头上打来。那秦汉亏得入地鞋,见势不好说:“师兄,我们去罢。”两人上天入地去了,四妖大惊,收了妖术。

  唐兵报与元帅,元帅见丁山毒气所伤,吃丹醒转。听得二将败回,说明此事。梨花听说,闷闷不乐,为何关关都有异人?如今来了许多妖仙,如何能破?仙童说:“前日两位师尊说:‘玉龙关群仙开法,’想是这班妖仙。待明日出战,见机行事。”梨花依言,传令紧守营门,恐防妖仙劫营。众将得令,紧守不表。

  再言李道符犹恐众妖扰民,就关外安营,次日唐营冲出三员女将。野熊仙性不能忍,听见女将出阵,舞剑冲出。见梨花骑黑狮驹,两傍金定、仙童各骑宝马,梨花一见野熊大怒说:“妖道,前日在金牛关逃去,今日饶你不过。”轮刀杀去,围住野熊。野熊难敌三将,众妖正要向前,梨花拍马吐出烟火。野熊唬得魂不在身,宝同见物伤心,不敢出战,紧闭营门,对众仙说:“黑狮驹利害,被他所得,若盗得它来,送还教主便好。”花凤仙说:“这个何难?今夜包管盗来。”宝同说:“全仗师兄大力。”当夜驾云往唐营。

  正当元帅得胜,令秦汉巡营,见云中来了一位女仙,来盗黑狮驹。飞上云端与他厮杀,惊动众将,照定仙女乱射。花凤仙心慌,弃驹而逃。秦汉牵了黑狮驹回来禀元帅不表。那花凤仙逃回番营,将遇矮将驾云夺回,说了一遍。国舅好不烦闷,无计可施。

  次日唐兵杀到,番营一班妖道各显神通,只见乌云猛雨,现出无数怪物,尽是豺狼虎豹,仙童见了大惊。梨花笑道:“这些小术,三岁孩儿也晓。”

  念动真言,把红绿豆撒在空中,霎时雨散云收。神龟仙大怒,冲出阵来,喝道:“樊梨花,你用撒豆成兵之术,我有法擒你。”梨花一看,见此妖尖头,绿眼,黑脸,嘴上微须,身穿八卦道袍,手执鹅翎扇,背上一柄红光剑冲来。

  将扇子一扇,扇出万丈波涛,水内钻出,拔出红光剑,来斩梨花。梨花念动真言,波涛尽退,将手接住宝剑,祭起诛妖剑,神龟仙躲闪不及,砍在背上,现了原彤,乃一个大乌龟,将绳索穿了琵琶骨,贴上灵符,吊在旗杆之上,出其大丑。众妖见了,不战而逃。梨花见天色晚,收兵进营,明日交兵。此话不表。再言众妖同了僧道、国舅来见师父,说起:“龟仙被捉,我教扫尽面皮,望师父救回。”李道符仙师说:“龟仙被符镇住,待教主亲临方可解救,但是神仙犯了杀戒,我当亲出斩那梨花。”宝同等拜谢,各归营安歇。

  再言梨花对众将说:“今日出战,须要大破番兵,活擒众妖,好夺关门。”

  众将说:“是。”点秦汉、一虎冲头阵,刘家兄弟第二阵,月娥、金莲第三阵,第四阵点金桃、银杏,第五阵点仙童、金定。自领后阵。丁山、罗章为救应。分派已定。大开营门出阵。秦、窦二将冲到阵,喝道:“这班妖道,快快出来纳命。”众妖大怒,犬、马二仙敌住秦、窦二将。

  又冲出刘仁、刘瑞,番营花凤仙、野狐仙出阵。见了二刘说:“大唐好人物,果然生得标致,待我捉他回营成亲。”算计已定,各骑仙鹤出阵,妖滴滴声音说:“二位郎君,快通名来,我好拿你。”兄弟抬头一看,见二女仙道姑打扮,好似仙子下凡,都是绝色,开言说:“我刘仁、刘瑞便是,自出阵以来,无有不胜,你二人不如投降,我与你配一个风流佳婿,夜夜快活。若不然,我这枪杆厉害。”二仙姑笑道:“你枪无情,我双刀也不善。”举刀砍来,二刘把枪相迎。

  第三队月娥、金莲杀到旗门。野熊仙、老牛仙接住,思量要活捉二员女将。老牛抵住月娥,杀得天昏地暗。金莲迎住野熊。老牛口吐青烟,霞光喷出。月娥摇动摄魂铃,老牛跌下马来,现了原形,是一只白牛。吩咐军校,穿了鼻孔,牵回本阵。又来助金莲。野熊见老牛捉去,一发心慌,摇身变了飞熊,眼如铜铃,口似血盆,来扑捉金莲。那月娥冲到说:“郡主不要慌,我来也。”取铃摇动,野熊跌倒,被手下捆捉回营。

  二员女将正要回营,抬头见两公主敌住金鲤仙、黑鱼仙,二妖口中吐出海市蜃楼。金桃、银杏眼前花花绿绿,如醉如痴。二妖正待擒拿,金莲、月娥大喝道:“休伤我将!”手舞双刀架住。两个鱼妖大怒,思量一网而擒。

  那知月娥铃子利害,对了妖道一摇,二妖跌落马前,现出双鱼,涌出清泉,借水遁而逃。那四员女将杀过对阵,冲出飞钹和尚、铁饭道人、苏宝同、鸡冠道人,敌住四员女将,元帅冲锋上前。李道符大怒敌住,喝声:“呔!樊梨花妄自尊大,不看仙翁眼内,今日相逢,断不饶你。”梨花抬头一看,见道符仙风道骨,相貌不凡,五绺长须,飘撤胸前,头戴纶巾,身披鹤氅,手执仙剑,不象妖道之辈。说道:“仙长,我与你素不相识,风马牛不相及,说什么断不饶的话来。”道符说:“樊梨花,你不认得我么?我与师同列仙班,弟兄相称,道友宝同,是我弟子,虽兴兵拘怨大唐,也各为其主,你不看师叔之面,处他无情。今日我不与你甘休。”说罢,举剑向梨花面上砍来。

  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