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六十四回 欢娘刺死花叔赖 梨花兵打玉龙关
章节列表
第六十四回 欢娘刺死花叔赖 梨花兵打玉龙关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再言秦汉听了此言说:“此计甚高,我回营禀知元帅,同师兄进关助你。”

  说罢,飞上云端,回营对梨花说,遇欢娘如此设什,好破关门。元帅听了想道:“矮子个个多贪色的,但愿成功。”开言令秦、窦二将进关帮助,我准备雄兵打关,里应外合。二将大喜,接令出营,上天入地,进关不表。

  再言花叔赖闻欢娘相请,来到东房。欢娘接进,二人见礼坐定。欢娘说:“今日端阳佳节,妾备一杯水酒请大王。但是大王贪恋西房,太觉显然。”

  叔赖笑道:“美人,咱欢喜二人,无分厚薄。一向间阔,今日补情,与美人畅饮一杯。”叔赖上坐,欢娘下陪,丫环斟酒。将叔赖热一杯,冷一杯,灌得大醉,立起身来,一手搭在欢娘肩上,一手举杯,一连几杯,醉得糊涂,立脚不住,丫环扶到床上,人事不知睡倒。欢娘说:“众丫环过来,筵席收去,你们吃个尽醉。”说:“多谢夫人。”收了酒席,都往外房吃酒。

  正当二更,欢娘拿了剑,欲要砍下,自己身子战栗起来。秦汉飞下进房,接剑在手,将叔赖砍死,说:“事不宜迟,传令出去,请驸马来议事。说大王意欲降唐。令刀斧手三百,埋伏帐下,若他不允,将他斩首,开关降唐。”

  欢娘打扮军装。拿了令箭。只见地下钻出一虎说:“秦师弟;这女子传令,我和你开关迎接大兵。”秦汉答应,又对欢娘说:“你不要慌,我暗中助你行事。”说罢,上天入地行事去了。欢娘喜甚,提灯走出营门传令,旗牌分立两旁。欢娘说:“大王有令箭,请驸马前来商议军情,不得有违。”旗牌接了令箭,往西营不表。

  再言爱娘正在房中,丫环报进说:”东房欢娘手执令箭传驸马,有刀斧手埋伏帐下,不知何事。”爱娘听了说:”这贱人传驸马必要杀我。不如赶进东房,求大王做主救我。”算计已定,提灯来到东房。见众丫环都醉倒,走进房内,冷冷清清,床中一看,见大王杀死,叫声:“不好了!”大哭一场。“待我与他报仇。”结束停当,手执双刀杀出。

  再言驸马闻叔赖相请,心中疑惑,带了亲随兵三百,明火执杖来到东营。

  不见叔赖出迎,便上帐说:“花将军夜深请下官何事?”忽听云板一声,走出一个女将说:“俺家大王计穷力竭,大王爷被捉去,不知死活,意欲开关降唐。请驸马爷来相议。”定国听了此言大怒道:“罢了!罢了!花叔赖逆贼,侍我进去杀他。”欢娘正要传刀斧手,听得里面杀出,爱娘手执双刀。

  驸马说:“奸贼使贱人杀我么?”拔出宝剑将二人杀死。惊动帐下刀斧手出来救护,被三百亲随兵尽行杀死,回身杀到衙中,不分老少,尽行杀完。见叔赖先被杀死床上,倒觉稀奇,猜疑不出,回身杀出营门。探子飞报进说:“大唐二员矮将潜入关内,把门军杀死,大开关门。大唐兵马如潮涌进来了。”

  驸马听了,唬得魂不附体,带了亲随,逃出西门,往玉龙关去了。

  元帅进了关,传令休伤百姓,进内衙中,见杀死军人无数,方知欢娘、爱娘俱被定国杀死,定国逃去。秦汉说声:“可惜佳人。”吩咐将叔赖、欢娘、爱娘埋葬,番兵尽皆收殓,出榜安民。放出花伯赖,忽突大,二人上前叩见。元帅说:“你二人无名下将,杀之无益。放你回去,教玉龙关守将早早献关,捉哈迷番王,解上京都定罪。我主若有好生之德,你君臣的造化。去罢。”二将拜谢,喏喏连声而去。元帅吩咐摆宴犒赏三军,奏本进朝。养息三日。传令起兵,取玉龙关。点罗章为前部先锋,丁山为护卫,军分三路而进。

  那罗章早到关前,一马当先讨战。番儿报进。那守关将乃国王长子罕尔粘镇守。前日间苏定国回来说起,心中一惊;又见花伯赖、忽突大二将放回报说;今又闻番儿报说,大唐兵关外讨战。唬得魂不在身,忙集众将商议:“谁人出关开兵?”连问数声,并无人答应,太子无法,正在烦恼,报苏国舅到,吩咐请进,宝同朝拜太子。太子道:”国舅少礼。前闻金光阵内走去,今日回来必有神通退得唐兵。”宝同奏说:“臣自从金光阵大败,欲起兵复仇,前往各处仙山,请仙借宝。蒙教主金壁凤祖师借我一匹神兽,名曰‘黑狮子’,驾云而来。闻说唐兵杀到关口,可来讨战么?”太子说:“国舅,目下兵临关下,将士寒心,无人出战。难得国舅到来,计将安出?”宝同说:“付臣一万人马,杀他片甲不回。”

  太子听说大喜,点起雄兵一万,战将十员,放炮开关,冲杀阵前。罗章抬头一看是苏宝同,大怒,挺枪直刺宝同。宝同将刀接住,战有三十余合,宝同不能取胜,把马一拍,那黑狮驹双蹄起在空中,鼻内喷出烟火。罗章两眼难开,回马就走。三军烟得无处投奔,自相践踏。伸手不见五指。那火一发厉害,大者车轮,小者炭火,飞来粘在身上,烧得焦头烂额,一万人马,去其大半。宝同大喜,收兵回关,摆宴贺功。

  不表君臣得意,再言罗章大败,收拾败残人马回营。元帅大兵已到山下扎营,罗章回营告罪。元帅说:“罗章既为先锋,见机而进,如何被他杀得大败。”罗章禀道:“元帅,小将正在打关,冲出番儿苏宝同,骑下神兽,鼻内生烟,口中喷火,四足生风。小将挡不住,三军烧死战场,亏得坐骑跑得快,不然也被烧死。望元帅恕罪。”元帅说:“苏贼又来,决有神通。你暂退外,计议出兵打关。”罗章退出。元帅封门,退到内营。金定、仙童接着说:“元帅为何不乐?”梨花说:“今日罗先锋打关,被苏宝同借得黑狮驹,将先锋烧得大败。想他逃去日久,又纠合左道旁门到来,阻我西进。不知几时可得太平班师,好不烦闷。”仙童说:“他败兵之将,有甚本领。明日出兵,除其恶兽,就好西进。”梨花点头,各自安睡,当夜不表。

  次日与仙童计议已定,捉苏宝同取黑狮驹。忙升帐,点秦汉、窦一虎二将领本部人马前去打关,二将得令而去。冲出关前,只听得关内炮响,大开关门,冲出人马,乃苏宝同。二将见了喝道:“屡败之将,敢来送死!”棍棒交迎。宝同说:“你两个又会着了,吃我一刀!”三人大战,宝同把黑狮驹一拍,鼻口喷出烟火冲来,秦、窦二将,张眼不开。一个上天,一个入地,逃出有二里远近。唐兵大败。元帅远望我兵败来,心中大怒,同仙童、金定杀出敌住。宝同见了梨花,怒气冲天,把驹一拍,四足生风,鼻中出烟,烟降满天;口中喷火,大如车轮,直奔三人。仙童、金定见了回马就走。梨花念动真言,顷刻大水冲来,烟消火熄,宝同唬得魂不附体,驾兽而逃,往前竟走。见一座高山挡路,说:“好了,方才几乎淹死,亏坐骑腾云而逃,可怜番兵淹死,怎好进关?”日已沉西,下落青山,远远听得钟声,走进一看,是一座庵院,写着“比邱禅院。”想道:“天色已晚,就在此庵借宿,明日去求师兄帮助。”想罢,下了驹,拴在树上,走进山门。殿上琉璃隐隐,钟声沉沉,有几众女尼在那里做夜课,诵完了出来关门。

  见了宝同,问道:“将军夤夜到此,有何事干?”宝同说明阵上之事,女尼笑道:“原来败兵之将,来此投宿。但是我们女庵不便留你,别处去宿罢。”宝同说:“如今天色昏暗,教我那里去?乞师父行个方便,就在廊下权宿一宵,明日早行。”再三求告,有一少年尼姑说:“师兄们,他苦苦哀求,里面有一个囚老虎的铁宠,锁在里面,大家安心。”众女尼齐声说:“有理。”对苏宝同说:“我们出家人,慈悲为本,方便为门,都是女众,不便留男客,将军必要借宿,有一囚宠在此,倒也宽大,尽可容身,你在笼内权宿一夜,明日放你出来便了。”宝同该倒运了,上了这当,连声答应说:“使得,使得。”

  不知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