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九回 盗金莺秦窦逞能 摄魂铃擒花伯赖
章节列表
第五十九回 盗金莺秦窦逞能 摄魂铃擒花伯赖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适才活言不表,再说唐营。次日天明,元帅升帐,令先锋罗童领兵一万打关,罗章领令,结束停当,顶盔贯甲,上马提枪,领兵出营。来到关前,抬头一看,两山环绕,中间关城。令军士大骂。

  小番报入关中。花家兄弟闻报,全身披挂,带领番兵,放炮开关,冲出两支人马,来到阵前。罗章抬头一看,见为首二将,俱是红扎巾,狐尾当头,雉尾高挑,身穿金甲,一人提枪,一人拿鞭,脸分白黄,都骑高马,一样打扮。罗章明知花氏兄弟,挺枪出马,直刺花伯赖。伯赖大怒,举枪相迎,战有二十回合。叔赖见兄不胜,提鞭出阵助战。罗章全不在心,一条枪敌住两般军器,一场大战,又战到五十余合。罗章全不惧怯,越战越有力。叔赖放出金莺,飞空扑面冲来。罗章大惊,回马就走,被叔赖一鞭打来,正中肩上,伏鞍大败而走。花氏弟兄在后赶来。

  探子报入营中说:“罗先锋被番将鞭打肩上,大败而走,请元帅发兵接应。”梨花听了大怒,令丁山出阵接战。刘仁、刘端为左右救应。三将得令,领兵冲出。让过罗章,接住花家兄弟交战。刘仁、刘端也向前,杀得花家兄弟汗流浃背。伯赖拖枪回马就走。丁山在后赶杀,叔赖独战二将,又放出神莺扑面飞来,刘仁、刘端看见,回马就走。叔赖又祭起鞭来,正中二将背上,几乎落马,众将救回。丁山正追伯赖,听得二将被打,正欲回身来救,叔赖神鞭已到面前,打中肩上、伏鞍大败而逃。花氏兄弟大喜,驱兵掩杀,杀死唐兵一大半。探子报入营中,元帅大惊,令秦汉、用娥、一虎、金莲四将速挡花家人马,快救回三将。“得令!”四将领兵出营。那花氏兄弟大杀唐兵,见红日沉西,又见大唐人马冲出,鸣金收军。进关排宴庆贺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元帅梨花。众将救回三将,四员大将俱皆打伤,忙将丹药敷好,一时痊愈。元帅说:”罗将军,番将用何法术将诸将打伤,连输二阵,损兵大半。”罗章说:“小将今日出去打关,见关上扯起绣旗,书着花伯赖、花叔赖,关旁两座高山,东西两将镇守。那叔赖身边有一只火眼金莺放出,要吃人眼目,小将招架不住,被神鞭打中。”元帅说:“他有金莺利害,伤损我兵。明日出阵,众将须要小心防备。”众将依令不表。

  再言秦汉对一虎说:“元帅也防备金莺。待我与你今晚盗取金莺,明日出战,自然得胜。”一虎依言,当夜瞒了元帅,一个钻天,一个入地,私进关中。来到番营,想道:“金莺乃叔赖之物,必在西营。”叔赖身边有两个爱妾,一个名爱娘,一个名欢娘。欢娘乃贪淫之女,俱皆绝色。这欢娘因叔赖不进他房,在灯下长叹,怨言仇恨。

  秦汉在屋上听得明白,想道:“原来此女怨恨,待我看一看。”飞落阶前,往房中一看,果见此女手托香腮,眼中流泪。秦汉看见,进房抱住番女。

  那欢娘一看,大惊说道:“你这矮子,是人是鬼,快快说来。”秦汉笑道:“你不要看轻了我,我虽身矮,乃大唐名将秦汉,有钻天之术,来探军情,见美人弹琵琶声声怨言,惊得我在云端内跌入你房。今夜与你成其好事,胜自空房独宿,休错过良辰美景。”那欢娘听了说:“看你不出,倒是唐朝上将。既蒙见爱,今晚从了你,待破了关,要娶我的。”秦汉说:“这个自然。”

  正要上床,那一虎在地下听得明白,钻将出来,喝道:“你两个做得好事。”

  唬得二人大惊。欢娘一看,又是一个矮子。秦汉说:“师兄为何也在此?”

  一虎说:“师弟不要贪色,和你既进关来,盗金莺要紧。”秦汉对欢娘说:“夫人,我和你后会有期。不知金莺放在何处?”欢娘说:“那金莺乃夫主防身之宝,东房去寻。”秦汉说:“承指引了。待破了关,娶你成亲。”秦汉飞入东房;一虎地行入内。欢娘想道:怪不得唐朝女元帅杀得西凉势如破竹,关门指日可破。二大王呵,我不负你,你偏待我。我今日打点归唐,只候破关。

  不表水性杨花之女,再言两员矮将飞到东房,见房中灯烛辉煌,照得如同白日。房中也有一个女娘,坐在床前,也生得绝色,也口出怨言。对于锦帐,叫声:“冤家,为何象死人一样睡了?不念奴家青春,正好云情雨意,鸾凤颠倒,醉得如此!快快醒来,脱了衣服好睡。”叫了几声,鼻息如雷,只是不应。那爱娘无奈,脱了衣赏,露出了嫩粉肌肤,斜露酥胸,钻入帐内,嗳声叹气。秦汉在帐外见了他明眉,好不动人,想道:“这番儿,好受用。”

  正当三更时分,好下手了,但不知金莺放在何处?立在栏杆边团团寻觅。只见一虎钻出对秦汉说:“师弟,你不见床头前挂着的不是金莺么?”秦汉一看果然。忙走到床前,取下笼来。谁想金莺大叫起来,床上叔赖惊醒,翻身坐起一看,秦汉接了一虎的莺笼,飞在云端。叔赖下床,见一矮子大怒,取过神鞭打下。一虎身手一扭不见了。叔赖大惊说:“这人倒有地行之术。”

  抬头一看,不见了莺笼,唬得魂不附体,说:“矮子不曾拿去,为何不见了?

  又是奇事。”只听得半空中金莺叫声,连忙出外,抬头见云端又有一个矮子,提了宠儿,说道:“花叔赖,你靠着这只金莺儿,昨日阵上伤我四员上将,我秦将军盗取了。”说罢飞去。叔赖说:“可惜金莺,蒙师父五龙公主赠我,上阵至宝。不料唐营有钻天入地之人,要来行刺也不难。”传令兵士营中守护,乱到天明。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秦、窦二将回入营中,秦汉说:“师兄盗莺,未奉军令,倘元帅知道治罪不便。”一虎说:“师弟,将莺踹死,埋其形迹。”秦汉点头,果然将莺连踹数踹,登时而死。二人不睡,候到天明。

  元帅升帐,众将分立两旁。元帅说:“昨日伤了四员将,今日谁去打关。”

  闪出天蓬黑脸陈金定,上帐说:“未将愿去打关。”元帅说:“姊姊虽然勇猛,不可独往。”令月娥同去,两员女将得令。金定提锤,用娥使双刀,全身披挂,上马出营。带了人马,杀到关下叫骂,那花叔赖不见了金莺,正与伯赖商议,听得番儿报说:有二员女将攻关,二人一听大怒,开关出阵。叔赖接住金定;伯赖迎住月娥。二女两男,一场大战。伯赖与月娥战到数十合,伯赖实难取胜,回马诈败而走。月娥喝声:“那里走!”随后赶来,取出摄魂铃一摇,伯赖马上坐不住,迎面一交。跌下马来。番兵正要来取,被月娥轻舒猿臂,捉过马来,回马飞奔进营献功。那叔赖实战不过金定,见兄被捉,回马大败而逃。金定在后追赶,叔赖不进关中,落荒而走。一路追去,追到山凹内面,叔赖说:“好利害的蛮婆,叫我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我命休矣!”

  只见骑鹤一仙女落下说:“陈金定休得无礼!俺公主在此。”手执雌雄宝剑,敌住金定。金定昔日在武当圣母处认得的,喝声:“赤龙公主,你是出家修仙学道之人,也来管闲事,待我擒番将献功。”公主大怒说:“陈金定,那花叔赖是我姊妹的徒弟,焉能不救,你若赢得我手中宝剑,我便还你。”

  金定性子急猛,听此言大怒说:“休得夸口!”举起铁锤打去。公主将双剑交迎,两下大战,叔赖见了大喜说:“救兵到了!”飞马逃入关中。二人正在厮杀,听得虚空鹤叫,又来了四位仙女。金定看来不对,回马而去。五龙公主也不追赶,驾鹤进关。叔赖接入营中,说道:“金莺被矮子盗去,哥哥又被捉拿,方才若无师父相救,弟子性命难保。”五位公主说:“徒弟不须烦恼。梨花依黎山门下,伤我同道之人甚多。今我姊妹承你书来相请,今下山来,我们摆下一阵,与他分个高下,比一比手段。若破得我五龙阵,方算梨花有本事。若不能破,管叫唐兵百万尽力飞灰,归复西番地方,中原可得。只少上将雄兵,有了这二件,就容易了。”叔赖说:“这不难。待弟子修本进朝求救,自然有雄兵猛将。”五龙公主说:“徒弟,事不宜迟,快些修本,奏知朝廷。”不知修本进朝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