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八回 芙蓉设计杀朱崖 梨花兵打铜马关
章节列表
第五十八回 芙蓉设计杀朱崖 梨花兵打铜马关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话说秦汉等到三更,飞入关中,往番营一看,见铁笼悬挂着。想道:不要饿坏了。叫一声:“窦师兄。”笼内应道:“师弟,你来了么。事体如何?快来救我。”秦汉说:“师兄你安心守着,待我刺死了朱崖,便来救你。”

  说罢,飞入后营。见番兵防备甚严,难以下手。又到后边伏在檐上。听得下面有人言语,乃刘仁、刘瑞对罗章说:“……我想元帅因而不打关。又听得二公主被野熊摄去,性命决然不保。”罗章说:“二位兄弟,我和你亏了监军款待,不至饿死,真感他思。没有他夫妻照管,决然此命难保,想他无益。昨日闻得监军沃利说:“朱崖好色之徒,抢了民间有夫之女,名唤赵芙蓉,十分美貌,强要为妾。此女不从,夫人苦功,只是不听。只要在他身上刺死了朱崖,此关好破了。”正在此言,忽听落下一人说:“你三人做事,要行刺朱崖,我要出首了。”三人大惊。

  罗章抬头一青,原来是秦汉,放下了心,说道:“将军到此,二公主消息如何?”秦汉将二郎神救公主之事细说一遍。二刘大喜,望空拜谢二郎神,又拜秦汉,秦汉说:”我方才屋上听得此计甚妙,须要通知赵芙蓉。我外面打关,双路夹攻,金牛关立破。”三人听了大喜。秦汉飞出关外,报知元帅,说明此事。梨花听了大喜,今秦汉先进关中帮他行事。传令整备打关,此言不表。

  再讲监军沃利,待三将甚好,不甚吃苦,每日倒有好酒肉。那夜沃利送了晚膳进来,见三将流泪。沃利开言说:“我看你往常虽然愁烦还好,今夜为何悲苦?说与我知。”三将叫声:“恩人,我们被擒到此。难以脱身。若得恩人相救,事当图报。”沃利说:”我久有心放你归唐,但本官厉害。若能除了他,就好解救献关。”三人听了,双膝跪下说:“恩人,果然救我,我已有计了。只要通知赵芙蓉,他若依允,除朱崖不难。”沃利说:”容易,侍我对妻子讲明,来报你们。”三人吃完夜膳,沃利收拾进内,与连氏说知。

  那连氏妻子笑道:”我又不是貂蝉,如何做得美人计?”沃利说:”娘子又不要行计,要你引他进去,见了赵芙蓉,此计必成。”连氏说:“这容易。”

  沃利大喜,来到监中,通知三将,如此这般。

  罗章与二刘打扮成番女模样,同了沃利来到家中,见了连氏。那连氏也是爱风流之女,见了二刘,十分得意,只少一杯清水,恨不得将二人吞在肚中。有丈夫碍眼,忙挽了二刘手,张灯引进后营。只听得连氏对芙蓉说:“你明日只说依允,将酒灌醉朱崖,刺死了他,才得夫妻团圆,免至失节。”芙蓉说:“我胆小,只怕做不来。”连氏说:“我三个小妹十分有力。你大胆行去,决不妨事。过来见了大娘。”那三个假番女上前拜见芙蓉,算计停当。

  次日沃利报与朱崖说道:“芙蓉被我劝他心转,今晚完其花烛,成就美事。”

  朱崖说:“难得你劝他心转,其功不小。”命左右快备筵席,今晚与芙蓉成亲。

  金丸夫人晓得,走出外面,见了朱崖,夫妻坐下。朱崖说:“夫人,今日出堂何干?”夫人道:“将军,妾恩唐兵扎驻关外,野熊一去杳无音信,须备退兵之计为妙。如何不思忠心报国,今日反做贪花好色?快快放还芙蓉,商议破敌方好。”朱崖说:“不劳夫人费心。若说敌兵临境,已杀他胆散魂消,料他不敢再来攻关。况且芙蓉生得美貌,下官见了他十分得意。夫人休要吃醋,进去罢。”夫人看来劝不转,流泪归房。

  果然其夜朱崖中计,芙蓉假作欢笑,陪朱崖酒,击鼓催花。朱崖大喜,饮得大醉,说:“夫人扶我房中去睡罢。”扶入房中,朱崖和衣而睡,鼻息如雷。芙蓉想道:此时不下手,等待何时?将采衣脱落,床头取出青风宝剑,正要动手,倒却心惊,满身发抖说:“不得不如此了!”放下胆,拉开锦帐,将宝剑砍去,中在左臂。朱崖大叫一声:“不好了!疼死我也。”走下床,将芙蓉推倒外面。罗、刘三人铜锤打开门,各拔出腰刀,将朱崖乱斩乱砍,杀死了朱崖,即忙扶起芙蓉。正要杀出,只听得关外喊声震天,元帅大兵攻关。

  秦汉铁笼内放出一虎,二人在内杀出,斩关落锁,放进大兵,番兵遭此一劫,也有砍破脑的,也有杀死的,也有枪伤的,也有刀刺的。番兵见无主帅,杀死大半,不死的俱逃往铜马关去了。金丸夫人闻报,唬得魂飞天外,披挂赶进洞房,里面杀出三个小将,大喝道:“蛮婆那里走!”夫人见了,喝道:“你三个什么人?擅敢无礼!外面唐兵破关,快请将军拒敌。”三人喝道:“你丈夫被我们砍为数段,你若不信,进去快看来,应了背信赌咒之罪。”夫人大惊,忙走进房,见了朱崖尸首,大哭一场。番女报进说:“大唐人马已杀进府中来了。”三将正要动手,夫人说:“你们不必如此,我夫已死,难道我独生?”望空遥奔,拜毕拔出宝剑自刎而亡。

  三将迎接元帅入内升坐,请出芙蓉,说:“小妹子一计斩了朱崖,待奏闻圣上,赏赐大功。”送芙蓉回家,芙蓉拜谢而去。又称金丸夫人尽节,命棺椁埋葬。屯兵关中。那一虎、秦汉、刘仁、刘瑞进营拜谢元帅。元帅命薛金莲、金桃、银杏会了窦一虎、刘仁、刘瑞。三对夫妻悲喜交集,俱亏了秦将军救命之恩。元帅令三对夫妻拜谢秦汉。秦汉谦逊说:“是你自己福分,与我何干?”六人都上前拜谢。

  元帅一面捷报唐王。其时正是寒冬天气,唐天子大悦,差钦差赐锦袍赏赐将士。不一日送到金牛关,元帅接旨谢恩。再停半月,商议西进,放炮起行。先锋罗章上帐说:“小将同刘家兄弟若无监军沃利照管,此命难保。望元帅谢他救命之恩。”元帅说:“罗将军之言有理,命他镇守金牛关。”沃利上前叩谢。

  离了金牛关,往西而进,大雪纷纷,朔风凛凛。传令扎住平阳之地安营,待天晴起程。众将得令,一声炮响,扎下营盘。营中排宴赏雪,顷刻雪高三尺。同三个孩儿一同饮酒,薛勇、薛猛,年六岁。元帅所生薛刚,年方三岁,生得赤黑,象烟熏太岁,水磨金刚。丁山说:“我奉旨西征,只望早平西番。不想在路破关夺寨,耽搁年久,父亲骸骨不曾安葬。母亲又不能侍奉。心中好不烦恼。”梨花说:“今西番十去其八,只有铜马、玉龙两关,有何难处,待擒了番主,回朝有日,不必介怀,暂且饮酒。”仙童、金定皆劝丁山,此话不表。不觉住了一月,天气晴和,传令起兵。又行了半月,到了铜马关。传令安营,候明日打关。众将一声答应,成炮安营,此话不表。

  再讲那铜马关守将,乃弟兄二人,把守东西两座关头,俱封王位,长名花伯赖,次名花叔赖,皆有万夫不挡之勇。花伯赖闻报金牛关已失,不日兵到铜马,忙请兄弟到衙,说:“兄弟,我闻樊梨花用兵如神,有许多法术,勇将甚多,与你商议怎生拒敌?”叔赖说:“哥哥不要着忙,关内有雄兵十万,何足惧哉?弟前年通好诸番,偶到五龙山经过,那山中有五位仙女,分青、黄、赤、白、黑,乃龙王之女,俱有神术,神通广大。正在演阵,见了兄弟收为徒弟,赠我神鞭,又有火眼金莺,十分利害,上阵交战,啄人眼睛。有了这两件宝贝,何惧唐兵百万?”花伯赖听了大喜,说:“兄弟,你既有神鞭、金莺,还要写书到五龙山,请他姊妹到来,破唐兵甚易。”叔赖说:“哥哥之言有理。”一面修书往五龙山,一面整顿交战。此话不表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