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七回 二郎神大战野熊 圣母收服二牛精
章节列表
第五十七回 二郎神大战野熊 圣母收服二牛精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前言不表,再说秦汉连忙跪下,伏在路旁,口叫:”师父救命!”王禅老祖一看,认得徒弟,说道:“我前番在金牛关,借北海水救了一虎。今日又来求救于我。你且起来,说与我知。”秦汉听得,立起身来说:“金牛关交兵,来了野熊仙,将金桃、银杏两位公主摄去。元帅命我前往追寻。寻到一山,有一石洞,乃野熊巢穴。强逼成亲,被弟子打破筵席,洞中大战。野熊妖法多端,被他杀败,特来求师父救公主要紧。”王禅老祖说道:“徒弟,那野熊仙千年修道,变化多端,神通广大。在八卦炉中炼成双鞭,曾偷王母仙桃,我也降他不来。莫要惹他,快快回营去罢。”秦汉听了,叫声:“师父不救,两位公主性命休矣。”流泪不止。二郎神听了老祖之言,当中神目睁起,大怒道:“道友说那里话来?我和你同是道门弟子,岂可长妖精之志气,灭自己的威风。那野熊虽偷仙气,终究畜类。令徒有难。我当代汝去救。”

  老祖听了大喜,叫声:“道友发慈悲之心,同我顽徒去收熊精。”二郎神别了老祖,变一喜鹊,往西去了。秦汉飞身要去,老祖叫声:“徒弟,那熊仙利害,知你必来求我。我备酒请杨戬老爷到此,我将言语激他,他大怒而去,必然收伏,梨花好进金牛关。去罢!”

  秦汉拜别,飞身也往西来,到了孔介山野熊洞口,喜鹊先在树上,叫声:“秦汉你来了么?”回说:“弟子驾云来迟。望神君恕罪。但是妖精紧闭洞门,怎好进去?”杨戬说:“不难。”飞下树来原变二郎神,手执金枪,立看洞门,关得密不通风。秦汉将狼牙棒来打,洞门里面惊动了野熊。那小妖报知说:“唐朝矮将又来打门。”野熊说:“不要理他,今晚要做亲。”秦汉打得手酸,洞门不动。杨戬看见,叫声:“不要打了,待我看看。”一看,只见洞门旁边有条碎缝。杨戬变作一苍蝇钻将进去,说:“妖精逃出,你就打死他。”秦汉应诺。

  杨戬钻进里面,洞内宽大,只见这些小妖安排筵席,野熊当中坐着,吩咐小妖说:“你去请两位美人出来成亲。他若倔强,剥了衣服,绑来见我,取他心肝下酒。”小妖听了,便往里去了。二郎神听了,仍变为人,提手中枪,照野熊劈面刺去,喝声:“妖怪,不得无礼。我杨老爷来了!”野熊吃了一惊,抬头一看,在天宫会过,认得是二郎神,唬得魂不在身,连忙走到里面,取出双鞭迎住,说:“二郎神君,我今夜成其好事,你来破亲。既到我洞,吃我一鞭。”二人大战,野熊吩咐小妖一齐上前围住,那杨神君吹口气,变有数百神君来打野熊。野熊看来难敌,拖了双鞭,逃出外面。神君里面赶出,小妖开了洞门,野熊逃出洞处。秦汉看见,将手中狼牙棒照头打下,他就化一道红光而去,秦汉吃了一惊。

  杨戬走将出来说:“妖精呢?”秦汉说:“弟子见妖精败出洞来,被弟子一棒打去,他化红光逃了,竟往西南。”杨戬说:“他气数未尽,造化了他。你进洞救出两位公主,放火烧洞,尽行烧死小妖,破其巢穴,他无处栖身,再不敢来阻你西进。”秦汉奉命,回身打进洞中,将小妖尽皆打死,里面救出两位公主,回身一把火,烧得洞中乱烟直喷。那二位公主外面拜谢二郎神说:“回去有万里之遥,焉能得见元帅?”神君说:“这倒容易,借阵风送你回去。”那杨戬念动真言,忽起一阵神风,将两位公主送去。又叫:“秦汉,我去见你师父,说妖精驱逐。你速往军中,叫元帅快进兵取关。”

  秦汉叩谢。杨戬化一阵风而去,秦汉飞身回转,此言不表。

  再言元帅梨花同众将营中昏闷。丁山、金定俱遭鞭打,不时发昏。仙童此去可求得仙丹?两位公主被风摄去,秦汉追寻未有回音。正在此言,听得帐外狂风从空吹落二人。元帅同众将来看,原来是金桃、银杏。令女兵扶入帐中,众将大喜。元帅问起因由,两公主将秦师父能干,求得二郎神逐去妖精之事说了一遍。秦汉也回营缴令。元帅称赞说:“多亏将军莫大之功。但窦姐姐上仙山求药一去不回,烦秦将军走一遭,催促他早回,好救丁山、金定,然后开兵。”秦汉奉令,飞身竟往黄花山而来,此话不表。

  再说窦仙童为何不回,有个缘故。那一日行到一高山,忽听得山中喊杀连天,金鼓之声。仙童心中想道:“深山旷野,那有人厮杀?走下山头一看,只见山凹内有两支人马,东边一员将,红脸乌须,手执宣花斧;西边一员将,黑脸红须,手执大刀。各带人马,两下交战。仙童山上喝采说:“好武艺!可惜埋没山中。”二将听了,各住了手,抬头一看,见了仙童,红脸将叫声:“贤弟不要比武了,你看山上有一位仙姑,单身独马看我们。和你赶去,夺得到手,做个压寨夫人。”黑脸听了大喜,二人拍马赶来,大叫道:“那里来女将?擅敢观我山寨,快随我去,做个压寨夫人。”仙童听了大怒,手舞双刀敌住。一女两男,杀得天昏地暗。红脸将看来难胜,摇身一变,变一火牛,衔了仙童飞走上山。进了独角殿,现了原形,放下仙童,令送房中,明日成亲。殿中摆酒,黑红二将饮酒。黑脸说:“大哥,此女决此凡人,不要逼他。待慢慢的弟与为媒,劝他顺从。”红脸将说:“多谢贤弟。”

  不表二人饮酒,仙童被捉。再言秦汉奉了将令飞到九龙山,来到洞口,只见两个仙姑出来,见了秦汉,叫声:“师兄何处来的?”秦汉道:“我乃王禅老祖门下弟子秦汉,要求见圣母,望乞通报。”二姑听了,连忙进侗,禀知圣母说:“外面有王禅老祖徒弟秦汉,有事求见。”圣母说:“唤他进来。”仙姑奉命,唤进秦汉。秦汉见圣母倒身下拜。圣母说:“闻你下山相助丁山征西,今有何事见我?”秦汉听了,倒吃一惊:难道仙童还未到此?只得上前禀道:“弟子因薛世子、金定被鞭打伤,二人发昏,前日令窦仙童到来求丹药,不知何故尚未回去。元帅放心不下,令弟子再来相求,望师父速赐丹药相救,打发仙童速归。”圣母听了秦汉之言,说道:“仙童徒弟不曾到此,决定路上阻隔。你去寻了仙童同来,付你丹药,相救世子二人。”

  秦汉想道:“地阔天涯那里去寻,这题目难了。”只得回身出恫,打从旧路飞腾。来到一高山,只听喊声。却是为何?谁知那黑脸将劝仙童与红脸成亲,仙重大骂,杀将起来。黑脸变一水牛,把仙童捉去,后山捆住。秦汉看见,认得是仙童,提起狼牙棒,喝声:“不得无礼。”劈头打来。黑脸将抬头一看,见了秦汉,不解其意,喝声:“那里来的矮子,吃我一刀!”大战一场,杀得黑脸招架不住。

  小妖报入寨中说:“大王,不好了!二大王被一矮子杀得不能招架。大王快去相救。”红脸听了,备马出寨杀来,迎着秦汉,张天大口,放出火来,直奔面门。秦汉心慌而走,红脸变了火牛赶来,要捉秦汉。秦汉飞上云端。

  红脸大王见矮将飞去,倒觉心惊。正要进寨,秦汉又飞下,举棒又打,打伤左臂,跌倒在地。素汉又要来打,黑脸大王大叫:“休伤我大哥。”将大刀架住。一场交战,黑脸又杀不过,口喷大水。顷刻波浪滔天,摇身一变,变一水牛,来拿秦汉。秦汉还飞云端。水牛收了法,用药敷好火牛,紧守寨门。

  秦汉寻到后山,只见仙童捆着,几个小妖看守。秦汉说道:“窦夫人不必烦恼,我来救你。”小妖报知大王,那两个妖精大怒。赶到后面,一个吐火,一个喷水,来拿秦汉。

  秦汉正要飞腾,云端来了黄花圣母,大喝道:“两个孽畜,休得无礼!”

  红黑二精抬头一看,见一道婆。弃了秦汉,来战圣母。圣母念动真言,云端落下一位天神,头戴金盔,凤翅分开,身穿金甲,手执降龙杵,口称:“圣母有何法旨?”圣母说:“今有火水二牛作怪,与我收去。”“领法旨。”

  那神将大喝一声,将杵打下,变现火牛。骑在背上,将红绳贯穿在鼻孔说:“孽畜,快随我去。”只见那只火牛扁扁服服,驾火随了那位神将飞空而去。

  那黑脸将见了大怒,喝声:“妖道,如何拿我哥哥去了?”手舞大刀杀来,圣母将金如意迎住。黑脸张开口喷出大水来了。圣母笑道:“孽畜,孽畜,留你在世,仍旧害人。收伏你回山去罢。”口中念咒。又见云端来了一位天神,头戴金箍,红发披耳,身穿绣龙短袄,面如锅底,脚下乌靴,双手打拱,口称:“圣母有何法旨。”圣母说:“银河水将,速将水牛收归回去。”“领法旨!”那水将跳入水中,将牛连打三下,骑在牛背上,穿了鼻孔,随水而去。

  山中大小众妖见主将拿去,各自逃散。秦汉大喜,解放仙童。仙重叩见师父救命之恩。圣母说:“徒弟,你来意我尽知,该有二牛之难,亏秦汉寻得到此,救了你。我有金丹一粒,速回去救丁山、金定。后诸仙阵再会。”

  说罢腾云而去。仙童、秦汉望空拜谢。仙童骑上腾云驹,秦汉戴着钻天帽回营。元帅正在营中等候,秦汉光到,说起此事。元帅听了说:“亏了秦将军寻到圣母收牛,不然我姐性命难保。”望空拜谢圣母。

  不多时仙童到了,元帅迎接。接进营中,诉说一番,取出金丹,毫光万道,“师父命我将金丹救世子、陈妹妹。”便将金丹调好,来到后营。一看见二人只有一息之气,把药敷在伤处,不消片刻,二人醒转,床上坐起。元帅说明,二人走下床来,拜谢秦汉。营中排筵,与秦汉贺功。金桃、银杏两应公主也来拜谢秦汉。秦汉吃得大醉说:“明日我还要进关,访两个徒弟、罗章、窦师兄他们的下落。”知后事如何,下回便见。此一回乃秦汉救金桃、银杏、仙童小团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