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五回 窦一虎盗仙剑被拿 樊梨花擒番将释赦
章节列表
第五十五回 窦一虎盗仙剑被拿 樊梨花擒番将释赦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前言不表,再说元帅失去了诛妖剑,闷闷不乐。秦、窦二将说:“我们去盗来,元帅不要心焦。”梨花说:“你二人去,须要小心。”二将得令,不觉红日西沉,渐渐黄昏,吃饱夜饭,一个钻天,一个入地,进了关门,钻入帐中。不表。

  再言朱崖败进关中,十分焦恼。刘氏夫人接着,问其因由。朱崖说:“夫人不要说起,唐将都是神通广大,几乎被摄魂铃摄去魂魄。若非我有九转元功,性命难保。如今西番全恃五山,已被夺去凤凰、麒麟二山,只有金牛、铜马、玉龙三山了。若再夺去三山,我主国王世界都无,性命难保。这便如何是好?”夫人道:“将军,你休要长他人之志气,灭自己之威风。虽然副将失了,尚有千军万马,又何足惧哉?目下紧守关门,待国中救兵一到,开兵便了。”吩咐丫环摆宴,与将军解闷。“多谢夫人。”正在此宴饮,只听一阵狂风吹下瓦片,朱崖屈指一算,说:“夫人,今晚唐营有刺客到,须要防备。”夫人听了,也觉心疑,说:“唐将有此技能,今晚将虎笼悬挂营前,若有刺客到来,将他擒住,锁在里面,使他上不着天,下不着地,无法可逃了。”那番附耳低言说:“如此,如此,管教两个钻天、入地矮将必擒。”

  朱崖听了大喜。传令三军,戎装披挂,前后守护,齐心捉贼,待等刺客。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一虎潜入番营地下,抬头一看,见防备甚严,心想:“灯烛煌煌,难以下手,叫我如何盗得宝剑?怎好回去缴令?”等到三更之后,越发严备,敲梆鸣锣,摇铃喝号。性急之际,等不耐烦了,在地下钻将出来。见诛妖剑挂在帐前,一虎认得的,满心大喜,只是不能下手。番将喊一声:“快拿奸细!”一虎吃了一惊,复又钻入地下。只听众将慌乱,原来是秦汉飞落帐檐前,解诛妖剑,摇动铃儿,番将看见来拿,秦汉跌落尘埃,被众将拿住。一虎地下看见,心中慌张,将身钻出,提棍来救。夫人看见,一个金丸劈面打来,正中面门,一交翻倒,正欲入地,被朱崖抢过,伸手拿住,说道:“这个矮子,放不着地。”把一虎提在手中,开了铁笼,将一虎装在里面,高高挂起。复来拿秦汉着地拖来,秦汉脚下有入地鞋,用力一蹬,说:“我去也。”

  被秦汉钻入地下去了。朱崖见了倒也一惊,防了他钻天,不想又会入地,闷闷昏昏,心中不乐。夫人叫声:“将军,方才地下钻起来的矮子,被我金丸打坏面门,所以拿住。这个天上落的,也会地行,真是异人了。”朱崖说:“今晚逃去,只怕明晚又来。营中焉得太平?必须再想一个妙计,拿住他们才得安宁。”一夜乱到天明。秦汉回营送上诛妖剑缴令。元帅见了剑大喜,说道:“窦将军为何不回?”秦汉将盗剑被拿,锁了铁宠里面说明。元帅听了大惊说:“窦将军性命难保。”金莲闻知上帐,叫声:“元帅,我夫被番将捉住,奴家提兵打关,相救夫主。望嫂嫂发令。”元帅听了说道:“朱崖利害,姑娘未可出战。待本帅算计救窦将军。”金莲苦苦相求,秦汉上帐说:“昨日因盗宝剑,不曾访得先锋、徒弟。今日我夫妻愿随窦夫人同行。”元帅应许。金莲得令,同了秦汉、月娥,带了兵丁出营,杀到关下讨战。元帅放心不下,带了仙童、金定随后掠阵。

  再言番儿报入关,朱崖大怒,带兵亲出。金丸夫人叫声:“将军,且慢。待妾出去擒来。”朱崖依允。夫人手舞双刀,带了兵马,炮响一声,开了关门,杀到阵前。抬头一看,见了金莲、月娥二员女将,后面大旗书着金莲、月娥名姓。夫人正看之间,不防秦汉步行赶来,提起狼牙棒喝道:“还我两个徒弟。”照马头打来。金丸夫人倒吃一惊,开眼一看,认得是行刺的矮将,说:“昨宵被你逃去,今日拿住,断不轻饶。吃我一刀!”步马交战。金丸夫人原是将门之女,十分骁勇,杀得秦汉招架不住。金莲、月娥看见说:“你看,这番女将倒生得千娇百媚,万种风流。秦将军是好色之徒,不要中了他计。”双骑并出,叫声:“番女看刀!”金刃夫人看见又来了二员女将,全然不惧,将手中刀敌住三般军器,灯影儿厮杀。又战到数十合,不分胜败。

  夫人连发三个金丸打来,中了秦汉额角,翻身跌倒,唐兵救回。金莲打了护镜,伏鞍而逃。月娥打中肩膀上,十分疼痛,回马就走。夫人不舍,随后赶来。

  元帅在旗门之下看见大怒,手舞双刀,杀到阵前,挡住喝道:“休赶!”

  夫人抬头一看,见梨花挡住,后面又来了二位女将,背后绣旗书名元帅樊、仙童、金定。夫人也不惧,敌住三人。仙童想道:倘金丸来不能招架,先下手为强,忙祭起捆仙绳,将夫人捆住,唐兵拿捉。番军飞报朱崖。朱崖大惊,即刻杀出关来,杀到阵前,抡着宣花大斧,大喝道:“还我夫人,万事全休。

  若不送出,杀一个你死我活。”三员女将大怒,手执双刀,大战朱崖。朱崖摇身又现出三头六臂,伸手拿人,梨花使隐身法躲过;仙童、金定被朱崖活擒而去。

  正走之间,只见前面一座高山挡路,不见了金牛关。走入山林,见一楼台,画栋雕梁,好象寺院。想道:“今朝走错了路,虽然马大,又拖两个女将,好不竭力。且下了马,把女将绑在树上,进去看了一看,不知什么所在。”

  走到里面,殿宇高大,只听得一声响亮,走出十多个青面獠牙的鬼将,手提钢叉,捉拿朱崖。朱崖大怒,手舞大斧来战鬼将,被鬼将叉伤朱崖左臂,大喊一声说:“好疼痛啊!”欲借土遁而逃。谁知梨花使个移山之术,焉能逃脱?被鬼将拿住,捆进琼楼宝殿。梨花打扮如仙,坐蒲团上,喝声:“朱崖,抬起头来,认得本帅么?”朱崖方醒,才晓得移山之计。只见外面走进两员女将,一个执刀,一个拿锤,说道:“元帅不必问他,待我打死这个番儿。”

  朱崖仔细一看,就是被擒的两个女将。有口难言,想性命不保。梨花说:“二位姐姐,暂且饶他一死。”说:“番儿!今日可肯放还唐将、献关投唐么?”

  朱崖心中想道:“我要脱身之计,且哄他一哄。”说着:“承蒙女将不杀之恩,如今回关愿送还唐将,献关投唐,求元帅连我夫人一并发还,感恩不尽。”

  梨花说:“放你夫妻回去,若有改变,赌下誓来。”朱崖道:“若背了元帅释放之恩,倘有负心,死在乱刀之下。”梨花说:“放他回去罢。”顷刻收了移山之法,原在战场。朱崖夫妻得放,带了兵将回关。元帅鸣金收军回营。

  丁山说道:“既擒朱崖夫妇,正好破关,救取唐将。何故放回?”元帅道:“世子,我岂不知。但是气数未尽,命不该绝。我学诸葛武侯七擒七纵,收伏他心,归伏大唐。他立誓而去,焉肯失信?不要虑他。”丁山听了,也不多言,只等献关。

  等了二日,朱崖全然不理。元帅大怒,传令众将,齐起兵打关,擒拿失信番儿。秦汉说:“元帅且慢打关,待末将先进关中,探听二刘、先锋、师兄消息再处。”元帅点头说:“是。”秦汉候晚出营,飞进关中,来到番营打探。且说那朱崖释放回关,夫人十分感念,对朱崖说:“将军,我夫妻二人被樊元帅擒去,蒙他不杀之恩,快放这擒来之将,开关献唐。”朱崖听了大怒,说:“夫人,我恨樊梨花用移山之法捉我,营中羞辱,此恨未消。况我世代受国王隆重,杀身难报,岂肯降唐作叛逆之臣?不要提起。”夫人听了点头说:“将军忠心报国,理所当然。且守住关门,待苏国舅兵到,出战便了。”不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