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三回 梨花大破金光阵 产麒麟冲散飞刀
章节列表
第五十三回 梨花大破金光阵 产麒麟冲散飞刀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前言不表,再讲秦、窦二将来到东门,摇旗呐喊,早惊动了宝同,便对两位军师说:“樊梨花无谋之人,焉能为帅?前日差小将打阵,全军陷没。数日无人来探,今日呐喊而来,须要绝计把他一网打尽,方算我们手段。”

  两位军师说:“我想他连日不敢出战,必定请得救兵来了。我们三件宝贝利害,就是黎山老母亲来也无益,难破我阵。”宝同听了,连忙传令,点齐众将,必要杀尽唐兵,不得有违。众将得令,提枪上马,等唐兵来到。只有金桃、银杏与刘家弟兄成亲之后,心中各有投唐之意,对夫君说:“明日全身披挂,等唐兵杀来,并胆同心,破他阵门。”刘仁、刘瑞大喜,准备交战不表。

  再言秦、窦二将打入东方阵内,惊动大将宝树,提起双锤杀出迎住。又有仙师李若虚跨鹤而来,将双剑抵住。四人大战,杀得天昏地暗,金鼓齐鸣,喊杀连天。来了铁板道人,祭起铁板打来。秦、窦二将一钻天,一入地。宝树、若虚二人见了大惊,满口称赞说:“唐将果然有法术,名不虚传。”道人收了铁板,地中矮将又钻将出来,喝道:“你铁板只好打别人,我秦、窦二爷不怕的。”接住又战。铁板道人大怒,又祭起铁板,双双又钻去了。东方阵中大乱。

  再讲南方仙师赵通明,同了王叔金萱守住阵图,只见杀到二员女将,乃月娥、金莲各舞双刀杀入阵来。道人、王叔接住大战。又来了苏宝同,祭起飞刀来斩二员女将。樊梨花即来将手接住飞刀。室同见了大怒,抡动钢刀,迎住梨花。

  这场大战,好不惊人。金莲祭起锦索,月娥摇动摄魂铃,梨花祭起诛妖剑。宝同看见,喊声:“不好了!”先已逃阵。赵通明仙师中了摄魂铃,翻身跌下。仙鹤借其土遁而走。只有金萱王叔没有法术,被红绵索提住,唐兵捆绑而去。三员女将破了南方阵。奋力杀入中阵。只见一道红光冲出,四员番将杀到。扶桑太子手执画戟抵住月娥,洛阳挥马舞刀迎住金莲。番将红韬冲到,又有山桃丑将,手执开山斧,二将迎住樊元帅。七骑大战。又有一仙师文光斗跨鹤来到,直奔助战。

  梨花大怒,祭起打仙鞭,将红韬打死。左道人看来不好了,借土遁而逃。

  山桃吓得魂不附体,倒拖大斧而逃。飞钹和尚大怒,说道:“休要逞能。”

  喝声漫漫,祭起飞钹打来。梨花说声“不好”,就将混元棋盘祭起,架住飞钹不能下来。复又交锋,一场大战。宝同、铁板道人、五鹤仙人一齐杀到。

  山桃看见复又杀转。九人围住梨花。梨花杀得浑身香汗,冲动胎气,叫声:“不好了!腹中疼痛不止,想是要生产了。”左撞右冲,杀不出来,腹又痛,力又软,量身必死。

  再表仙童、金定同了丁山三人冲到,闻知元帅被围,杀开血路冲进。梨花见了,心中乃安。外面番兵围得铁桶一般,四人再杀不出。不觉黄昏。梨花腹中疼痛,两泪交流,说:“窦、陈二姐,我今打阵,与番将大战一日,冲动胎气。若非你们杀到,性命难保。”说罢捧定肚皮,大叫:“痛杀我也。”

  唬得丁山三人没法,说声:“贤妻,天近黄昏,救兵未至,倘或元帅生产,如何是好?你二人两旁拥护元帅上马,待吾冲杀出去,回到营中生产,方可无害了。”仙童说:“元帅生产在此刻了。怎得上马回营?趁此时番将未来交战,且守住阵中。待分娩之后,再计较出阵。”

  正在此言,只听得四下炮声大振,金鼓连天,苏宝同南边杀来,铁板道人东方杀来,飞钹和尚西边杀来,五个仙师骑鹤北方杀来,还有各国番将四面八方杀到。唬得夫妻四人魂不附体,只得上马执器械招架,保护梨花。丁山敌住各国番将;仙童迎住铁板道人。金定迎住和尚。梨花一手捧腹,一手提刀,正逢苏宝同,熬其腹痛迎战。那里敌得住?一个筋斗跌下马来,宝同祭起飞刀来斩梨花。只见一道红光冲上,将飞刀化作灰尘。宝同大怒,一连祭起二十四把飞刀,照前一样尽作灰飞,心中倒吃一惊。难道梨花跌下马来,暗使神通坏我飞刀?正要将飞镖打下,只见阵中一声喊,冲出四员将来,是金桃、银杏同刘仁、刘瑞带领人马杀到。因见梨花下马,夫妻四人拼命杀来,敌住宝同交战。

  宝同大怒,对金桃、银杏说:“你两个贱婢反助大唐,此是何说?”两公主说:“我因招了大唐两个小将,做了夫妻,如今一起归唐,正要捉你去献功。”宝同一听此言,急得暴跳如雷,大喝道:“贱婢,好不识羞,吃我一刀!”刘仁、刘瑞敌住。

  梨花跌下马来,产下一子,故有血光冲出,将铁板、飞钹冲做为灰。三人大惊,有法难行。窦仙童祭起捆仙绳,将道人捉住,转身来助陈金定。又祭起捆仙绳,将和尚捉住。同来助公主。苏宝同看见人多都来围住,也被捆仙绳拿住。五鹤仙人看见捉去了三人,思量驾鹤飞腾,谁知五只仙鹤被血光冲坏,有翅难逃,跌倒尘埃。月娥、金莲、秦、窦四将都来拿住。五仙看来不好,各借土遁而逃。此番大破金光阵,杀得各国番将番兵实也伤心,逃的逃,走的走,百万番兵十去其八。姑嫂四人连忙救起元帅,只听得“呱呱”之声,有一小儿。金莲、金定扶起元帅,仙童抱起小儿,割战袍一幅,将来包好。

  丁山看见大喜,方信师父之言,怀中至宝就是此子,所以冲破金光阵。

  梨花定了性,开言说:“列位将军,方才唬杀我也。一个筋斗跌下马来,昏晕了,生下孩儿也不知。若没有刘仁、刘瑞同两个番女来救了,不然性命难保,要算四人之功。”对二刘说:“你前番同小将军来劫阵,怎样逃脱?又会了二员女将?”刘家弟兄叫声:“元帅,小将被应龙世子邀同打阵,小将军被铁板打死。小将被两位公主所擒。这位是天竺国公主。这位是真童国公主。有意归唐,招我们成亲。同在阵中,等元帅到来,里应外合,前来救元帅。望乞恕罪。”元帅大喜,见了两位公主花容月貌,正是两对夫妻。说道:“你二人虽是不遵号令,私自出兵。今日救了本帅,将功折罪。”传令招降番军,带其兵马回营,捷书飞报唐王。又说:“本帅十分狼狈,快将苏室同、僧道一齐推来。”左右将三人推过。元帅见了大怒,指定骂道:“你这孽畜,唐主有甚亏你,必要起兵造反,伤害西番数百万生灵。今日把你碎尸万段,难泄此恨。”宝同亦怒道:“你这贱婢,生长西番,不思报国,反弑父杀兄,投唐叛逆,种种罪恶,不可胜诛。不自反省,反来罪我,恨不能剥尔皮,抽尔筋,与杨藩父子出气,才雪我胸中之恨。不幸天绝于我,被汝所擒,要杀就杀,何必多言。”

  樊梨花被宝同羞辱,不觉大怒,喝令:“斩讫报来!”左右将三人推出,解下捆仙绳,换了粗麻绳捆好。正要开刀,只见他三人哈哈大笑说:“我去也!’脱罢,吹口仙气,化作三道长虹,腾空而去。梨花帐上看见,倒却心惊,众将一齐说:“奇了,西番有此异人。”元帅说:“今被逃去,只怕又起风浪,前来阻我西进。”嗟叹一番。计点将士,单单死了应龙。因兵马连日劳苦,将息半月,再行西进。众将一声答应,关内扎营,卸甲安顿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应龙神魂在凤凰山与神女相逢,要归芦花河为神。来到河中,有一孽龙占住,与他大战,反将神女摄去。斗了数月,不分胜败,我也不表。

  再言先锋罗章大兵行到芦花河边,只见水波泛滥,兴风作浪,昼夜不息,把行桥冲断,难以过河。军情事重,进营禀知元帅。元帅听了说:“奇了,河水阻我西行进,莫非冲犯了河神,故此作崇?”吩咐左右备下三牲礼物拜谢。元帅到河边奠酒,三杯拜毕,焚化金钱,往河中一看,只见风波不息。

  收拾回营,独宿帐中,交三更之后,朦胧睡去。只见薛应龙来到,戎妆打扮,上前叫声“母亲”。不知说甚事情,且听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