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十二回 薛应龙劫阵丧命 二刘将公主招亲
章节列表
第五十二回 薛应龙劫阵丧命 二刘将公主招亲
发布时间:2019-08-12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却说苏宝同见二位军师,狼狈而至,惊问:“何故如此?”僧道说:“因昨日我们出战,被唐营女将杀败逃回,多吃了几杯酒,正在睡熟。不想被他放火烧营,打进关中,望乞恕罪。”宝同道:“何干二位军师之事,多是本帅不曾预先算定,故有此变。反累二位军师受惊,今关寨已失,谅难破此金光阵及过得芦花河哩!仍烦二位军师,严守阵门,务必杀尽唐兵,方消此恨。”

  那些败残番兵逃走,分拨添守。

  再言樊元帅在关中,打捷书报与唐王。一面同众将出城,往番阵一看,见他摆得十分利害。旌旗招展,剑戟重重,焰焰红光冲天,必有宝贝在内。

  主帅说:“日间不好去看,待晚上去看便了。”仙童说:“言之有理。”进入城内,直到帅府。等到黄昏,带了四员女将,悄悄出了城门,来到番阵前。

  其夜月暗星稀,五人偷看,只见灯球照耀,四面八方,杀气腾腾。八个阵门,俱有红光万道,令人可畏。正在此看阵,只听得阵内喊声道:“阵外有马铃声,莫非有奸细?快出去捉来。”五员女将听得分明,遂道:“我五人在此,倘他阵内杀出,如何抵敌?不如回关去罢。”遂勒转马头,回关去了。阵内番将杀出,五人早已回关,元帅回到关中,众将俱来问看阵如何?元帅说:“不知宝同何处学来,摆得这金光阵,十分利害。内分八门,按乾、坎、艮、震、巽、离、坤、兑,五方分青、黄、黑、白、红,分为五营。各有番兵把守。阵中红光现出,必有宝贝在内,若探此阵,须要前去请我师父,方可破得。但我掌帅印,不能亲去,谁去走一遭?”丁山上帐说:“这金光阵,我师父王敖老祖也晓得。夫人身为元帅,不必擅离军伍。差别将去,黎山老母决不肯来。不如小将前往师父处,问个明白。”梨花道:“相公能去更好,须要取十件宝贝来。那怕苏宝同三十二把飞刀,和尚飞钹,道士铁板。”丁山“得令”,带了梨花手书,星夜前往云梦山不表。

  再言应龙见母亲这般说,心中不服。管他什么金光阵?不如瞒了母亲,私去打阵,乘其无备,杀入阵内,破了他阵,是我大功。待至黄昏时候,与刘仁、刘瑞说知同去。二刘将说:“这个使不得,想元帅神机莫测,尚未敢去破。况我等凡胎肉质,且未奉将令,倘有不测,如何是好?”应龙变色道:“你二人果是小子之见,有我在此怕甚将令?你们胆小,我为前驱,你为后应。”二人不敢违拗,只得答应。是夜天色昏暗,悄悄来到阵前。应龙抬头一看,见阵内扯起三十二盏红灯,照得旌旗闪烁,剑煌戟辉,毫光万道,直透天门。心中欲待退兵,又恐刘家兄弟耻笑,只得硬了头皮,传令手下军士发喊,打入“离”门,那辨东西南北。只听得一声炮响,一员番将杀出来,生得红脸獠牙,手执狼牙棒,大喝道:“乳臭小儿,敢来打阵。”应龙竟不答话,将手中画戟刺来,战未数合,四面番将围来。喊杀连天,应龙手下兵士,杀得七零八落。四面番将,似铁桶一般。后面刘家兄弟,杀入“坎”门。

  冲出二员女将;金桃、银杏二位公主。四马交兵,杀无数合。后面杀出五位大仙,身穿绯衣,坐骑白鹤,飞扑前来,好不利害。刘家兄弟心慌,回马要逃。被绊马索绊住,跌下马来。二员女将抢将过来,活捉回营。五位仙人乘胜杀来,应龙无心恋战,要走无路。被道人铁板打下马来,可怜身为肉酱。

  那应龙阴魂不散,飘飘荡荡,到凤凰山与神女成亲,复归神位。此是后话不表。

  再言刘仁、刘瑞被两个公主活捉回营。银杏私谓金桃曰:“我们生长番邦,未曾婚配才郎。今擒来二员小将,这般才貌,且兼有勇,何不劝他归降,许以婚姻如何?”金桃笑应曰:“妹也有此意,难得姊妹同心。”吩咐将捉来二将,解至中营发落。小番得令,将二人推来,二人立而不跪。两公主假意喝道:“你两个蛮子,死在我手,还有何言?还不下跪么!”二将怒道:“我堂堂男子,焉肯跪你,要杀就杀,何必多言。”两公主又道:“你两个孩子,倒有烈性胆量,我有话对你说,我二人意欲归附唐朝,奈无人引入,今幸二位将军到此,愿订终身之好。如若不肯,难逃性命,请二位将军三思而行。”二人听了,抬头一看,见两位公主都是绝色,开口说道:“若肯归唐,有话说来,无有不允。”两位公主说:“二位将军,我姐妹二人因生在番邦,难逢佳遇。见你大唐人物,今不顾羞耻,亲自将言对你说,欲要今宵完其花烛,一起降唐,拜见圣上。郎君意下如何?”刘氏兄弟听了,满心欢喜,说道:“既承二位公主不杀之恩,焉得不从?但成了亲,就要归唐。”

  二人说:“这个自然。”于是银杏向刘仁,金桃向刘瑞,亲释其缚。刘仁见番女声姣貌美,遂对刘瑞说道:“他既肯降唐,亦不妨许配。”刘瑞曰:“今正用人之际,从之以图后举。”遂对两公主曰:“你等真心降唐,万事俱允,若图赚婚,万死不从。”两公主皆满口应承道:“决不荒唐,以图配合。郎君且请放心。”于是四人玉手相携,一同坐下。吩咐小番:“准备花烛成亲。”

  刘仁配了银杏,刘瑞配了金桃。四人拜过天地,当夜各自成亲。

  再说樊元帅心中烦闷,一夜未睡。忽听番营喊杀连天,金鼓齐鸣。连忙披挂上帐,众将齐立。独不见应龙并刘仁、刘瑞,梨花心内大惊,料此三人私自出兵,凶多吉少。正要起兵去救。忽见探子来营报道:“方才三更时分,小将军同刘家二位将军分为前后,打进番阵。小将军被铁板打为肉酱,全军皆没。刘家二位将军,被二员女将用绊马索活捉回营,未知生死。特来告知元帅。”梨花听了流泪道:“孩儿未受皇恩,身丧黄泉,反累刘家兄弟,叫娘能不痛心?”大哭起来,众将劝道:“小将军既死,不能复生。但刘家兄弟死活未定,元帅不必伤怀。况敌军当前,保重为主。”一虎又对秦汉说:“你两个徒弟,虽被擒住,决不丧命,少不得打听个着落。何必烦躁?”元帅听了说:“承众将相劝,秦将军也不必忧愁,但候世子取宝贝回来破阵,刘家兄弟就有消息了。”众将俱言说得是。

  再言丁山离了关门,上了腾云马,不多日到了云梦山水帘洞,正值王敖老祖驾坐蒲团,有童子报进说:“师父,丁山师兄在外,有事来求见。”老祖已知其意,说:“令他进来。”童子领命,唤进丁山。丁山叩见师尊。”

  老祖说:“你与樊梨花夫妇和谐,领兵西进。来此何为?”丁山跪下说:“师父,弟子同梨花西进,得了多少关头。来到芦花关,苏宝同摆下金光阵,十分利害。我妻难破,有求救书呈上。”老祖看了,大笑道:“那飞刀铁板飞钹,虽然利害,但天意归唐。何用假宝,金光阵内,按五方三才八门,要遇青龙黄道吉日,东南从生门杀入,你妻怀中自有宝贝,此阵自破。又有贤人来助,大事不妨。你去罢,少不得后会有期。”

  丁山不敢再言,拜谢而去。仍回旧路,来到关前,进营上帐参见,将师父之言,说了一遍。梨花听了道:“我的宝贝虽有,难破阵门。但老祖指点,焉能不从,来朝既是青龙黄道吉日。”即点众将,命秦汉、一虎为前队,去打东方第一门。点金莲、月娥、金定、仙童,同本帅前去打南门。丁山为后队,两边接应。来了解粮官尉迟兄弟上帐参见。元帅大悦,就点他兄弟二人,领人马为游骑,各路接应。分拨已定,明日五鼓,众将饱餐战饭,披挂上阵。

  各将领兵分头而进,不知用何宝破阵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