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五回 樊梨花登台拜帅 薛丁山奉旨完姻
章节列表
第四十五回 樊梨花登台拜帅 薛丁山奉旨完姻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闲话不表,再说梨花来别夫人。夫人流泪道:“儿呀,你要记着白虎关守将杨藩,他父杨虎,与你父亲相好,将你自幼来配他。后闻他貌丑,虽央求媒妁,而为娘作主,终不允承。今日匹配薛世子,杨藩必不甘休,他若有左道旁门之术,此去大要小心。”梨花道:“谨依母命。”遂叩别了夫人,同老将军点齐大兵,出了寒江关,往白虎关进发。

  再言了山到了玉翠山,放炮鸣金,惊动了山中哨巡罗,报进寨中,启道:“大王,不好了!有官兵杀进来了。”应龙听了大怒。结束披挂上马,带领喽罗,杀下山来。大喝道:“那里来的官军,敢来送死么?”丁山听了,把马一拍,提枪喝道:“应龙!为父在此,招你入军,同往征西。”应龙猛听此言,满心猜疑。遂道:“休讨便宜,我家继父薛世子,官封二路元帅,正是堂堂将帅,领百万雄兵,好不威风凛凛。你是何等人,敢来假冒,讨我便宜,吃我一枪,放马过来。”将长矛挺起来了。丁山把戟架住,喝道:“休得无礼!为父便是薛丁山。因在白虎关射虎,误伤你祖,朝廷遂将为父官职削去,重用你樊氏母亲,封侯挂帅,统兵征西,罚我在帐前效用,今令我前来招你,一同征西,快随为父回营交令。”应龙听了,即忙倒戈下马,跪在地下,叫声:“父亲,孩儿见父打扮不同,望爹爹恕罪。”丁山喜道:“快随为父前去。”应龙禀说:“孩儿前被爹爹绑出了辕门,惧怕而回。今后不敢去了。”丁山说:“前事休提,今日不必惧怕。快随我去交令。”应龙听了大悦。立刻传令,带了喽罗,同了丁山,离了玉翠山,一路下来。

  再言程咬金同樊梨花,入营朝见天子。谢了恩,山呼已毕,加封梨花,谢恩退出。进营拜见了夫人,夫人遂将前情细述,梨花也诉明因由。仙童等姑嫂三人,前来礼拜,叙了阔别之情。薛勇、薛猛兄弟也来拜见,梨花大喜。

  各赠黄金手钥,二人拜领。遂备酒筵欢叙。

  再言丁山同了应龙,不一日来到营中,朝见天子,复旨谢恩。然后回到营内,见过母亲,一门尽皆欢喜。次日程咬金奉旨到营,合家见旨,皆跪下恭听宣读。诏曰:“梨花英雄无敌,智勇兼全,恩封征西大无帅、威宁侯。薛丁山暂赦前罪,封帅府参将,帐前听用,就此完姻。”圣旨读罢,“谢恩。”

  请过圣旨,排香案供奉。咬金说:“今奉旨完姻,大媒为主,趁今黄道吉日,当晚成亲。”梨花欢容满面。丁山暗想:薛应龙与他年纪仿佛,又且相貌齐整。想这贱人隔了二年,不要与他苟合。待我今晚成亲之后,看他完全不完全,就明白了。此夜成了亲,归到营房,解衣宽带上了床上,将梨花两腿扳开,举起王英枪直闯辕门而入。梨花说:“冤家,你惯战沙场的好汉,奴家未经破身的英雄,要缓缓而战。”丁山不应答,一枪直入。梨花大叫一声:“痛杀我也!”丁山拔出枪来,将白绫绢拭好,拿来一看,多见元红,始悔前番我不是错怪他了吗,丁山回嗔作喜道:“小姐怕痛,免了罢。”梨花说:“冤家今来试我,我岂不知。但得无疑我是败柳残花的,就罢了,快些睡罢!”

  丁山仍然上床,骑在身上大弄起来。梨花咬定牙根,痛死也不作声。此事已毕,丁山转言奉承梨花,稍释前恨,一夜欢娱不表。

  次日,咬金对丁山道:“此后小心,听候元帅呼喊,切勿倔强。”丁山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再言梨花戎装上殿,当驾前挂了帅印,御手亲赐三杯御酒。梨花谢了恩,退出御营,来到将台。只见总兵官、游击、千把总、参将、参谋、都司、守备,济济一堂。这般武职,都是顶盔贯甲,一齐跪下,请帅爷登帐,梨花吩咐站立两旁。秦梦、罗章、尉迟号怀一班公爷俱到帐前,说:“元帅在上,未将甲胄在身,不能全礼,就此打躬。”梨花说:“列位王侯请了。本帅蒙圣恩拜为征西元帅,请众将各宜凛遵,听我号令。一不许奸淫放火,二不许纵兵掳掠,三不许畏刀避箭,违令者军法治罪。”当即点罗章为前部先锋,领兵一万去到白虎关;命秦汉、窦一虎领兵为左右翼,一同前去;后军点了丁山,又点小将应龙,为军前护卫;点尉迟号怀为头运解粮,二运点秦梦,三运点尉迟青山。诸将一声得令,出营上马,多是金盔金甲,领兵而行。梨花下了将台,令月娥、金莲、仙童、金定四员女将,领了大队人马,放炮起程。朝廷旨下,遂命程铁牛、程千忠父子二人,将薛元帅灵柩,同夫人护送至界牌关安顿,候平定西番,班师回朝归葬。二将领旨,到营中告知薛老夫人。夫人流泪谢恩。一同到白虎山山神庙内,将仁贵棺柩,移往界牌关。

  再言罗章先锋;同秦、窦二将来到关前,一声大叫,说:“快报与关主知道,早早出来会我。”小番报进,那关主杨藩,炼宝已成,伤痕平复,正要出关破敌。番儿报道:“启上平章爷,不好了!唐王拜樊梨花为帅,有将在关外讨战。”杨藩听了大怒道:“可恨这贱人,弑父弑兄,献关降敌,弃旧迎新,另嫁敌国,倒来攻关。”传命抬刀备马,杨藩披甲停当,上马提刀,带领三军,来到关前,吩咐放炮开关。一声炮响,关门大开,放下吊桥,冲到阵前。看见罗章头戴紫金冠,身穿白银甲,外罩白罗袍,坐下小白龙驹,手执梅花枪,面如冠玉,双尾高挑。见了杨藩,喝声:“丑鬼!快下马受死,免得小爷爷动手。”杨藩听了大怒道:“你乃无名小卒,快叫梨花贱人前来会我。”罗章听了,说:“休要多言,看枪!”一枪直刺过来。杨藩把手中刀往枪上一架,冲锋过去,回转一刀,望罗章头上砍来。罗章把枪往刀上一抬,二人战了二十余合。杨藩见不能取胜,忙祭起飞镖,罗章抬头一看,见红光一道,直往面门上冲来,躲避不及,一镖正中肩膀上,坐不住马,仰面一跤,跌下马来。杨藩正待来取首级,被秦、窦二将抵住,有军士救回。梨花看见,忙取灵丹敷好,不一日痊愈。那杨藩见了二将,喝声:“杀不尽的矮子,你今又来交战。”秦汉道:“今番来取你性命。”棍棒交加,杀得杨藩招架不住,又祭起飞镖,二将看来不好,一个钻天,一个入地,逃走了。

  杨藩收了飞镖,匹马杀到营前,大叫道:“背夫另嫁的樊梨花,快快出来,与原配丈夫答话。”探子报进,恼了丁山,应龙父子,二人上帐,禀说:“元帅,末将愿出去活擒杨藩。”梨花说:“番将杨藩,指名要我出去,你父子二人与我掠阵,我当亲自出去会他。”随急披甲上马,手执双刀,冲出营来。杨藩抬头一看,见冲出一员女将。但见头戴金凤冠,雉尾高挑,面如西子,貌若昭君,有闭月羞花之貌,胜如月殿嫦娥,身穿锁子黄金甲,外罩绣龙袍,足穿小缎靴,坐下腾云马,手执双刀。两旁四员女将,后面大旗上,写着“大元帅樊”。杨藩见了大怒,恨不得一刀两段。及见了梨花容貌,倒觉满口流涎,说:“好一块羊肉,却被薛蛮子夺去,今日必要活擒他回关,成就姻缘,方雪我恨。”不知擒得来擒不来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