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一回 白虎关杨藩妖法 薛仁贵中箭归天
章节列表
第四十一回 白虎关杨藩妖法 薛仁贵中箭归天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方才话言不表,且说仁贵看看追到山林地面,探子报道:“杨藩逃上高山去了。”元帅道:“既然如此,一同追上山去。”元帅当先追上山。程咬金心中疑惑,喊道:“啊呀,不好了!众将且慢进去,不要中了番奴之计。”

  命秦梦快追,请元帅回兵。秦梦答应,飞马追赶。再言元帅追上高山,抬头不见了杨藩,前有山石挡路,传令回兵。元帅正要退兵,忽听得四野鬼叫之声。抬头一看,只见杨藩立于高阜之上,手执葫芦,放出红豆无数,望空一撒,变成千百万的鬼兵,多生的青面獠牙,其形可怕,手执钢刀,把山头围住,只听得鬼哭神号之声。元帅大怒,喝道:“番奴!你把妖术惑我军心,你不要走,吃我一戟。”追到山阜上面。这杨藩一见,哈哈笑道:“薛蛮子,今番中俺之计,性命难保。”元帅听了,一戟刺去,只见杨藩身子一摇,就不见了,原来杨藩借土遁而回。元帅不觉心惊胆怯,吩咐亲随军兵,且退回去。那知四下阴兵布满,并无出路,只得再往前山。远看一座庙堂,走到庙前,元帅下马,抬头一看,上写着“白虎山神之庙”。不免进去,来到神前,撮土焚香,祝告一番,立起身来,上马前去。只见鬼卒比前番更多,元帅毫无主意,仰天长叹曰:“老天,老天!我薛仁贵英雄无敌,再不想今日中了番奴之计,被困在此,且待天明再处。”

  再言窦一虎,天晚不见元帅回营,只得领兵前来,到山下程老将军扎营之处。程老将看见窦一虎来到,说:“你家岳父不听我言,追赶杨藩,被他诱上高山,用阴兵围住。我军欲要相救,杀不上去。秦梦杀上几次空回,如何是好?”一虎听了大怒,说:“老千岁,独有我窦一虎不怕阴兵,待我上山相救岳父。”说罢领兵杀上。鬼兵挡住,只见磨盘大的石头打下来,吓得三军不敢前进,只好回来。见了程咬金说:“老千岁,阴兵果然利害。待小将去见岳母,再来相救。”就领三军回转,禀知岳母。夫人听了,吓得魂飞魄散。金莲小姐胆战心惊,叫声:“母亲,爹爹兵困白虎山,此祸不小,女儿夜梦不祥。不如差秦汉释放哥哥前来,必能相救,不然爹爹性命难保。”

  夫人听了,传令秦汉,往朱雀关放出丁山救父。秦汉领命,即戴上钻天帽,不消片时,来到关中监牢,放出薛丁山,细说一番。丁山听了大怒,说:“番奴如此无礼,困住爹爹,我不去救,谁人去救?”即同秦汉登程。秦汉钻天而回,丁山借了土遁,来到营中,拜见母亲,相见妻房妹子,方知生下两个孩儿。夫人说:“你父被困山林,快去相救。”丁山说:“谨依母命。”

  连夜造饭,天明披甲,出营上马,一支兵马飞出,杀到白虎山。见秦梦双战一员番将,丁山大喝一声:“我来也!”把马一拍,冲入阵中。秦梦一看,原来是世子,满心欢喜。番将一见来将大怒,提刀挡住,大喝道:“来将通下名来。”丁山道:“我乃征西二路元帅薛世子是也。番奴,本帅不斩无名之将,快通名来,我好记帐。”杨藩听说丁山二字,心中大怒:“我白虎关杨藩便是。你这畜生,强夺人妻,罪不容诛。把你碎尸万段,才泄我恨。”

  举起大刀砍来了。丁山忙把画戟接住,山前大战。战鼓齐鸣,喊杀连天。战到三十余合,杨藩不能取胜,又把金棋子打将过来。丁山身上穿的乃是天王甲,金棋子不能近身,一道金光冲出,杨藩双眼散乱,被丁山提起神鞭,亮一亮正中后背。杨藩叫声:“不好了!”口吐鲜血,伏鞍而逃,飞奔进帐。

  丁山一心救父,不来追赶。同了程老将军、窦一虎、秦梦、秦汉领兵杀上。五将只见飞沙走石,鬼兵来挡住去路,磨盘大石打将下来,众将魂不附体。丁山心中一想,我闻妖法有撒豆成兵之术,用猪羊狗肉,将喷筒冲去,必然消灭。立刻传令三军:“速取羊狗血来,军前听用。”军士:“得令!”

  军士取到狗血喷筒等物,将狗血灌满,望山上喷去,鬼兵鬼将,影踪全无。

  乱了一日,天色晚了。再言元帅困在山头一日一夜,腹中饥饿,不能行走。

  立望救兵,心中昏闷,看见天色已晚,坐在拜台上,朦胧睡去。泥丸宫透出原形,是一只白虎,望山林奔出,正逢丁山领兵前来。五将杀上山来,只见林中奔出一只吊睛白虎,众人一惊。丁山一见,忙左手取弓,右手搭箭,一声响,正中虎头。那白虎大吼一声,回进庙中。众人赶到庙前,下马一看,说:“啊呀!不好了!白虎不见,倒射死元帅了。”

  丁山抱住父尸大哭。咬金说:“你父是白虎星转世,现了原形,被你射死。朝廷知道,其罪不小。”一虎流泪,连忙回报进营,禀岳母细述此事。

  夫人与小姐一听此言,魂飞魄散,哭倒在地。仙童、金定闻之,吓得魂不附体,连忙走到,叫醒婆婆、姑娘说:“此事如何是好?”婆媳四人,骑马哭上高山。来到庙中,见丁山抱着父尸,在拜台上大哭。夫人、小姐也来抱住,放声大哭,叫声:“老将军,你盖世英雄,死在西番地面,我和你今日分别,叫我好不伤心。被畜生箭射误伤,真不孝之子,弑父之罪难免。”老夫人哭丈夫,骂丁山。小姐叫一声:“父亲,望你早平西番,回家享荣华。再不料番国未平,父亲先丧。恨哥哥不孝,救父反来杀父。”仙童、金定,也是痛哭道:“冤家你不孝,误射死公公,难免凌迟之罪。”丁山哭道:“母亲、妹子,二位妻房,不是我薛丁山忤逆不孝,有心杀父,只为父亲梦现真形,变成白虎。我那里知道,以致一箭射去,误伤其命,罪不容诛。且请母亲备棺,收回父亲尸首,然后奏明圣上,把孩儿以正国法便了。”夫人哭住,传命衣衾棺椁,取到山头,收殓元帅。停在白虎庙中,设其灵位,供在正殿。

  众将齐来祭奠,人人挂白,个个举哀,按下不表。

  再说王敖老祖,晓得是前世冤孽。借了土遁,来到山林,丁山接见,拜见师父。老祖说:“当初薛元帅射死丁山,亏贫道救活。今日元帅也被其射死,无人可救,一报还一报。元帅是白虎星下降,故现白虎。此关名白虎关,又有白虎山,合该命绝。今日丁山弑父,罪犯逆天,宝贝合当取来还我。你自将功赎罪,命或有救。”丁山听了师父之言,不敢不遵,只得将宝贝拿出,交还师父。王敖老祖收了宝贝,驾云而去。咬金看见元帅收殓完毕,于是辞别夫人、众将,备马径往长安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杨藩败入关中,紧守一月,想道:“为何不来打关?”有番儿报进,说:“平章爷,唐营不知为何皆穿白,莫非主将身亡,不来攻打。”杨藩听了大喜。晚上星台一观,果然白虎将星移位,想道莫非被鬼杀了,也未可知,待我唤鬼兵来问便了。口中念动真言,不料鬼兵被狗血冲杀,其法不应。欲要出兵交战,又怕神鞭利害,前日鞭伤,还未曾好,只得回到衙中。次日,忽报有青脸道人要见。杨藩接了进来,原来是师父,上前拜见。道人说:“葫芦内鬼兵,被薛丁山狗血喷坏,无用的了。我如今有一件宝贝在此,但是未曾炼好。教你方法:闭关一年,可用仙丹活火神炉烧炼,名曰‘飞龙镖’,上阵能伤大将。汝当依法修炼,丹成之后,用之不穷。我因国舅苏宝同相求,众道友演说金光阵,不得功夫,即要回去。”将飞龙镖丹药付与杨藩,立刻驾云而去。杨藩往北拜谢,传令紧守关门,多加灰瓶、炮石、弩箭,以防攻打,却自修炼飞龙镖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