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四十回 刁月娥失身秦汉 窦一虎变俏完姻
章节列表
第四十回 刁月娥失身秦汉 窦一虎变俏完姻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再言刁总兵对秦汉说道:“你这小畜生,如此无礼。不看金刀圣母之面,立斩汝首。如今归唐,你去说与薛元帅知道,快整备花烛,今晚亲送小女过来完姻。”

  秦汉领命出关,回营见了元帅,说明此事,仁贵大悦。吩咐备花烛,等他投降唐营。正在忙碌,忽报桃花圣母来到。金莲小姐连忙出来,迎进圣母。

  父女营中相见,分宾主坐下,细说前来作伐:“令爱该配窦一虎,元帅当初应允,谁人不知,谁人不晓,今日是团圆之夜,与令爱完姻。”元帅听了,心中不悦;金莲小姐闷闷不乐。圣母见他父女不开口,明知嫌一虎身矮,便说:“这一虎回去,吃了仙丹,能会变化。如不信,唤他出来一看,就明白了。”元帅爷只得传令,唤一虎上前参见。一虎明知圣母说亲,把变俏符贴在胸前,将身一摇,变了七尺以上,身材美貌郎君。元帅父女看见说:“果然仙家妙术,真能变化。”况是建德之后,又有地行仙术,年前已经许过,只得允了。小姐见父亲允了,含笑应从。元帅说:“既蒙仙母作伐,下官就备花烛成亲便了。”一虎遂上前拜谢。桃花圣母辞别。是夜刁总兵送女来到营门归顺,元帅十分优待。两员矮将,当晚成亲,一虎仍变小了。金莲自知前生之事,况且月蛾十分美貌,相配了秦汉,与我命一般的。月娥心内也这般想:金莲也肯配着矮子,同病相怜。此夜洞房花烛,万种风光,真说不尽。

  再言元帅次日升帐,传命拔寨进关,养马三日,商议征西。刁总兵说:“元帅西进,左近下官手下有一十七路营寨。不消一月,先平了十七营寨,然后西进。不然,惟恐他在后面,挡住粮道,为害不小。”元帅道:“刁将军之言有理。”命一虎、秦汉、尉迟号怀、尉迟青山、程铁牛、程千忠、罗章等分兵十七路,同了刁总兵一路招安,不从者打破营寨。不消一月,杀得西番营寨,番将番兵逃的逃,降的降,杀的杀。秦汉、刁总兵等得胜回营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西番败残兵将,逃入西番,朝见哈迷赤国王,奏明此事,说:“西番被大唐人马杀进,夺去了万里地方,许多关寨。今刁应祥献了玄武关,将女许配敌国,又夺了十七寨。大兵已进西番来了,请旨走夺。”番王听奏,大惊失色,跌倒龙床之下,班中闪出一员大将,头戴金貂,身穿貂裘服,足下乌靴,出班奏道:“臣西云王黑里达,启奏狼主:自古道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大唐薛仁贵虽然英雄,只怕难敌我邦杨藩。他十分骁勇,镇守白虎关,决能恢复。请狼主再发雄兵,前往白虎关相助。”哈迷王回嗔作喜,说:“王叔之言有理!孤家传旨,即日发兵,往白虎关助战。”众臣朝散。

  不表番王之事,再言大唐元帅,平了十七寨,命新降总兵刁应祥:“领兵谨守十七寨,莫被番兵侵夺。”应祥得令,督令精兵,各守关寨,自仍镇守玄武关。元帅领大队人马,离了关头,滔滔一路前行。到了琅玡寨,传令扎营。次日正要打寨,只见寨门大开,番兵献册投降。元帅兵马进琅玡寨,停留寨中。是夜窦仙童生下一子,元帅、夫人大悦,取名薛勇。过三朝出寨,又往前行。行了三月,来到豹尾寨,寨中番兵早已逃去。大兵进了豹尾寨,安下营盘。军中陈金定也产下一子,元帅喜之不胜,对夫人说:“前日孙儿,下官留下名字,今日夫人取名。”夫人笑道:“大孙取名薛勇,二孙取名薛猛。”元帅大喜。传令三朝之后,拔寨前行。

  命秦汉、窦一虎带领本部精兵,攻打白虎关。

  二将领令出寨。在关前叫骂,说:“快报与关主知道,早出来会我!若不献关,我爷打进关中,叫你一关蝼蚁一个不留。”早有番儿报进关中去了。

  那守关主将姓杨名藩,生得眉浓眼大,面如铁锅,有万夫不挡之勇。这日正在私衙,与左右偏将议论薛仁贵之事,忽有小番报进,说:“平章爷不好了!大唐兵将实为凶勇,一路势如破竹,兵马已到关前了。有将来讨战,请平章爷定夺。”杨藩听了大怒,吩咐备马,取甲抬刀。左右听了,取过盔甲。那杨藩头戴虎头盔,身穿锁子黄金甲,坐下一匹乌驹马,手执金背大砍刀,领了兵将,来到关门。传令放炮一声,关门大开,落下吊桥,冲出阵来。秦、窦二将敌住交锋五十余合,你看:二将是步战的,跳来跳去。杨藩在马上愈觉用力,不能胜他,忙向袋中取出棋子,喝了一声:“照打!”二将抬头一看,正中面旁,负痛而逃,败进营中。元帅见了大怒,点偏将十二员出阵,又被金棋子打破,头青鼻肿,大败而回。

  元帅说:“不知何物,那杨藩敢败我十四将。”带领秦汉、罗章,亲自出阵。三人冲到阵前,敌住杨藩。杨藩大怒说:“来者何人?通下名来,好取汝之首级。”元帅听了大怒道:“杀不尽的番奴,敢出大言,只怕闻我之名,吓破你的胆,我乃征西大元帅薛便是。”杨藩说:“这老匹夫就是仁贵么?”元帅说:’既知我名,何不早早献城!”杨藩说:“你家儿子夺我妻,杀我岳父、二舅,今日相见,正好报仇。放马过来!”元帅大怒。把手中画戟迎面刺来,秦汉、罗章见主将动手,两条枪蛟龙一般挑来。这里杨藩焉能抵得住,倒拖大刀,败下阵来。元帅后面追赶,杨藩取出金棋子打来。元帅大惊,泥丸宫现出原形,是一只吊睛白额虎,抓住棋子,落下尘埃,才放下胆,举手中戟,喝声:“哪里走!”拍马追赶。杨藩带转马,把手中刀迎住方天戟,说道:“薛蛮子,你头上白虎那里来的?”元帅答道:“大唐名将,故有神虎相助。你金棋子都打完了,不能伤我。快快下马投降,兔汝一死。”

  杨藩看来战他不过,把身子一摇,现出三头六臂,青面獠牙,举手中大刀,劈面砍来。元帅看见说:“原来是一个怪物,不要与他战。”即忙左手拈弓,右手拨出穿云箭,搭上弦,“飕”的一声,一箭射去。只听杨藩叫声:“不好了!”射中左边头上,几乎落马,负痛而逃。元帅也不追赶,鸣金收军。

  杨藩败进关门,扯起吊桥,进了帅府。心中想到:果然薛仁贵骁勇,又有神虎来助。不如今晚往观星台一看,就明白了。候到天晚,走上星台,四面观看星象,只见唐营白虎星高照。原来薛仁贵白虎星临凡,故此今日阵上现出白虎,把我金棋子抓落。此处有一座白虎山,正犯他性命。不免明日出兵诈败,诱上山中。把撒豆成兵之术,伤他性命便了。算计已定,下观星台。

  再言次日杨藩全身披挂,出关讨战,探子报知元帅。元帅大怒,立刻传令,分兵四路出营,排下一个阵图,名为“一字长蛇阵”。元帅喝道:’昨日逃去,今日决个雌雄。”说罢,把手中方天画戟一贤,刺将过来。杨藩把大刀往戟上架住,冲锋过去,回转马头,把大刀往面上砍来,仁贵把戟架住旁首。两下交锋,战有三十余合。元帅把戟梢一指,四支兵马围将过来,把杨藩困在垓心。传令:“不许放走,必要活擒。”杨藩看来设法,望西而逃。

  正逢着罗章,喝声:“那里走?”把枪劈面刺来,杨藩叫声“不好!”将金棋子打来,正中罗章面旁。手中枪一松,被杨藩杀出重围,落荒而走。元帅传令众将,快追番将。追上二十里,程咬金说:“元帅,穷寇莫追,放他去吧。”元帅道:“老千岁,那番奴被本帅用长蛇阵围住,要活捉他。他仗金棋子利害,打中先锋,冲阵而逃。不进关中,决无逃处。此时不擒,更待何时。大小三军,与我追上前去。”众将:“得令。”一齐追杀上去。不知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