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八回 刁月娥铃拿唐将 师兄弟偷入香房
章节列表
第三十八回 刁月娥铃拿唐将 师兄弟偷入香房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再言尉迟青山看见刁总兵出阵,抬头一看,但见他头戴凤翅金盔,上有大红缨,穿着龙鳞金甲,手执降魔棍,骑下一匹花骢马,面如银盆,三绺长须,威风凛凛。一马冲到,护过了红里逵,尉迟青山把棍一起,照面打来。

  青山把刚鞭按住,两下大战,战到五十回合。

  元帅在旗门下同众将观见总兵本事高强,添起精神,尉迟青山鞭法散乱,只有招架之功,没有还兵之力,命罗章出去助战。先锋听了,把马一拍,冲将出来,叫声:“兄弟,为兄的来取番将之首。”尉迟青山见了罗章,才得放心。刁应祥提棍就打罗章,罗章急架相迎,双战应祥。应祥原来得利害,抵住两家爵主,见个雌雄,好杀。但见那阵面上杀气腾腾,不分南北;沙场上征云滚滚,莫辨东西。他是玄武关总兵一员大将,怎惧你中原两个小南蛮;我邦乃扶唐定鼎爵主两个英雄,那怕你番邦一个狗才子。番邦人马纷纷乱,顷刻沙场变血湖。虽见三将杀到四十回合后,刁应祥不能取胜,被罗章一枪刺过来,正中左臂,带转马就走。月娥见父被伤,忙出阵接住。

  罗、尉二将,看见月娥好齐整:但见他头戴金凤冠,双翅尾高挑,分为左右,穿一件龙鳞软甲,胸前挂一个金铃,足下穿着小蛮靴,坐下一匹玉狮驹,手舞双刀。果然生得倾城倾国、闭月羞花之貌,看得呆了。刁月娥叫道:“蛮子,不得无礼。看刀!”罗章听了,道:“好一个娇滴滴声音,待我活擒他过营。”把手中枪向前抵住,战不到十合,月娥胸前解下金铃,对罗章一摇。罗章马上就坐不住了,倒撞下马。刁月娥正要上前取首级,被窦一虎抢上抵住,罗章得尉迟青山救回。一虎看见月娥花容,遍体酥麻,虚将棍子来打。月娥定睛往地下一看,原来是个矮子,心中倒也好笑。这样人儿也来交战?忙将金铃摇动。只见一虎滚倒在地,被番兵捆住,拿进关中。小姐也不来讨战,打得胜鼓回关。总兵见了一虎,说:“此贼拿来做甚?斩讫报来。”

  此铃有一时三刻动,一虎醒转来,见满身捆着了,倒也好笑。见军士解绑,要斩他。他说:“不劳用心,我去也。”身子一扭,不见了。报知总兵,总兵父女听报,大惊说:“唐朝有此样异人,所以夺了许多地方。如今怎么了得?且待明日开兵,拿了矮将,不要放下地斩他,他有地行之术,提在空中斩他,怕他又去了不成?”

  不表关内之事,再言元帅见青山救回罗章,众将一看,见他面如死灰,四肢不动。元帅大惊说:“尉迟将军,方才怎么战法?罗先锋昏迷不醒人事,窦将军又被拿去,不知死活存亡,如此奈何?”青山说:“小将方才见西番女将与先锋交战,胸前取下了金铃,连摇几摇,罗哥哥就跌下马,窦将军接住,小将即回。”秦汉听了,说:“小将昔日在山中学法之时,听得师父说:金刀圣母有个金铃,名曰‘摄魂铃’,对人几摇,魂灵摄去,要一时三刻方还魂,莫非女将这个金铃就是摄魂铃,也未可知。”元帅听了,心中不悦,传令收军。罗章才得醒转,一虎也得回营,细言其事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次日,女将又在阵前讨战。秦汉好色之徒,听了一虎之言,上帐请令,愿去会他。元帅依言。秦汉提了狼牙棒出营,赶到阵前,见了女将,笑嘻嘻说道:“小姐,你生得齐整,我秦将军爱你不过,随了我去做个夫人罢。”

  月娥听了大怒,仔细一看,不是昨日矮子,今日又有一个,不要与他开口。

  就把铃儿对他几摇,秦汉翻身栽倒,被番兵捉住。小姐得胜进关,刁总兵左臂未好,见小姐捉了矮将,抬头一看,不是昨日的,说:“拿去砍了!”秦汉才得还魂,只见刀来斩他,他有钻大帽,腾空而去。刁家父女一见,吓得胆战心惊:“如何唐营二个矮子,一个钻天,一个入地?大唐有此异人辅助,所以势如破竹,来到这里。我主误听苏宝同,起兵惹出祸来。幸亏我家有金铃宝贝,若无此宝,玄武关焉能保守?”一面打发番兵往朝中求救,一面准备迎敌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元帅在营,对众将说道:“连日出阵不利,秦将军又被拿去,此关如何得进?”秦汉回营,说起铃儿利害,“我没有钻天帽,性命休矣。”程咬金说:“这个不难了,只消你二人今夜盗了金铃,就不怕他了。”元帅听了有理。命秦、窦二将:“你们二人三更时分,盗金铃来,其功不小。”二将听了,满心欢喜。候到三更,一个上天,一个入地潜进关中。秦汉飞在云端之内,心中想到,我想这番女,花容月貌,师父前日说道:“姻缘该配此女。今宵不如先到房中,做个偷香窃玉,眠他一夜,就死也甘心。算计已定,轻轻落下地来,躲在黑暗之中,专等夜深,闯进卧房。不表秦汉呆心妄想,再言刁家父女,连日得胜,商议军情。只见庭前一阵大风,吹落残灯,月娥屈指一算,对父说:“今夜不要安睡,恐有刺客进营盗铃。”总兵说:“女儿之言有理,交战全赖此铃,倘被盗去,有些不妙。”小姐说:“父亲放心,女儿自有奇谋。吾父防他行刺,须要甲兵护身才好。”刁总兵传令,点了五百番兵,弓上弦,刀出鞘,明盔亮甲,灯球火把,照得如同白日,齐齐排列内堂之下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一虎到黄昏时候,在地下听得父女之言,说金铃挂在床上,竟往房中探出头来一看,见香房清雅,桌上红烛光明,果见天花板下挂着金铃,连忙取下,挂著衣内。小姐恐怕行刺,同在内营,卧房无人。一虎想到:这样好床,不如睡在床上,天明回去。

  不表一虎睡在床上,再言秦汉,挨到三更时分,摸到小姐房中,为何孤灯一盏,静悄悄并无使女?走到床前,只听得鼻息之声,说:“妙呵,原来小姐日间交战辛苦,早已睡了。且与他快活一番。”揭开绣帐,叫声“小姐,我来倍伴你。”一虎梦中惊醒,见说小姐,连忙抢住道:“小姐你来了么?”

  秦汉见不是小姐,原来是师兄;一虎一见是秦汉,二人满面羞惭。一虎道:“金铃我盗在此了,回去罢。”秦汉说:“师弟不要哄我。”一虎说:“谁来哄你?”取金铃一看,秦汉欢喜。一个钻天,一个入地,出了关门,来至营中,天色明了。二将上前交令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刁家父女,一夜未睡,守到天明。忽侍女来报:床上下见金铃。总兵听了大惊,连忙问道:“女儿金铃失去,如何是好?”小姐笑道:“父亲,昨夜大风一起,孩儿就晓得这两个矮子,要盗金铃,将真的藏过,假的就放在床上。父亲昨夜问我真铃,不敢说出,恐怕他听见,却把假铃盗去。”刁爷听了,说:“女儿,你志气胜过男儿,为父的不及你了。”

  再言秦窦二将,缴令已毕,细说其事。元帅大喜道:“今你二人功劳第一,昨夜辛苦了,回营安歇。”二将正要回身,有探子报说:“女将又来讨战,指明要盗金铃之人。”元帅即传令:命秦汉、窦一虎二人忙出营会他。

  二将得令,一同出营,来到阵前,笑嘻嘻把住棍棒。月娥大骂道:“昨夜偷盗金铃,就是你二人?看你贼头贼脑,不是好人。今日捉你回去,碎尸万段,以泄我恨。”秦汉、一虎笑道:“我的活宝,你如今没有出手货,只怕难捉我,倒不如随了我罢。”月娥听了大怒,舞动双刀,杀将过来,二将连忙接住,一场大战。战了数合,月娥又把金铃一摇,二将见了金铃,钻天入地去了,月娥又来讨战,众将惧怕金铃,不敢出战,元帅传令,高挂免战牌。月娥见了,大笑回关。不知后来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