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六回 薛金莲劝兄认嫂 闹花烛丁山大怒
章节列表
第三十六回 薛金莲劝兄认嫂 闹花烛丁山大怒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适才话言不表。再言元帅、夫人一见了梨花大喜,开口叫,三媳,你一向都好?”梨花上前拜见。元帅说:“不消多礼。”梨花道:“我儿过来,拜见了祖父、祖母。”应龙听了,上前拜见,回身又拜见了仙童、金定、金莲,金莲满心疑惑,叫声:“嫂嫂,那里寻来这位侄儿?”梨花说:“姑娘,你不知。程老千岁到来请你,说冤家回心,到营中完姻。母亲听了,叫我还俗,不要出家。换了盔甲,奉母之命,领兵前来。大路又远,小路近些,故此先从小路行来。到玉翠山,遇着了他,两个交战,被我擒了,拜认为母。他是唐朝薛举玄孙,名叫应龙,今年一十四岁,随我到此,一同征西,要拜见父亲,但不知冤家今在何处?准于何日成亲?我待见他一面,还要问他是真回心,假回心,还要问个明白。”金莲道:“嫂嫂,我哥哥陷在阵中,程老千岁请你来破阵的。”就将此事细细说明。梨花听了,痴呆不言不语。元帅夫人看见梨花不开口,就叫:“媳妇,你是宽宏大量之人,看我夫妻面上,救了畜生,公婆做主,不怕他不依。正在里面说话,只见探子报进:“启元帅爷,妖道又在阵前叫骂。”元帅听了大怒,说:“可恶这妖道欺人不过。”又对梨花道:“媳妇儿,你不听见探子报说,妖道十分无礼,明日仍望媳妇,救了畜生,破了番阵,自然成姻,做公婆的决不哄你。”梨花见了,开口说道:“公公大人,媳妇既与令郎订为终身,我不负他,宁可他负我。况且公婆待我如此,令郎既然有难,自然媳妇相救。且待看了阵图,再行计较。”即忙同了三位女将,探看番阵,来到阵前,往里一看,只见白水滔天。梨花叫声:“姑娘、姐姐,此阵名曰‘洪水阵’,并无兵马在内,借来北海之水,凡人进去,性命莫保。幸亏冤家身上穿了天王甲,不妨事的,容易可破,请自放心。”姑嫂三人听了,称赞梨花法力高强。看完番阵,回转营中。妖道有勇无谋,不出阵追赶。金莲对父亲说明。

  次日众将披挂,候梨花发令,元帅亲自捧帅印交与梨花。梨花升帐,先点窦仙童、陈金定、薛金莲:“你三个人各带铁骑三千,分为三路打阵,休要放走妖道。如违军法处治。”三人:“得令!”各人上马出营。又点窦一虎、秦汉二将听令,二将走上帐前说:“主帅有何将令?”梨花说:“与你各人五雷符一道,打东西二门,不许放走妖道,不得有违将令。”二将带了精兵出营而去。又点小将薛应龙:“与你水晶图一轴,冲入阵中,若洪水冲到,就把此图张挂,自然立刻消灭,须要小心。”应龙:“得令!”收拾上马,提枪出营,直往番阵。梨花点将已完,走下将台,骑上宝驹,手执双刀,带领女兵,竟上番营。

  再言仙童、金定、金莲三员女将,分兵三路,杀进阵中。只见一道寒光冲出,白浪滔天,滚到面前。三人先有避水诀,立住旗下,不能进阵。又见道人从空中飞下,见了三员女将,心中欢喜:“待我擒他回去作乐,有何不可?”忙提起双鞭来战,那里抵得过三员女将?就把葫芦盖揭开,飞出一队火鸦,竟奔前来。三员女将见了,带转马头就走。妖道随后追赶,应龙小将提枪迎来,大喝道:“妖道!休得追赶,我来也。”挺枪接住。道人回身走入阵中,应龙赶进,只见白水滔天,就把水晶画儿挂起。忽见万丈水势,顷刻俱平。道人见了,说:“敢来破我洪水么?”又把火鸦放出,迎面飞来。

  应龙吓得魂不附体,带转马正要走,却值梨花手舞双刀杀进来。看见火鸦利害,祭起乾坤圈,火鸦立刻跌在地下。那扭头祖师,这两个葫芦,一个藏北海之水,一个藏南山之火,名为水火葫芦,不想今日俱为梨花所破。道人大怒,来战梨花,应龙接住。又被窦一虎、秦汉东西未来。道人杀得有路无门,正要土遁,被樊梨花举起打仙鞭,打中肩骨,叫一声:一呵呀!”跌倒在地,现出原形,乃是一条孽龙,摆尾摇头,钻入地中。一虎见了,一扭也入地中,提起黄金棍打来,孽龙即疼痛难当,俯伏于地,被樊梨花斩为两段。

  那些番兵见道人已死,逃入关中。梨花把五雷符焚化,,霹雳一声,丁山阵中惊醒。抬头一看,不见了大水,只见妻妹俱在面前。元帅大兵已到,闻得妖道乃孽龙变化,亏了三媳斩死,除却一害。传令三军抢关,那番兵百姓,开了关门,香花灯烛,接入关中。

  元帅来到总兵府,梨花交还帅印。诸将都说樊小姐英雄,法力高强。元帅谢了樊花,丁山上前见父。元帅说:“你被妖人水困阵中,若非贤媳救你,只怕你性命不保。这样大恩,杀身难报,快过去跪下请罪恩人。”丁山听了不开口,走过三位女将,金莲小姐为头,仙童、金定在后。那时不由丁山做主,竟扯到梨花面前,说道:“三嫂嫂,如今哥哥来赔罪,要你宽恕他,不要记他薄幸。快些下礼!”仙童、金定一齐说道:“冤家,快快跪下去请罪。”

  那丁山被姑嫂三人捉住,又见爹娘有不悦之色,勉强跪下,梨花见了,不记前恨,也慌忙跪下,一同拜见。然后丁山又拜了诸位。元帅见了大喜,只等大媒一到,完其花烛,此话不表。再言丁山此夜先到仙童房内安歇,喜见仙童已有重身。仙童说:“若非樊妹二次破阵,谁人救你,你须完其花烛,顺礼方好。”丁山领命,次日又到金定房内,说起身怀六甲,丁山大喜道:“难得二妻有孕,须要保重。”也有一番吩咐,此话不表。第三日,程老千岁到了,见了元帅。元帅细说梨花之事,已经破阵进关:“虽然三媳法力高强,还是老柱国智量高超,骗他到此,不然谁人破阵斩妖。小姐不记前恨,畜生也心愿情服。只等老千岁到,择日成亲。”程咬金听了,满心大悦说:“非老夫之力也,此乃万岁洪福。今樊小姐夫妻和合,那怕番兵百万,西番指日可平。趁今日乃黄道吉日,就此完姻。”元帅听了老将之言,吩咐准备,今夜完姻。丁山不敢违父之命,换了吉服,金花双插紫金冠,穿大红袍。小姐带了凤冠霞帔,大红吉服。鼓乐喧天,待诏谒礼,请出新人一对,同完花烛。参拜天地,夫妻交拜,然后拜见了公婆,又与姑嫂见礼,谢了大媒。欢天喜地,自不必说。

  再言应龙上前叫声:“爹爹,孩儿拜见。”丁山一看,只见应龙面如满月,眉清目秀,相貌堂堂,身材雄壮,心中疑惑,说:“住了!我薛丁山与你年纪相仿,哪有这样大儿子,你是那里来的野种,擅敢冒认我为父?快快说来,若有支吾,立刻斩首。”应龙说:“爹爹息怒,容孩儿说明。前日母亲在玉翠山经过,我要讨他买路钱,不料被他擒住,拜认为母,学习兵法。今宵父亲团圆,孩儿应该见礼。”丁山听了一想,他前番见我俊秀,就把父兄杀死,招我为夫,是一个爱风流的贱婢。目下见我几次将他休弃,他又另结私情,与应龙假称母子,前来骗我。今宵虽成花烛,且幸尚未同床,不如休了这贱人,杀了应龙搭识私情。想罢,开言说:“你这小畜生,我薛丁山官居极品,拜将封候,焉可认你无名野种,坏我名目?左右,绑这小畜生,辕门斩首!”两边军校一齐答应,竟将应龙捆绑。梨花见了,说道:“官人,今日吉期,如何好端端把孩儿斩起来?他无过犯,杀之无名,还要三思。”

  丁山道:“贱人!还说没过犯?我问你,他年纪与你差不多,假称母子,我这样臭名,那里当得起?还要在我面前讨饶,这样无耻贱人,快快回去罢了,休被人谈论。”梨花听他抢白一场,怨气冲天,晕倒在地。姑嫂三人,连忙扶起,丁山吩咐将应龙斩讫回报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