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五回 薛丁山身陷洪水阵 程咬金三请樊梨花
章节列表
第三十五回 薛丁山身陷洪水阵 程咬金三请樊梨花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适才话言不表。再言次日天明,大唐元帅同了诸将,走出营门上马,来到阵前。只见旗幡插满,杀气冲天,不知此阵何名。正在观看,阵中一个道人,手舞双鞭杀出,高声叫道:“薛仁贵!我闻你起初跨海征东,名闻天下。若能破得此阵,我教国王归顺唐朝。若是不能破我此阵,杀你片甲不回。”

  薛仁贵听了此言,气得三尸神直冒,七窍内生烟,心中大怒,问道:“谁将出去,杀此妖道?”闪过世子说道:“孩儿愿去见阵。”元帅道:“须要小心。”薛丁山应声:“得令!”冲出旗门,迎住道人厮杀。不上十个回合,道人便走入阵,薛丁山也追入阵。元帅看见,恐防薛丁山有失,命秦、窦二将出去助战。二将:“得令。”连忙也杀入阵中。三人围住道人厮杀,杀得道人手忙脚乱,即忙解出葫芦,倒出洪水。顷刻平地水深几丈,大小三军,一齐淹在水中。

  秦、窦二将看来不好,借上遁而回,报知元帅。夫人、小姐、窦仙童、陈金定大哭说:“此番性命休矣。”薛金莲道:“皆因哥哥不合,若得樊氏嫂嫂在此,决无今日之祸。”元帅听了,踌躇一番,遂向咬金道:“今日敌人如此猖獗,纵淹死这畜生,不足为惜,但三军不能西进,莫若烦老柱国再到寒江关一走。”程咬金道:“昔者破烈焰阵时,老夫去请他,他已不肯来。我许了他夫妻和合,今却依旧不从,看他恨恨之声而去,此番恐决不来。”

  元帅道:“事在危急,全在老柱国鼎力善言,前去请他到来方好。”程咬金说:“非是老夫惮劳,特恐劳而无功耳。今元帅吩咐,只得老了面皮,再走一遭。”

  遂别了元帅,跨上了马,加鞭上马而行,过了青龙关,不一日到了寒江关。心中想道:“今番去请樊小姐,谅不肯来。只便怎么处?不免哄他一哄,说今薛世子回心转意,特请小姐,前去做亲。他听得此言,或者肯来,也未可知。算计停当,进了关门,来到辕门,说道:“门军,你去通报一声,说程老千岁要见。”那管门的认得程咬金,不敢怠慢,便笑嘻嘻问道:“老千岁,薛元帅进兵到那里了?”程咬金道:“大军已到朱雀关,今世子回心,情愿与你家小姐完婚。我特来相请,烦你快快通报。”门军听了欢喜,连忙报知夫人小姐。夫人说:“女儿昨夜灯光报喜,今朝喜鹊临门,果然你丈夫回心转意了,故遣千岁前来相请。”小姐道:“无情无义的人,岂肯回心。今日老将军复来,决然大兵阻住,不能进兵,又遣老将军到来,必然请我去破阵。”夫人道:“不要管他做亲不做亲,承他远来,岂有不见之理。且请他进来相会,听他说话,就知明白了。”小姐道:“谨依母命。”出来接进程咬金,分宾主坐定。夫人道:“承蒙老千岁到舍,有何见教?”

  程咬金听了,叫声:“夫人,老夫前来道喜。如今薛世子愿与令爱再成花烛,奉元帅之命,央我媒人到此,速请小姐前去完姻。”夫人听了,回头看看小姐,说道:“做娘的说得不错了,如今难得贤婿回心转意,快快准备,同了老千岁前往。愿你夫妻和顺,做娘的有靠了。”小姐叫声:“母亲,你不知这薛丁山冤家,要他回心,万不能够。今老千岁到来,决为番兵阻住关门,前来求救。”

  程咬金听来,心内钦服,赞道:“见识胜于男子,我那里及得他来。”只得开言大笑道:“小姐你不信么?难道老夫是个骗子?请收拾前去,自然夫妻百年和谐,方信我老夫是个好人。我从来不会说谎,若然此番不成花烛,我也再不上你门了。”程交金再三用情,小姐只是不依。程咬金道:“若小姐不肯前往,叫我如何回复,见你公公?”

  夫人看见老程这般言语,叫声:“女儿,须看老千岁之面才好,今番走一遭,若然依旧无情无义,以后再请你不动了。快些端正,万事吉利为主。”

  小姐见母亲这般说,顺水推舟,说道:“老千岁,奴家本不欲去的,因是再三央求,只得前去。若还依旧,后来休想见我。老千岁请先回去,我领兵随后就来。”程咬金想到:“今番被骗肯了,应许我提兵前来。”便道:“既蒙小姐见允,老夫奉命先行,望乞速领人马,快些来罢。”小姐道:“这个自然。”程咬金拜别,母女送出厅堂。程咬金上马回去不表。

  却说樊梨花脱去了道服,戎装打扮,结束停当,带了女兵,拜别母亲,硬着头皮,跨上金鞍,出了关门。一路行来,忽见天边一群鸿雁飞来,小姐对天暗祝道:“此去果然夫妻完聚,便射中第一只雁。”左手扳弓,右手搭箭,搭上弦,刚射中第一只鸿雁。两边女将看见,连声喝采,拾了鸿雁送上。

  小姐心中暗喜,遂道:“苍天,苍天,既是天从人愿,巴不得早到军前,好与良人配合,不负当初一片痴心。若从大路去,要行二十天。闻得人说,另有一条小路,只消十余日,就到朱雀关。拣近些走的好。”吩咐军士,由小路进去。

  军士说:“若从小路,必从玉翠山八角殿经过。但是那座山中有一彪人马,不服王化的占住。若在他山前经过,必然要来寻事,反要耽搁,不如还从大路上去了。”小姐说:“不必多言,竟从小路走罢。”军士不敢违令,打从小路而行。正行之间,只见山上一声炮响,冲出一队强人,为首一个少年将军,喝声:“留下买路钱。”樊梨花一见大怒,出马大喝一声:“我的乖儿子,你若杀我不过,须要认我为母。”小将应声道:“娇娇,你果有手段,我拜你为母。若输了我,你要做我的妻子。”

  小姐也不回话,将手中刀乱砍。小将将手中枪相迎,怎当得她有仙传,杀得大败而走。小姐伸手活擒过马来,吩咐绑了。传令上山,八角殿上坐定,登时推过,小姐说道:“我的儿子,方才有言。如今被擒,应该拜我为母。”

  小将说:“既蒙不杀之恩,愿拜为母亲。”命放了绑,小将忙跪下,拜了四拜,叫声:“母亲,孩儿有言,请问母亲,家住何方?姓甚名谁?爹爹还是何人,因何独自行兵到此?要往何方?请道其详。”樊梨花说道:“孩儿你要问我姓名么?我父亲樊洪封王,镇守寒江关。我两个哥哥俱封做总兵。只为唐朝薛仁贵,奉旨征西,从寒江关经过,世子求亲,我父兄不允,在厅前要杀,你娘故此无心弑父,有意诛兄,相召世子成亲,归顺唐朝。你父薄幸,将姻退了,大闹销金帐。因此夫妻反目,回转寒江。前番请我去破烈焰阵,今者请我去成亲,故此打从小路而来,得你拜认为母。但不知你姓甚名谁?因何流落到此,说与为娘知道。”

  小将说:“母亲,孩儿乃大唐薛举四代玄孙,名唤应龙。当初祖父领兵伐西戎,与番将刘必大之女雨花娘子成亲,后来归宁母亲,就在玉翠山居住,地名刘家庄。传流到我,我因父母双亡,自恃骁勇,占住八角殿,打劫为生,今年一十四岁。积草屯粮,招兵买马,处处闻名。久慕娘亲武艺高强,孩儿要习学,今日相逢,正是三生之幸也。今娘亲既要往军中,与父完婚,孩儿情愿同行。”

  樊梨花道:“原来我儿姓薛,又是大唐人氏,既肯同去,甚妙。着你做个先锋,就此起程先往。”应龙道:“母亲在此半日,后殿已备酒筵,请用三杯,然后起程。”樊梨花听了,说声:“有理。”应龙接进到后殿,樊梨花坐下,应龙下面相陪。传令三军,多加犒赏。酒至数巡,吩咐拔寨起程。

  离了玉翠山,一路前往,非止一日,来到唐营。探子报知,元帅夫妻喜之不胜,说:“程千岁尚未回来,三媳因何先到?”忙令金莲姑嫂三人,出营迎接。樊梨花一见,下马就叫:“姑娘,姐姐,何劳远迎?”金莲说:“嫂嫂说那里话来。”四人挽手同进,命:“应龙小将同我进去,拜见祖父、婆婆。”应龙领命,一齐进去。不知进来,说出甚话。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