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四回 穿云箭射伤灵塔 薛丁山休弃梨花
章节列表
第三十四回 穿云箭射伤灵塔 薛丁山休弃梨花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话说薛金莲,见兄长如梦初醒,便道:“吾兄性命,幸亏樊氏嫂嫂救了,胜如重生再造。今且回营,再备花烛,夫妻和谐,休得异心了。”薛丁山见了樊梨花,拍马出阵,并无言语。樊梨花见他仍如此,不觉眼中泪落。遂收兵回营,缴回元帅印。乘便进了青龙关,杀得番兵无影无踪,遂扯起人唐旗号,查点仓库钱粮,一面差人回朝报捷。

  再说薛丁山回见父亲,元帅道:“今亏樊小姐破阵相救,趁此良辰吉日,整备花烛,与你成亲。以后夫妻和合,不得再逆父命。”薛丁山连说:“不可。樊梨花既为唐将,应与朝廷出力,何恩于我?况他是不忠不孝之人,孩儿断不与那人为婚,望爹爹恕罪。”元帅大怒道:“畜生!樊小姐真心为你,你偏偏不从。若不依从,重责不饶。”薛丁山道:“孩儿情愿受责,亲事断不敢从。”元帅见他执意不肯,十分大怒。吩咐:“将畜生吊起,捆打三十。”

  军士只得将薛丁山吊起。众将上前讨饶,遂劝世子道:“小将军不须执意。一则是违逆父命,难逃不孝之名,枉受痛楚;二则樊小姐有救命之恩,遵了元帅之命,岂不是恩孝两全,小将军如何不三思?”薛丁山只是不依。元帅见众将劝他不听,吩咐重打三十皮鞭,上了刑具,下落监牢。樊梨花忍不住泪落,上帐禀道:“元帅、夫人,不必着恼,贫道就此告别了。万望元帅、夫人保重。”夫人流泪道:“这畜生无情无义,还看我公婆之面,耐心等候。就是破阵夺关的功劳,待奏过圣上,自然封赠。且慢慢降服畜生回心,定然团圆有日,决不使你独守。须听我言,随着公公西进为是。”窦仙童、陈金定也流泪劝道:“妹妹你是有志气的人,心上明白的。虽是冤家情义太薄,还有我公婆爱惜之心。但得早灭西番,奏凯回朝,圣上作主,他敢不从么!”

  薛金莲劝道:“嫂嫂且自宽心。虽今未成花烛,亦是薛门媳妇,况我们三人,还求嫂嫂教习兵法,一路谈心西进,不可回去。”樊梨花说:“婆婆、姊姊、姑娘留我,我岂不知,也不怨冤家薄幸,只怨自己命苦。母亲年老,无人侍奉,故要辞别,日后自有会期。”元帅看来留他不住,只得准备香车送行。

  于是姑嫂三人送出关前,挥泪而别。

  且说元帅养马三日,留姜兴霸领兵镇守青龙关,放炮起行,罗先锋开路。

  过了多少风沙之地,方到朱雀关。吩咐放炮安营,大兵一到,然后开兵。不数日,后队大兵到了,罗章接进营中。

  次日元帅升帐,众将站立,元帅问陈云道:“老将军久住西番,此关主将利害如何?”陈云答道:“那朱雀关守将姓邹,名来泰,生得红面青须,蛾眉凤眼,犹如我邦镇守铜旗关东方王一般,用宣花月斧,有万夫不挡之勇。更有异人传授一件宝贝,名曰伤灵塔,每层内有火龙两条,七层共有火龙十四条。张牙舞爪,口吐烈火,上阵时十分利害,须要防备。”罗章听了笑道:“老将军休长他人志气,灭自己的威风。”前日烈焰阵尚且破了,何况这个宝塔?待小将先取此关。”元帅说:“先锋出去,须要小心。”“得令!”

  带了本部人马出了营门。来到关前,一声大叫。只见关门大开,冲出一队人马,一字排开。罗章看见一个红面番将,头扎红巾,身穿龙鳞甲,手执宣花月斧,骑下一匹鬣马,把蜈蚣旗分开,来到阵前。看见罗章年少英雄,全不在意,喝道:“看爷爷的斧!”把斧望面上砍过来,罗章把枪一枭,宣花斧几乎拿不住,在马上乱摇,叫声:“小蛮子,好气力!”回转马来,又把斧一起,罗章又架在一旁。不几合,邹来泰实受不得了,带转马便走。罗章喝声:“红脸贼,那里走?”把马一拍,随后赶来。邹来泰回头一看,见他追来,忙祭起宝贝,喝声:“唐将慢逞威风,看我宝贝下来了。”罗章看见宝贝来得厉害十四条火龙喷出火来,唐兵尽皆烧破了。罗章烧得心慌,被番兵团团围住,不能脱身。元帅在帐中正与诸将商议,忽探子报道:“罗先锋出阵,被番将祭起宝塔围住,十分危急。望元帅快发兵往救。”元帅大惊,即令:“窦一虎、秦汉,领兵马前去救应!”“得令!”一声炮声,杀到关前。

  只见番兵围住罗章,二人奋勇,提起棒棍,杀散番兵,冲入阵中。邹来泰忙来抵敌,罗章见救兵已到,拍马杀来,邹来泰看见不对,又祭起火龙塔。二将见势头不好,各借地行而走。罗章吓怕过的,预先逃走。元帅在旗门下看见大惊道:“前日遇了烈焰阵,如今又有火龙伤兵,传命鸣金收军,再议破火龙塔。”邹来泰打得胜鼓回关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元帅传命,营中多加强弓弩箭,提防番人劫寨。对程咬金说:“征西多难,关关多有异人。怎能破得火龙宝塔?”程咬金道:“待我再保世子出来,好破此塔。”元帅依言。程咬金上了马,不日来到青龙关,监中放出世子。咬金说出此事,“故此召你前去破火龙塔。”薛丁山听了道:“救兵如救火。”遂同了老将军,马不停蹄,来到朱雀关。忙入帐中,拜见父亲。

  元帅道:“有劳老千岁鞍马奔驰。”程咬金道:“皆为朝廷出力,何言多劳。”

  元帅见了世子说:“你这逆子,三番二次逆父之命,一见了你,心中不喜。但是番将宝塔利害,若能破得,将功折罪,好进关门。”薛丁山说:“爹爹放心,多在孩儿身上。”带了人马,冲出关前,大叫道:“杀不尽的狗鞑靼!今世子在此,快出关受死。”关外大骂,关内小番报进。邹来泰一闻此言,心中大怒。结束停当,上马提斧,一声炮响,大开关门,冲出阵前,正迎着薛丁山。不上数合,又祭起伤灵室塔。薛丁山抬头一看,说:“这此小技,何足为害。”向袋中取箭,壶中取弓,搭上穿云箭,望塔上一箭,火龙塔被箭射中了,跌在地下,打得粉碎。邹来泰见了,吓得魂不附体。被薛丁山一戟刺于马上,枭了首级。正要抢关,忽听得云端里面高声大叫说:“薛丁山!你这畜生,休要进关,吃我一鞭!”即腾空降下。薛丁山一看,见是一个凶恶道人,生得奇形怪状,象老龙精一般。头上挽起空心髻,面如噀血,两道板刷眉毛,眼如铜铃,两个獠牙,一部胡须;穿着仙鹤道服,手执双鞭,背上系着两个葫芦,来到面前,叫道:“薛蛮子,我扭头祖师,与你同道教之门。如何伤我徒弟?特来与他报仇,吃我一鞭!”举起双鞭,照薛丁山打来。

  薛丁山忙将画戟迎住,大战三十回合。道人祭起双鞭,好似一对蛟龙舞下来了。薛丁山看见不好,带转马大败回营。见了元帅,说知此事。元帅说:“到了一关,就有妖人阻兵,皆是左道旁门之士,神通广大。”遂传令三军,暂且安营,扎好营寨,明日交战不表。

  且说扭头祖师,见薛丁山败阵逃去,也不追赶,连夜摆成阵图,四面布列旗幡,摆得停当,回进关中。番兵送上酒肴,道人吃不合意,就道:“小番,向日我祖师在龙渊山,吃惯活猪活羊。你们快去取来我吃。”番儿连忙抬过猪羊来摆好,道人大喜。把刀向猪羊心中割开,将口吸了热血,然后割肉来吃,不多一回,吃得干干净净。说道:“饱了。取一大缸水来我用。”

  小番听了想道:不知要水何用?只得依他。登时取了一缸清水,放在面前。

  只见道人和衣睡在缸内,呼呼睡熟。番儿见了好笑起来,从来不见有这么睡法,且自由他,只要退得唐兵,就好了。不知明日事体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