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三十二回 薛仁贵兵打青龙关 烈焰阵火烧薛丁山
章节列表
第三十二回 薛仁贵兵打青龙关 烈焰阵火烧薛丁山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2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话说樊梨花道姑打扮,骑了匹骡,来到黎山。见了师父,说:“蒙师父吩咐,与薛丁山有夙世姻缘。谁想他薄幸,屡屡休婚,不知有甚因由,望乞指明。”黎山者母道:“徒弟,我一向不曾对你说,你夫妻二人原来有个缘故。当日蟠桃会上,有诸天诸宿群仙来赴会,玉帝驾前则有金童,因与玉女戏耍,打碎琼瑶,玉女也失手打碎了菱花镜。玉帝大怒,欲将金童玉女问罪。

  有南极老人出班启奏说:“他二人戏耍,有思凡之心。望吾皇赦罪。降他二人下凡,结为夫妇,了此夙缘。’玉帝准奏,立刻降下凡尘。玉女走出灵霄宝殿,撞着披头五鬼星,见他生得貌丑,不免一笑。五鬼星只道玉女有意,妄起痴心,也走下凡来了,目下就是白虎关总兵杨藩,央媒错对了你。那金童看见玉女逢人便笑,那时大怒,说你下贱,开言便骂:“贱人!”玉女回头向金童一连三啐,一同下凡。金童乃是薛丁山,玉女就是你。故此有几番休弃,少不得日后夫妻自有完聚,不必忧心。将来仁贵兵到青龙关,有妖仙摆下烈焰阵,若还难破,赠你金钱,好请仙人。快快回去,倘有急难,前来见我。”梨花问明,拜别师父,就上马而回。母女相见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薛仁贵已得寒江关,养马五日,命李庆红镇守。起大兵离了寒江关,一路下来,兵到青龙关,传令十里安营。“得令!”放炮一声,扎下营盘,明日发兵不表。

  再言青龙关总兵赵大鹏,一日升堂,小番报进:“启爷,不好了!大唐薛蛮子起兵前来,一路势如破竹,夺了许多关寨,寒江关以东尽属唐朝。我邦苏元帅大败,不知逃去那里。今寒江关樊老将军,被女儿梨花弑了父兄,投降中国。不日兵到青龙关了。”赵大鹏听报,说:“有这等事,再去打听来!”“得令!”大鹏想到:有我镇守此关,看薛蛮子过得否?传令众将:“趁他未到关门,今夜领兵劫寨,杀他趁手不及,灭他锐气。”吩咐饱飨战饭,三更时分,杀到唐营。果然唐营不及防备,听得炮响连天,番兵拔开鹿角,杀进营中。元帅营中惊醒,连忙披挂上马,传令众将:“整备交战。”

  幸有众将尚未卸甲,各执兵器。你看满营火亮通红,各人上马厮杀,赵大鹏杀进营中,早有数员唐将迎了。大鹏看来难胜,祭起化血金钟,可怜数员偏将,遭其大难。那番恼了窦一虎,提起黄金棍,照马上打去。大鹏不能招架,又祭起金钟,罩将下来。一虎见金钟利害,将身一扭,往地下去了。秦汉见罩了一虎,则来相救,又被金钟罩来。秦汉看见不妙,借土遁而逃。一场大战,黑夜交兵,十分利害。杀到天明,大鹏得胜收兵。元帅点齐众将,折了兵马数千,偏将十员,幸得众将无事。秦汉、窦一虎逃回,共说金钟利害,元帅好不烦恼。

  正言未了,探子报说:“赵大鹏又来讨战,望元帅定夺。”仁贵心中大怒,传令窦仙童、陈金定二将出阵。“得令!”两员女将结束停当,手执兵器,上马出营,冲出阵前。大鹏抬头一看,见来了两员女将,想是唐营男子被我昨夜杀尽,故点女将出来交战。不要管他,待我再把宝贝祭起,见一个,罩一个;见一双,杀一双。将他杀得尽绝便了。便说:“你两个女子,也来送死么?”窦、陈二女将看见大鹏面貌生得凶恶,亦非良善之辈,说道:“不必多言,看刀吧!”四柄刀如雪片砍来。那大鹏哪里招架得住,忙祭起化血金钟,当头罩来。二人看见,说:“不好了!”幸宝驹一纵如飞,败回营中。

  元帅见了,心中气闷。

  大鹏又在营外讨战。众将都怕金钟利害,俱不敢出战。程咬金说:“元帅,世子丁山神通广大,老夫可保他破灭金钟。”元帅说:“老柱国力保,本帅从命。”传令箭一支,差旗军四人,速往寒江关牢中,放出小将军来。

  旗军得令,到寒江关去不表。再言元帅吩咐高挑免战牌。大鹏见了,呼呼大笑回关。次日丁山到了,大鹏又在营前讨战,就传令丁山出阵。丁山领命,全身披挂,带了宝贝,跨了宝驹,放炮出营,冲出阵前。大鹏抬头一看,见来了一员年少将军,喝声:“少催坐马,通下名来。”丁山道:“你问我爵主之名么?洗耳恭听:我乃薛元帅世子,薛丁山便是。你可是赵大鹏么?快快投降,免汝一死。”大鹏大怒:“这乳臭小子,休得夸口,吃我一刀。”

  一刀向丁山面上砍来。丁山把方天乾望刀一架,大鹏叫声:“小蛮子,好气力!”在马上乱晃,把这大刀直往自己头上反打转来,看来不是敌手,忙祭起金钟,谁想薛丁山身上穿着天王甲,头上带的太岁盔。有万丈毫光罩住,那金钟跌在地下,打得粉碎。赵大鹏见了,魂飞魄散。被薛丁山把画戟紧一紧,喝声“去吧!”一戟当心刺来。赵大鹏躲闪不及,正中了前心,仰面一交,跌下马来。薛丁山下马,取了首级,吩咐诸将抢关。

  元帅大队人马正要抢关,忽关上有一道人降下,乃蓬莱山朱顶仙。看见徒弟赵大鹏,被薛丁山所杀,欲来报仇,传令把灰瓶石子滚木人炮打下。元帅见有防备,鸣金收军,关外按下营盘,明日开兵取关,此话不表。

  且说那朱顶仙连夜出关,摆下阵图,名曰“烈焰阵”,极其利害,四面杀气腾空。次日出阵,手中仗剑,指名要“薛丁山来会我,我要与徒弟报仇。”

  探子报入营中,薛丁山听了大怒,说:“孩儿情愿出去,除此妖道。”元帅道:“我儿出去,须要小心。”薛丁山领令,来到阵前,看见道人,红头绿眼,阔脸尖嘴,长颈短脚,看其人定是左道旁门之士,不如先下手为强。叫声:“看戟!”道人把剑架住说:“你不过王敖门下,焉敢伤我徒弟?你不要走,看剑!”薛丁山把戟架开,交战了三十回合,道人哪里敌得住,回马跑入阵中。薛丁山不舍,随后追来,元帅见了,即点窦一虎、秦汉并十员副将,兵马三千,一齐冲入阵中。那道士将背上一个红葫芦打开了盖,放出无数烈火,顷刻之间,满阵大火。兵马三千,偏将十员,俱皆烧死。窦一虎看来不好,把身子一扭,地行去了。秦汉满面烧坏,也借土循而回。只有薛丁山陷在阵中,幸得身上穿着朱雀袍,纵有烈火,不能上身。这是丁山灾星到了,此话不表。

  再说秦、窦二将逃回,说明此事,元帅大惊。柳夫人、金莲小姐听了,俱皆大哭。窦、陈二人,听得丈夫陷在烈焰阵中,皆上前讨令往救。元帅道:“这使不得。你们此去,性命难保。不如请程千岁,往寒江关请三媳妇到来,他有移山倒海之术,可能破灭烈火,方救得孩儿;那时不怕他不肯成亲。”

  夫人道:“相公之言有理,待妾身修书去请便了。”书中极写情切,元帅接来一看,说:“夫人真好才学。”连忙封好,送与程千岁。程咬金奉命上马,飞奔到寒江关,将书付与樊小姐。樊小姐一看,知薛丁山陷在阵中。婆婆书中致意许多不安,我若不去救,便违公婆之命了,只得出来相见。程咬金见小姐道妆打扮,手拿拂尘,伊然修仙学道的人,便上前施礼,宾主坐下。程咬金道:“书中之意,想已尽知,相请去破烈焰阵要紧,快请上马。”小姐说:“老千岁你还不知,只恨奴家听从师命,立心要嫁此人,谁想花烛之夜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