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八回 寒江关樊洪水战 樊梨花仙丹救兄
章节列表
第二十八回 寒江关樊洪水战 樊梨花仙丹救兄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却说薛元帅杀死苏锦莲,薛丁山与陈金定成亲,此话不表。再说苏宝同逃去锁阳城,太平无事。左近依附州县,俱皆纳款投降,一面打本进朝,差薛贤徒镇守界牌关,点兵一万,文武数员,一同保守。周文镇守金霞关,周武镇守接天关,俱有兵马、文官同守。一路直到玉门关,俱归中原所管,百姓安堵如故。

  这一日元帅升帐,商议西进。有陈云老将上帐说:“此去四百里,有寒江隔阻。对江有一座寒江关,关上老将姓樊,名洪。足智多谋,官封定国王,有两个儿子,长子樊龙,次子樊虎,皆有万夫不挡之勇,一同保守。他知我兵西进,必然防备。此去非船不能征进,必须造下大船,方好过江。”

  元帅听了,叫声陈亲翁之言有理。就令程铁牛、尉迟号怀、王宗一、姜兴霸四将,带领军士四千,上山伐木督造战船。耽搁一月,船已造完。停留江口,候元帅起兵。薛仁贵在教场点起大兵三十万,命罗章为前部先锋,秦梦押后队,尉迟青山解运粮草,程千忠二运解粮官,周青催赶各路粮草,命王心溪、王心鹤二将留兵五万,镇守锁阳城,老将陈云为向导官。点齐众将,放炮三声,往教场祭旗。然后起行,一路三军司命浩浩荡荡,离了锁阳城。

  望西而进,不一日来到寒江渡口,放炮停行,驻扎营盘,候下船过江。

  元帅到江口一看,果然白浪滔滔,又见大小战船无数。程铁牛等四将上前交令。薛元帅传令,向罗章、秦梦、窦一虎三将说:“本帅昔年跨海征东,进狮子口,箭射戴笠篷,鞭打独角兽,飞走金沙滩,也曾过河,何在这个小小江面!你们三位将军,须要并力同心,过了寒江,取了关头,就好西进,本帅自在后督阵。”三将听了,说声:“得令!”各执器械,下船去了。大小俱皆下船,一声炮响,开了战船,俱望江中而行。你看那船头上,旗旌布满,炮声连天,此话不表。

  再言寒江关主将樊洪,正与二子及左右偏将在衙中言及关内苏宝同,要报祖父之仇,兴师东征,反失数座关头。苏娘娘阵亡,元帅不知去向,寒江以东,均属中原。今又造大小战船,要来取寒江关。别处还可,料想寒江难过。

  有番儿报进:“启爷,不好了!中原薛蛮子领兵过江来了!”樊洪一听此言,吓得魂不附体,说:“有这等事,再去打听。”令二子,“带领水军十万下江,等待唐兵半渡之时,听号炮一发,当腰冲出,使他首尾不能相救,杀他片甲不回,我大兵在后接应。”二人得令,领兵下江。随后樊老将军,带领大小众将,纷纷下江。

  再言唐朝大兵,行至半江中,忽听炮声连珠响,只见各港中驶出无数番船,船上番将俱是红扎巾,身上穿的水纳袄,手持长枪,摇旗呐喊,冲了出来,勇不可挡。竟把大小战船,冲做两处。后面元帅看见,即忙下令:“水战不比岸战,须要向前,不可退后。”众将得令。秦梦迎着樊龙,罗章接着樊虎,两下大战。后面老将樊洪,看见二子大战,划动兵船,冲上前来,被窦一虎接住厮杀。

  秦梦与樊龙,战到三十余合,秦梦放下提罗枪,抽出银装锏,照樊龙肩膊上一下。樊龙负痛,拿不起大刀。番兵见主将受伤,急忙划转番船,大败而行。樊虎被罗章腿上一枪,那番船樊老将军看见二子大败,弃了窦一虎,也把战船划回。这里元帅见胜了番将大喜,传令擂鼓追赶。樊家父子连忙弃船登陆,竟望关中去了。剩下番船,逃走得快的,俱逃走了,逃不走的俱被杀死。传令收兵,一齐登岸,杀到关前,两边高山,中间一条关路。此关在半山之中,山土擂木炮石,打将下来,众将只得退回。元帅见此山难破,就令按下营盘,商议攻打。

  再言樊洪老将,同二子败进关中,吩咐番儿,关头上多加灰瓶石子,强弓硬弩,擂木炮石。夫人接说道:“妾身久闻跨海征东薛仁贵,十分利害。水战被他取胜,二子又被他打伤,幸喜女儿前日回家,或有仙丹妙药,可以医治。”樊洪道:“我却忘了,昔年黎山老母,收去八年,传授法术,有移山倒海之法,撒豆成兵之术。又赠他诛仙剑、打神鞭、混天棋盘、分身灵符、乾坤圈,五遁俱全,谅来必有妙药的。”吩咐’丫环:“请小姐出来。”丫环领命,到房内道:“小姐,老爷相请。”

  那樊梨花听了,来到中堂,见了父母,说道:“呼唤孩儿,有何吩咐?”

  夫人道:“女儿呵,唐朝差薛仁贵领兵西征,直杀到寒江,倘此关有失,西番不能保全。故此你父同二位哥哥截住寒江,俱被他打伤,败阵而回。今你父闷闷不乐,特地唤你出来商议,不知你可有仙丹,相救了二位哥哥,然后杀退唐兵,可解得你父烦闷?”

  小姐听了,心中暗想:“记得师父吩咐说,我与大唐小将薛丁山有姻缘之分,故此命我下山完聚姻缘,一同征西。如今果然他兵来到寒江关,伤我兄长,也罢。”只得开言说:“父亲,既是二位哥哥受伤,女儿自有妙药医治,不必父亲多虑。”樊洪听了大喜,连忙唤进二子说:“你妹有仙丹救你。”

  小姐把丹药敷在他伤处,不消一刻,其伤即愈。弟兄二人大喜:“难得妹子来救我,其中必有奇谋,杀退唐兵。复回番邦,狼主必加封赠,我一门功劳不小。”小姐说:“这个何难!不是妹子夸口,且待妹子明日出阵,必要活捉唐将,以泄二兄之忿。”二兄听了,说:“既是妹子出阵,做哥哥的与你掠阵。”老将哈哈大笑道:“难得女儿志量高大,虽然你多仙法,出阵之时,须要小心。”樊梨花道:“这个自然,女儿有主意的,不用父亲叮嘱。”当晚不表,各归房内。

  小姐回到房中,想姻缘该配薛世子,但不知他相貌才能如何。又闻得父母有言,将我许配白虎关总兵杨藩!打听得他生得丑陋不堪,面如青靛,目似铜铃,岂可配我!想我师父黎山老母,能知过去未来,许我薛丁山是夫主,谅来杨藩决不是我夫君。待我明日出阵,看看薛丁山,就晓得了!主意已定。

  再言次日樊老将军升帐,樊梨花披挂上前领兵,樊龙、樊虎结束停当,各执兵器,同妹子出阵,点齐本部人马,来到关前。放炮三声关门大开,冲下山来,来到平阳之地,排齐队伍。樊梨花一马冲出,高声大叫,坐名要薛丁山出阵。探子报进营中说:“启上元帅,今有樊老将军之女樊梨花,带领了女兵,出关讨战。”元帅说:“昨日他父子兄弟这般骁勇,尚且大败,何况他的女儿,值得什么!”探子说:“元帅不要看轻樊梨花,他英雄无敌,仙法多端。他指名要小千岁出阵,不然要杀进营中来。”元帅听了,大怒说:“这番女好夸口!我偏不点孩儿出阵去,另点别将出阵。谁将出去,擒此番女?”

  那窦一虎好色之徒,听说樊梨花美貌超群:“待我出阵活捉进营,元帅自然将来配我。”想罢,上帐说:“小将窦一虎愿出去会他。”一边又走出先锋罗章上前喊道:“元帅!待小将出阵,必要活捉番女。”

  元帅道:“既然你二人愿去,一同出阵便了。”二人接令出阵,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