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七回 番后火鹊烧八将 薛元帅子媳团圆
章节列表
第二十七回 番后火鹊烧八将 薛元帅子媳团圆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却说苏锦莲皇后,传令放炮起行。炮响三声,大队人马,竟向锁阳城进发。不一日早到锁阳城,吩咐按下营盘,将锁阳城四面困得水泄不通,鸟飞不过枪尖,蛇钻不进人马,好不利害。

  再言薛元帅大获全胜,三支人马,一同进城,所得粮草器械施旗,不计其数。与众将商议起兵西征。这一日升帐,只听得炮声连天,探子报入营中,启上元帅:西凉国苏皇后,领兵四十万,要来报仇,又将城池围住了。请元帅定夺。”元帅听了大怒道:“可恨苏宝同,将帅印交他姐姐番后,复领兵到来,又将城池困住,你这小小番后,有何本领,前来与本帅对敌?也罢,趁他安营未定,点兵出城,杀他片甲不回。”点周青等八员总兵出城,必要活捉番后。

  周青等忙接令出帅府上马,各人结束停当,手执兵器往教场点了一万人马,来到城边,放炮开城。三声炮响,城门大开,那八家兄弟,都出城来到阵前。两边射住阵脚,营中鼓响如雷,抬头一看,只见苏锦莲带领了三千番婆,一声炮响,冲出营来,但见他头戴开龙金冠,狐狸尾倒挂,雉尾高挑,面如满月傅粉,妆成两道秀眉,一双凤目,小口樱桃,红唇内细细银牙,身穿一件黄金砌就鱼鳞甲,腰系八幅护腿绣龙白绞裙。小小金莲,踹定葵花镫,腾云马,手持打将神鞭。胜比昭君再世,犹如西子还魂。

  那周青纵马上前喝道:“胡妃狗后,本总兵看你无缚鸡之力,敢领兵到此与我祭剑么?”苏锦莲喝道:“你这般狗蛮子,将我兄弟杀得大败,因此娘娘来取你这蛮子性命。”周青冷笑道:“你的狗弟,尚且不胜,何况你一女流?贱婢放过马来!”

  两边战鼓擂动,苏锦莲把鞭一指,喝道:“照打罢。”这里八员将官一齐上前,将番后围住。苏锦莲看见将多,虚幌一鞭,勒回马败阵而走。八家兄弟,随后追来,苏锦莲把鞭一指,即忙取出身边葫芦,念动真言,放出无数火鹊,望了八员总兵烧将来了,十分利害。

  周青等一见,魂飞魄散。都烧得焦头烂额,败进城中。一万兵被番后杀得大败,折了八千人马,上前哭诉。元帅看见,心内慌张,不想兄弟们遭番后火鹊烧伤,谁去出阵?丁山上前说道:“孩儿出阵,擒此番后。”元帅道:“我儿出去,须要小心。”传命秦、窦二将同去掠阵。“得令!”二人同出了帅府,领了人马,来至阵前。那苏锦莲抬头一看,只见薛丁山面如白玉,唇若涂朱;胜比宋玉,貌若潘安。不觉欲火难禁,浑身发痒。丁山喝声:“番婆!不要呆呆看我,照戟罢。”一戟直望面门上刺将过来,那番后吃了一惊,忙一催坐马上来,放出火鹊。薛丁山说:“来得好!”左手挽弓,右手拔出穿云箭,照火鹊一射,只听得一声响,那些火鹊,无影无踪。

  番后看见破了他的火鹊,十分大怒。忙祭起神鞭,薛丁山叫声不好,正中后心,口吐鲜血,大败而走。幸得身上穿天王甲,不致伤命,若是别将,便成肉饼矣。那番后叫声“那里走!”把二膝一夹,紧紧追来,追过荒山有百里,看看追上。

  薛丁山正然着急,只听山头上有虎啸之声,抬头一看,见一个打柴女子,生得奇形怪状,手持铁锤,在那里打虎。薛丁山叫一声:“姐姐,救我一救!”

  那女子往下一看,说道:“小将军你是那一个,为何一人一骑,奔到此间,求救于我?”薛丁山说:“女将军,我是平辽王薛元帅之子。因奉圣旨征西,方才阵上被番后打中后心,我负痛而逃,他在后面追上来了。我中伤甚痛,不能抵敌,万望姐姐救我一救,没齿不忘大恩。”那女子嘻嘻笑道:“这个容易。请世子暂避树林之下,待他追来,我当敌住,杀他个有死无生。”

  说罢,只见苏锦莲追上山来。薛丁山心慌,躲在林内。后面番后见了女子,问道:“方才有一少年将军,可曾到此?”女子说:“他在林内。”番后听了,连忙追入林中,不提防女子将死虎照番后头上打将下来,那番后措手不及,叫声“哎呀”!跌下马来。被薛丁山上前,取了首级。忙来叩谢救命之恩:“请问姐姐,姓甚名谁?回营告知父亲,前来相谢。”

  那女子道:“奴家姓陈,名金定,祖贯中原人氏。父亲陈云,昔为隋朝总兵,奉旨借兵,流落西番乌龙山居住。樵柴为生,母亲毛氏,乃番邦之女。上无兄,下无弟,我今年一十七岁。只为生长西番,而又黑丑。混号母天蓬。舍下不远,还有言语相问。”

  薛丁山道:“多蒙姐姐盛情,但我有军令在身,不及细谈,我交令之后,再来叩谢。”陈金定见他执意要去。忙将丹药与他装好说:“我明日望你到来,不可失信。”薛丁山说:“晓得”。上马出了山林,走了半路,撞见秦、窦二将,三人大喜。同到城中,入帐交令。元帅问道:“方才秦、窦二将说,你被番后金鞭打伤,吐血而走。番后拍马追赶,如何反得他首级,前来交令?”

  薛丁山道:“爹爹呵,孩儿被他打伤,落荒而走。被他追到山林,正在危急,幸有那打柴女子,暗起死虎将番后打死,救了孩儿。他父隋朝总兵,名唤陈云,流落西番。望父王送金帛,谢他救命之恩。”元帅道:“既是我儿的大恩人、理当相谢。”问程咬金道:“老千岁,他父前朝总兵,必然认得,就烦一行。”咬金应允。

  次日同丁山带了金银缎匹,望乌龙山而来。陈云闻知,远远相迎,接入草堂,分宾主坐下,各通姓名。咬金说:“昨蒙令媛相救世子,今日元帅备礼,差老夫同世子前来叩谢救命之恩。”陈云说:“老千岁,下官流落西番,数十余年,久闻中原已归大唐。每欲思归,恨无机遇。我家小女,乃武当圣母徒儿,前日有言,与世子有姻缘之分,不嫌小女丑陋,我就明日送到营中,与世子成亲。我老夫妇,情愿执鞭随镫,报效微劳,相助征西。承蒙礼物,作为聘仪,望乞周旋。”程咬金说:“极是,老夫作伐。”就此告别,回到营中,说明因由,元帅依允。薛丁山说:“爹爹,只使不得的。”元帅说:“陈云既要将女儿送你成亲,理当应允,方不负救命之恩。况陈金定小姐,虽然貌丑,他乃武当圣母门下,法力无边,将他带在军中,定助一臂之力。我儿你明日须备下礼物车马,前往迎接他父母,来到帅府。为父的做主,与你成亲。”薛丁山不敢有违,即忙端正。

  再说后营夫人小姐知道,心中喜悦。窦仙童闻知陈金定本事高强,亦是心中愿意,催促丁山:“早些端正,想陈家父女,即要送来了。”话言未了,只听炮声连响,陈云夫妇亲领女儿到了。

  薛元帅连忙接入帅府,安排筵宴,当夜成亲。陈金定敬重大娘,窦小姐感他救夫之恩,不分大小,姐妹相称。一夫二妻团圆,合营庆贺。

  再言那番兵四十万人马,见主将已丧,又都被他杀得七零八落,四散而逃。不知后事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