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二十一回 薛丁山大破番营 苏宝同化虹逃走
章节列表
第二十一回 薛丁山大破番营 苏宝同化虹逃走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前言不表。再讲薛丁山行兵相近锁阳城,远远望去,不见城池,多是旗号,炮声不绝,周围都是番兵番将,剑戟如林,营头扎得坚固,想是被困死在里面。此一番大战不比往常!元帅全身披挂,扎住帅营。丁山升帐,点窦一虎、副将王奎:“领人马二万,挂白旗为号,前往锁阳城城西,离营一箭之地扎住营盘,听号炮一起,杀进番营。不得有违!”“得令!”窦、王二将接了令箭,带领白旗兵马二万,竟往西城去了。又点程千忠、副将陆成:“往南城冲杀,也听号炮,领兵踹入番营。”“得令!”二人接了令箭,带领红旗兵马二万,离了帅营,往南城不表。又点尉迟青山、副将王云:“你二人领兵二万,往城北停扎,听号炮冲杀番营。”“得令!”二人接了令箭,带领黑旗人马二万,往北前进,不必表他。

  再讲薛丁山点将,接了三处城门,传令拔寨起程。三声炮响,元帅上了马。程咬金、薛金莲、窦仙童执了兵器同了元帅,带领大队绣绿旗人马,往东城而来。丁山坐在马上往营前一看,但见一派绣绿旗飘荡。营前小番扣定弓箭,摆开阵势,长枪手密层层钳住。里面室同闻小番报知,大唐救兵已到,复夺三关。心中大惊,点将出来。三声大炮,冲出营前,正迎着薛丁山人马。

  大喝道:“程咬金,老匹夫!你果然勾兵到此,救应唐主。本帅恨不能把你万剐千刀,也还嫌轻。快快出来,吃我一刀。”程咬金大怒,一马冲出,叫道:“苏室同,你这胡儿,我程爷爷又不哄你,原说道勾兵取救前来杀你这班胡儿。你自装好汉,放我过去,与程爷爷什么相干?你如今反怨着我。今日天兵到来,你该下马受死,还要胡言乱语。”苏室同听了大怒,把手中大砍刀劈面砍来。薛丁山把方天戟迎住说:“苏贼,休得无礼,招本帅的戟罢!”

  “飕”的一乾,分心就刺。苏室同大刀扑面交还。“二人战到十合,不分胜败。左右飞龙将军赵良生,猛虎将军金字臣二骑马冲将出来,相助苏宝同,丁山左右薛金莲、窦仙童上前敌住交战。

  按下东城交锋,另言南门。程千忠、陆成听得东城炮响,也起号炮,带领人马,杀入番营。程千忠舞动大斧,乱斩乱砍,杀了几名番将,踹进营盘,砍倒帐房。陆成手中枪胜比蛟龙,杀进营盘,手起枪落,小番逃散不计其数。

  冲到第二座营盘,忽一声炮响,来了两员将官,大叫道:“唐将有多大本事,敢冲我南门,前来送死。”二人抬头一看,见二员番将,生得凶恶,开口说:“本爵主不斩无名之将,通下名来。”说:“我乃苏大元帅麾下,大将军孙德、徐仁便是。不必多言,放马过来。”孙德晃动乌银枪,往程千忠劈面便刺。程千忠把大斧噶啷一声,枭在旁首。陆成挺枪上前。那边徐仁持棍,坐下马一步纵上迎住。枪棍并举,大战番营,不分胜负。

  按下南门之事,再言西门。窦一虎、王奎听得南门发了号炮,也起一声炮,带领二万人马冲进番营。里面炮响一声,闪出两员大将,乃是雄虎大将军葛天定,威武大将军杨方,喝声:“有何本事,擅敢破我西营。放马过来,待本将军一刀砍两个。”把大刀直取窦一虎。一虎把手中黄金棍敌住葛天定,来往交锋。一虎本来利害,忽在马前,忽在马后,将黄金棍乱打。葛天定将大刀砍下来,一扭不见了;又在马后钻将出来,打马P股一棍,那马乱跑乱跳,几乎把葛天定跌下马来。杨方前来要救,只见王奎使动金背刀,手起刀落。

  再言北门尉迟青山抡动竹节钢鞭,听得号炮一响,同了王云带领人马鞭枪,直杀进番营,挑倒帐房,番兵四路逃走。见二员番将冲出来,大叫:“唐将少来冲我北营。”尉迟青山说:“胡儿,本将军这条鞭不打无名之将,留下名来。”说:“要问我之名,洗耳恭听。我乃苏大元帅标下加封为雄虎大将军,姓赵名之。”“我乃猛虎大将军李先便是。放马过来!”把坐下黑毛马一纵,大砍刀一举,直往尉迟青山劈面砍来。尉迟青山把手中钢鞭一迎,架在一边。冲锋过去,勒转马来,尉迟青山提起鞭来,照头打去。赵之大刀护身架住。二人大战,并无高下。

  王云摇枪来战,那边李先使动斧子迎住,尽力厮杀。一往一来,四手相争,雌雄未分。

  不表四门混战,喊杀震耳,锣鸣鼓响,炮震连天,四散兵逃。又要说城中将官在城上见番营大乱,鼓炮不绝,杀声大震。茂公晓得救兵已到,奏知天子。天子龙颜大悦,众将放下惊慌。茂公当殿传令:“汝等快结束,整备马匹,带领队伍,好出城救应。两路夹攻,使番邦片甲不留。”“得令!”

  点尉迟号怀、秦梦:“你二人领一万人马,开东门冲杀救应,共擒苏宝同。”

  “得令!”二员将出了银銮殿,上马到教场,领兵一万往东门不表。

  又点周青、薛贤徒:“你二人带兵一万,往南门冲出,须要小心。”“得令!”二员将出外上马,到教场领人马往南城进发不表。又点姜兴霸、李庆红:“你二人带兵一万,往西门冲出,不得有违。”“是!”二人上马提兵,领人马往西城进发不表。又点周文、周武:“你二人带领人马一万,开北门接应。”“得令!”领兵往北城而行。放炮一声,城门大开,吊桥放落,二马当先,冲到番营。手起一枪,番兵尽皆杀散。踹进第二座营盘,一万军混杀,番兵势孤,不能抵敌,弃营逃走。二人直入,无人拦阻。见尉迟青山、王云大战二员番将,有二十回台,不分胜负。恼了周文、周武,纵马上前,喝声“去罢!”手起一枪,把赵之挑在地下,李先见唐将多了,心内一慌,兵器一松,被尉迟青山一鞭打下马来。四人大踹番营,喊杀连天,番兵逃亡不计其数。北门已退,营盘多倒。

  又要讲到西门开处,放下吊桥,冲出一标人马,踹踏番营。那姜兴霸,李庆红各执一条枪,杀散小番,冲进营盘。只见窦一虎、王奎与敌大战数十合,不定输赢。姜兴霸把枪刺个落空所在,一枪将葛天定挑下马来。杨方被窦一虎一棍打死。四将杀得小番尸骸堆积,旗幡满地,皮帐践踏如泥。西城又得破了。又表周青、薛贤徒带兵冲出南门,杀进番营。见程千忠、陆成与番将战有三十个冲锋,未分胜负。恼了周青,纵马上前,手起一锏,把徐仁打死。孙德措手不及,被程千忠一斧砍死。这回乱杀番兵,大踹番营,多抛盔弃甲四散而逃。各处尸首,马踏为泥。四下里哭声大震,寻路逃奔。唐朝人马,紧追厮杀。

  又再讲到东门薛丁山与苏宝同大战。薛金莲将六个纸团一抛,都变做二丈四尺长的金甲神人。苏宝同兵将多被金甲神人将人乱砍。窦仙童祭起捆仙绳乱来拿人。苏宝同见势头不好,将葫芦盖揭开,放出柳叶飞刀,直奔丁山头上落将下来。那薛丁山头上戴的太岁盔,毫光一冲,飞刀散在四方不见了。

  苏宝同一连放了八把飞刀,只听拼玲拍珰,又作为灰飞。又放起飞缥,丁山放下戟,左手取弓,右手拿穿云箭,搭在弦上,一箭往飞镖上射去,无影无形;将手一招,其箭落下,用手接住,放在袋内。苏宝同大惊,回马要走。

  丁山抽出玄武鞭,长有三尺,青光也有三尺,将鞭一起,苏宝同回头一看,见一道青光在背上一晃,叫声:“呵呀,不好了!”后心着鞭,口吐鲜血,大败而走。窦仙童叫声“那里走?”祭起捆仙绳,将苏宝同捆住。苏宝同见仙绳来得利害。化道长虹而去。丁山见了,倒却心惊。程咬金说:“此乃非凡人也,焉能擒得他着。”只见后面秦梦、尉迟号怀带了人马,杀上前来帮助。吩咐追杀番兵,追下去有三十里,杀得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,遗下刀枪戟剑旗幡粮草不计其数。程咬金传令鸣金收军。丁山说:“者千岁为何就收兵?”咬金说:“陛下久困在城,望之已久。待见过圣上,然后发兵竟取西凉,擒拿苏宝同,未为晚矣。”丁山说:“老千岁之言有理。”聚齐三处人马,一同到锁阳城见驾。不知见了圣上有甚言语,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