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十七回 薛丁山受宝下山 柳夫人母子重逢
章节列表
第十七回 薛丁山受宝下山 柳夫人母子重逢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话说执殿官急忙鸣钟击鼓,内监报进宫中。殿下李治整好龙冠龙服,出宫升殿。宣进程咬金,俯伏尘埃:“启殿下千岁,老臣鲁国公程咬金见驾,愿殿下千岁,千千岁。”李治叫声:“王伯平身。取龙椅过来。”程咬金谢恩坐在旁首。殿下开言叫声:“王伯,我父王领兵前去平西,未知胜败如何?今差王伯到来,未知降甚旨意?”程咬金说:“殿下千岁,万岁龙驾亲领人马,一路势如破竹,连夺三关,如入无人之境。不想入了他圈套,没过空城之计,进得锁阳城,被苏宝同调百万兵马将锁阳城团团围住,水泄不通,日日攻打。开兵驸马出阵,被他骗去昆仑锏,还锏身亡,死于马下。次日尉迟宝林、宝庆弟兄二人,被他飞刀所害,尸首不能完全。元帅亲领六师自出,又被飞镖所伤,众将救回,死过七日,然后还阳,至今未好。事在危急,有惊天子龙驾。所以单人独马,杀出番营,到此讨救。现有旨意一道,请千岁亲观。”李治殿下出龙位,跪接父王旨意,展开在龙案上,看了一遍说:“原来我父王围困锁阳城内,命我不要点朝中大将为帅,要出榜文,是有能人到来,领兵前来破番,方能得胜。”殿下对咬金说:“父王旨意上要出榜文,不知何意?”咬金说:“这是牛鼻子道人善晓阴阳,所以得知。”殿下说:“事不宜缓,救兵如救火。老王伯与我调齐三军,操演各将,一面张挂榜文。”

  咬金说:“老臣得知。”就此辞驾,出了午门,回到自己府中。裴氏太太早已亡故,孙儿千忠接见,他也是青脸獠牙,使一柄大斧,倒有八百余斤,两膀有千斤之力。咬金无暇细谈,自去料理。单有秦、尉迟二家公主闻此消息,苦恨不已,悲伤哭泣。但见随驾而去,不得随驾而回。设立灵座,殿下亲临吊唁,文武百官皆来祭奠。暂且不表。

  另回言云梦山水帘洞王敖老祖,当年救了薛丁山,留在洞中,拜为师父,教心兵法,却已过了七年。晓得紫微星被困锁阳城,白虎星有难,目下应该父子团圆。不免唤徒弟下山,叫他前往西凉救驾,使他父子相逢,又能建功立业,有何不美。叫声:“徒弟过来,有话要对你说。”丁山听得师父呼唤,忙到蒲团前跪下,说:“师父有何吩咐?”王敖老祖叫声:“徒弟,你今灾难已满,应该离我仙山。今有西凉苏宝同作乱,唐天子有难锁阳城,汝父被飞镖所伤,我命你下山,前往锁阳城救驾,致使父子相会,平定西番回朝,其功不小。”丁山听言,叫声:“师父,弟子蒙师父相救,情愿在山中修道,学长生之法,不愿红尘中去走走。”说罢,泪流不止。老祖说:“徒弟,你命该享人间福禄,修道之中你无缘,根行浅薄。你此去巧遇良缘,有大功于国,以救汝父。你若不听我言,不忠不孝之罪人也,焉能修道得成?”丁山说:“师父,弟子本事低微,才疏学浅,武艺手段平常,如何到得西凉,杀退番邦人马?倘一失手,岂非败坏师父仙名?不能救驾,父子又不能会面,这便如之奈何?”老祖点头说:“是,果然不差。此去到西凉,关关有大将,寨寨有能人,焉能到得西凉?苏宝同又利害不过。嗄,有了。”吩咐仙童:“去取我十件宝贝出来,付与师兄。”仙童领法旨,取出递与丁山。老祖说:“此十桩宝贝,可能破得番邦,你要好好收藏,后有用处。”那十件?太岁盔一件;索子天王甲,刀枪不进;一双利水云鞋,穿上会腾云驾雾;一把方天画戟;一柄昆仑剑;玄武鞭;朱雀袍;宝雕弓;三支穿云箭;牵出一匹驾雾腾云龙驹马。丁山受了十件宝贝,全身披挂。老祖说:“这十桩宝物,你拿到西边,就能平复西凉。天机不可泄漏,去罢!”丁山叫声:“师父,徒弟此去不知何日再见师父?”老祖说:“吾赠你偈言四句,日后富贵荣枯结局多在里头,你须要牢牢记着。偈曰:一见杨藩冤孽根,红丝系足是前生。两世投胎重出见,自家人害自家人。”丁山说:“师父,不知吉凶,乞师父指引。”老祖说:“不须问我,后有应验。”“是,谨依师父严训。”拜辞师父,离了仙洞,上了龙驹。老祖又叫:“徒弟转来,吾还有话讲。”丁山道:“不知师父还有何法旨?”“汝父有难西凉,被苏宝同飞镖所伤。我赠你丹药,前去救父一命。”“是,谨依师父法旨。”那时便把葫芦收好,叫一声:“师父,弟子此去往于何地?”老祖说:“汝往西南而行,往龙门县。汝父职受平辽王,镇守山西。你回去母子相逢,速往长安,收取榜文,西凉退贼。你功名富贵,在此一举了。”丁山一听此言,心中明白。将弓箭鞭挂在腰间,别了师父下山。

  这匹龙驹好不快便,但听得风声,不消片时来到山西。看看相近龙门县,按落云头一看,早到平辽王府门首。说道“吾七个周年不在世间,但不知母亲妹子如何?”只见走出一个人名薛青,抬头一看,问起因由。丁山细说一遍。薛青叫一声:“小主人,你自经龙门射雁身亡,夫人终朝痛苦。难得今日生还,使小人喜出望外,待小人进去通报夫人。”薛青来到中堂,双膝跪下说:“主母,当年小主人未死,今日回来,特来禀知夫人,现在辕门外面。”

  夫人听得此言,心中大喜,吩咐薛青:“快快出去请大爷进来。”“是,晓得。”来到外面,同了世子来到中堂。见柳氏夫人坐在中堂,丁山叫一声:“母亲,孩儿丁山拜见。”夫人抬头一看,“果然是我丁山孩儿。”抱头大哭:“七年不见,今日相逢,孩儿细细说来。”丁山道:“母亲,那日孩儿射雁,误被父亲射死。王敖师父差虎将孩儿衔去,救活性命,在山学道。今日师父命孩儿下山,付十桩宝贝。说圣驾被困锁阳城,父亲被飞镖所伤,无人往救。目下长安挂榜求贤,孩儿要往长安揭榜,领兵前往西凉救父要紧。故此先来拜见母亲,就要起程。”夫人听了大喜,说:“难得仙师相救,七年恩养,又叫前去救父亲,这也难得。”金莲小姐在内闻知哥哥回来大喜,忙走到中堂,见了哥哥,满心喜悦。兄妹二人也有言语。回身拜见樊氏二娘。

  “设团圆酒与孩儿接风。”酒席之间,夫人下泪,说道:“儿嗄,闻得西凉兵将凶狠,但不知你父亲死活存亡,教做娘的那里放心得下。”丁山听了,跪下说:“母亲不必愁烦,待孩儿明日到长安揭榜,前去救父。母亲放心!”

  夫人说:“孩儿,你要往长安,西凉去救父。也罢么,生死愿同一处,做娘的同你前去,免得牵肠挂肚。”金莲小姐上前说:“哥哥,做妹子的有仙母教习仙法,炼就六丁六甲,金甲神将,武艺精通。凭他番兵百万,那里在妹子心上。与哥哥一同前去救父。”丁山说:“妹子果有本事,一同前去更妙。但不知家室田园王府托与何人?”夫人想一想说:“王茂生伯伯夫妻今已去世,如今怎么处?嗄,有了,不免尽行托与樊氏二夫人便了。”母子兄妹三人讲了半夜,说起王茂生身故,丁山下泪,酒筵席散,各自归房。未到天明,各自抽身,将家事托与樊氏夫人。收拾完备,兄妹结束停当,同母亲离了山西。有官员相送,吩咐不必相送。放炮三声,竟往长安大路而行。

  不一日到了长安,进城果见教场演兵马。来到午门,看见榜文大张。圣谕:“有将领兵到西凉,救回圣驾,封万户侯,妻封一品夫人。”丁山大悦,忙上前揭榜文。有守榜官看见,忙来见鲁国公程咬金。咬金听说,忙上马来到榜前,见一年少将军揭了榜文,程咬金大喜,说:“昨日张挂,今就有人揭榜。待我问他姓名,不知可有怎样本事退得番兵。”不知此人是谁,且看下回分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