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主站|会员中心|保存桌面|手机浏览

说唐三传

《说唐三传》,八十八回,又题《薛丁山、樊梨花全传》,署“中都遗叟编次”,说薛...

同类作品
  • 暂无相关作品
首页 > 章节列表 > 第五回 薛仁贵绑赴法场 尉迟恭鞭断归天
章节列表
第五回 薛仁贵绑赴法场 尉迟恭鞭断归天
发布时间:2019-08-13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0        返回列表
再讲尉迟恭奉旨在真定府铸铜佛,还未完工。看了咬金来书,十分震怒。

  忙将公事交与督工官,带了从人,不分星夜,竟往长安。来到府中,三位公子,同了黑白二位夫人接着。尉迟恭问起情由,宝林、宝庆就将事长事短说明。老千岁一闻此言大怒,说:“那有此事!圣上昏迷,忘了有功之臣。罢了!我明日进朝,先要扳倒奸王,必要救出仁贵。如不然有打王鞭在此。”

  等不到五更,三更就上朝了。二位爵主相随来到朝房,百官还未到。黄门官听报虢国公尉迟老千岁上朝来,吩咐开了午门。老千岁来到朝房坐定。不多一刻,百官都到了,上前参见。鲁国公程咬金、驸马秦怀玉并那殿下罗通一班小公爷都到了,上前参见。程千岁叫声:“尉迟千岁,来得正好。仁贵受了奸王屈陷,吾保救监牢中一百天。如今限期将满,要你相救。”尉迟恭说:“老千岁,某家特为此事,星夜赶回。吾今日上朝,少不得与圣上奏明,无有不赦之理。”那倒运的奸王也在朝房,听得此言,忙出来到尉迟恭面前,叫声:“黑匹夫,薛贼犯了大罪,你在此胡言乱语。”尉迟恭一见李道宗,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,喝声:“奸王,唐朝那有你这不争气的!自己亲生女儿,将奸情污他,羞也不羞?还有何颜立在朝房,还不回去。”李道宗听了这番羞辱,心中大怒,说:“黑贼!你擅敢得罪亲王,罪该万死!少不得要凌剐你。”尉迟恭听了说:“你剐我,我先挖你这双眼睛看看。”李道宗看见,就把袍袖一遮,把头一仰。尉迟恭两个指头要挖他眼睛,他袍袖长大,竟将他两个门牙捺落了,满口鲜血,疼痛不过,说:“反了!反了!黑厮擅打亲王。打落门牙,与你一齐面君再说。”尉迟恭原是莽夫,见道宗满口流血,倒着了急。程咬金说:“果然打亲王,老臣见的。大王快将牙齿给我做贼证,少不得上朝要见驾,老臣是个见证。”李道宗只道他好意,就忙将两个门牙交与咬金。咬金拿来,竟往朝门外抛了去,无影无踪。皇叔见了说:“你们这班都是一党:将吾门牙抛那儿去了?拿来还我!少不得面君。”

  咬金哈哈大笑道:“大王你进朝门,年纪高大,性急了,跌落了门牙,与老黑什么相干?”尉迟恭看见程咬金丢了门牙,他就胆大了,说:“你自己性急跌落门牙,不要来欺诈。”李道宗听了一发大怒说:“打脱了我门牙,倒来说反话。”咬金对文武百官道:“那大王方才进朝,自己跌落了这个门牙,你们都看见了么?”百官听了也不好说跌,也不好说不跌,只把头点点。咬金道:“自己跌了下来,倒来诈人!”

  只听净鞭三声,驾坐早朝。文武朝见,三呼已毕,退班就位。只见虢国公当殿见驾。圣上一见,龙颜大悦,说:“朕久不见卿,想是完了工,前来缴旨么?”尉迟恭上前奏道:“完工尚未。久不见龙颜,老臣前来,有表上奏朝廷。”下面成清王李道宗,见他要保救仁贵,倘圣上准了怎么处?只得也上金阶奏道:“尉迟恭不奉圣旨,私进长安,在朝房擅打亲王,将老臣打落两个门牙,望万岁处治。”尉迟恭奏道:“皇叔进朝房时跌下马来,撞落门牙,现有文武百官、鲁国公程咬金等都见的。”圣上听了半信半疑,宣鲁国公上殿。咬金走上金阶,跪下俯伏。圣上说:“王兄,此事如何?”咬金奏道:“皇叔进朝性急,年纪高大,在马上跌下来,偶然跌落门牙是真的。”万岁听了此言,低头一想,说:“皇叔退班。”李道宗又吃了一番大亏,只得退在班中。朝廷细看了尉迟恭本章,说:“尉迟王兄,薛仁贵因奸不从,打死御妹,朕甚可恨。曾降旨,若有保救者,与本犯同罪。王兄与朕患难相从,焉肯舍卿。”

  传旨:“殿前指挥,速取牢中薛仁贵,午时三刻处斩,前来缴旨。”指挥奉旨,往牢中将仁贵绑缚停当,送往法场去了。王茂生一见大哭,到法场活祭。

  再言尉迟恭听见本章不准,反将仁贵绑赴法场,吩咐左右抬鞭来。左右忙将鞭取过,尉迟恭接了忙上金阶说:“圣上既不准老臣之言,为何又将仁贵立刻斩首?这鞭乃先皇所赐,有几行字在上,求万岁龙目亲看。”天子只做不听得,传旨退回宫。尉迟恭好不着急,难道为臣子的,拿起鞭来打君王不成?没有此理。尉迟恭没法可施,在万岁后面,一路随了,口中大叫说:“万岁要赦薛仁贵的罪。”朝廷进了止禁门,将门闭上,要进里头不得了。

  尉迟恭没法可施,只得对着门上高叫:“薛仁贵有十大功劳,征东血战十二载,海滩上又有救驾之功,万望万岁准老臣之言,放了薛仁贵,不然有功之臣心中不服。老臣冒奏天颜,伏乞圣恩宽赦。”忽内监传圣上有旨:“薛仁贵犯了十恶,罪在不赦。老千岁不必苦奏,少不得明日早朝讲明此事。”尉迟恭听得此言,心中大怒,说:“此鞭是先君所赐,上打昏君,下打奸臣。善求不如恶求,只得用强了。”叫道:“昏君,听了奸臣,当真不赦?”内使说:“圣旨已出,不能挽回。老千岁回府去罢。”尉迟恭见难以保救,“且待吾打进宫门,与昏君性命相拼,必要救仁贵性命。如不然,难在朝中见人。”

  拿起竹节钢鞭,对着止禁门一鞭,听得一声响,那鞭分为十八段。尉迟恭大惊说:“不好了,当日师父有言说:鞭在人在,鞭亡人亡。”再看门上,写着“止禁门”,说道:“宫中止禁门,任你什么大臣,不奉宣召,不准到这儿。倘无宣召到此,就要斩首。我倚仗着这条鞭。如今断了鞭,焉能得出去?也罢,性命难保了!”对着止禁门说:“老臣苦苦来奏,万岁只是不准。念臣相随多年,效忠报国,如今就此拜别了。”向止禁门拜了二十四拜,立起身来,将头向着止禁门一撞,血流满地,竟死在门下。内宫圣上闻知,将止禁门开了。圣上一听说:“王兄何苦如此?”心中十分苦楚,龙目滔滔下泪。

  传旨鲁国公程咬金、尉迟宝林兄弟。他三人原在外面打听,闻听传旨,急忙进宫,看见尉迟恭撞死,俱大哭。圣上说:“御侄不必悲伤,就在止禁门首开丧,文武挂孝,以报王兄尉迟开国之功。”宝林兄弟谢恩。程咬金奏道:“尉迟恭保薛仁贵,将性命来换。念他征东救驾之功,独马单鞭救王之功,望万岁将仁贵还禁监中,至来年秋后处斩。”朝廷听了,龙首一点,传旨:“将薛仁贵仍下天牢。”圣旨一下,刽子手就放了绑。王茂生扶了薛仁贵,复进天牢,仁贵到监牢中,晓得尉迟恭身死,放声大哭,说:“尉老呵,你今为了区区,将身惨死,吾好痛心。”茂生再三劝慰。不知后来如何,且看下回分解。